股神巴菲特:中國股市不應只有投機

ADVERTISEMENT

美國當地時間5月7日晚間,2017巴菲特股東大會落下帷幕。現年87歲的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Hathaway)董事會主席沃倫·巴菲特和他一生的靈魂夥伴、93歲的副主席查理·芒格在長達5個小時的現場問答中,條理清晰、風趣幽默地上演他們獨有的美式“二人轉”,討論對市場和經濟的看法,回答投資者關於公司、個股和政治的問題。

在投資者問答中,股神發出了“中國股市不應只有投機”的忠告。他也坦然承認了自己在亞馬遜、沃爾瑪、IBM和Google上的投資失誤,還“任性”地表示,願意用一年的生命去換取每天喝可樂吃巧克力的樂趣,“這就是我的選擇”。

根據福布斯的資料,截至今年4月30日,這位“任性”的投資大師身家為685億美元,在所有以投資為職業的人中身家最高,也是全球僅次於蓋茨的第二大富豪。同時,他也曾承諾將把自己所賺財富的99%用於慈善,截至目前,他是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單筆捐款紀錄保持者。

現年87歲的巴菲特已經成為一個由財富、智慧和時間築成的傳奇。在美國HomeBoxOffice(HBO電視網)跟拍巴菲特兩年創作的紀錄片《成為沃倫·巴菲特》的末尾,這位思維敏捷、語速飛快的老人激情洋溢地向年輕人講述自己的成功之道。

“世界是一場很好看的電影,但你不能夢遊,重要的是尋找一份工作,一份你不需要工作時也會想做的工作。生活依舊豐富多彩,你早上從床上起來,是因為你期待這一天。60多年了,我都是跳著踢踏舞去工作,因為我做的事情是我喜歡的,我感到非常幸運。”巴菲特說。

對自己:內部記分卡

在奧馬哈參會期間,第一財經記者特意去“路過”巴菲特的寓所。“股神”的住所是一棟灰色的兩層小樓,位於奧馬哈普通街區的一條林蔭道邊。

一眼看去,這棟小樓跟“豪宅”完全沾不上邊,甚至還比不上不少美國中產階級的住處。自1958年以來,巴菲特一直住在這裡,這也是他所擁有的唯一房產。

他的座駕則是一輛已經開了八年的凱迪拉克DTS,每天早上,巴菲特自己駕車“馳騁”在他熟悉的奧馬哈大街上。五分鐘的車程裡,他還會在路上的一家麥當勞買好早餐。有意思的是,他的早餐有三個固定檔次,2.61美元、2.95美元和3.17美元。

當他覺得市場不那麼繁榮的時候,他就隻吃一份2.61美元的早餐,兩個香腸餅,到辦公室後再給自己倒一杯可口可樂。如果一切還不錯的時候,就吃3.17美元的早餐,裡面多加了培根、雞蛋、乳酪餅乾。如果股票跌了,那麼他就考慮隻吃一份2.95美元的早餐。

據當地人向記者介紹,常住於此的居民和慕名而來的遊客都有可能會在巴菲特喜愛的餐廳裡“偶遇”他。他也一向不會拒絕大家的合影請求,十分平易近人。

“我的一生中所花的總共都不及我所賺到的1%。剩餘的99%將給別人,因為這些錢對我來說沒有用。”巴菲特曾這樣說道。

2006年6月,巴菲特把當時自己持有的伯克希爾的85%股權合370億美元市值捐給了蓋茨基金會,是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單筆捐款紀錄保持者。另外,他還承諾將會捐出他的大部分財富給蓋茨基金會。不僅如此,他也承諾將他15%以上的財富交給由前妻Susie和三個孩子運營的基金會。2016年,他捐贈了價值243億美元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票,剩餘股票價值630億,複利後共1000億美元。

“(生活工作上)沒有任何形式上的東西,這是我喜歡的感覺,對我和我的工作沒有負擔,就是一種娛樂和享受。”記錄片《成為沃倫·巴菲特》中,巴菲特愜意地描述過去幾十年來他享受的工作和生活狀態。

在羅傑·洛溫斯坦的《巴菲特傳》中,巴菲特曾說,“我倒不是想要很多的錢,我只是覺得賺錢的同時,還能看著財富慢慢累積起來,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誠如其所言,巴菲特對“賺錢”的熱愛遠遠超過了對“錢”的熱愛,更超過了對富人生活的熱愛。他的住宅、車輛、日常生活和普通人無異,他的公司不設任何委員會,沒有公關關係、投資者關係等部門,甚至也沒有自己專屬的司機。

ADVERTISEMENT

87歲的他,每天依然跳著踢踏舞去上班,快樂得就像他辦公室裡掛著的標語:“今天像冠軍一樣投資”(InvestLikeAChampionToday)。支撐著他每天將不竭的激情投入工作的動力究竟是什麼?

答案,或許源於他從父親那裡遺傳到了一張“內部計分卡”(InnerScorecard).

巴菲特曾經說過,“如果我做了某些其他人不喜歡,但我感覺良好的事,我會很高興。如果其他人稱讚我所做過的事,但我自己卻不滿意,我不會高興的。”

對他來說,他所喜歡的事情便是與數字玩遊戲,看著財富慢慢累積。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在乎金錢等身外之物,也不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這便是內部計分卡的核心意義。

在他看來,華爾街投行人士在很大程度上並不是為了客戶,而是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當時的華爾街騙子盛行,華爾街還一致稱讚。我知道這是什麼遊戲,但是我不想參加。所以我在1969年底關掉了合夥企業,開始擔任伯克希爾的主席,構造適合我的企業。”

巴菲特對華爾街的看法不會讓他受到歡迎,而他也在2008年和華爾街打下“十年之賭”。他宣稱,即使自己隻投資美國標準普爾500公司指數(一種低管理費的指數基金),長期收益率也會跑贏華爾街昂貴的對衝基金組合收益率。

華爾街一群頂尖對衝基金經理構建了ProtegePartners對衝基金,挑選了五隻組合型基金(FOF),接受了巴菲特的挑戰。“賭期”約定10年,“賭金”100萬美元,最後贏的人會將其全部捐給慈善機構。

轉眼十年期限已近,截至2016年底,標普500指數基金的年化回報率為7.1%,而ProtegePartners挑選的基金年化回報率只有2.2%,巴菲特贏下這場賭局似乎已成既定事實。

再進一步投射到投資上,他強調,需要明白自己的能力圈(CircleofCompetence)。在巴菲特看來,股市中存在許多讓人頻繁操作、參與投機的誘惑,但市場中的投資者普遍缺乏過濾器。

“投資的技巧是,坐在那裡觀察球場,等待那個在你最佳急求區域的球。人們朝你大喊,‘傻子快揮球棒啊!’別理他們。明確你在玩什麼遊戲,你的優勢是什麼,這十分重要。”對於巴菲特來說,這應該就是實踐價值投資和複利的力量。

回看國內A股市場,主題炒作、概念炒作等投機風氣一度盛行,2015年的市場波動更是歷歷在目。與此同時,關於“價值投資”的討論鋪天蓋地,在中國市場不適合進行價值投資的觀點不絕於耳。

在這次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和芒格也被問及了中國股市的相關問題,他們的回答則提出了“中國股市不應只有投機”的忠告。

巴菲特認為,投機投資的可能性一直都存在,當投機投資變得非常不加控製的時候,就像現在,人們正通過投機變得異常興奮。他進一步剖析人性稱,人生來存在賭性,如果有很容易的賺錢機會一定衝上前去,過一段時間覺得賺夠了,會自主進入“自滿區間”,即進入自己的舒適區。因此,巴菲特建議投資者,要將一件事持之以恆地做下去,長期做投資,市場一定會慢慢指導你下一步該怎麼做。

芒格亦同意巴菲特的觀點,他認為,中國現在作為一個比較新興的市場,正出現全民參與股市的情況,因此中國可能會面臨更多關於“市場趨於投機化”的麻煩。“我認為投機是一個不太聰明的做法,需要非常多的運氣才能做成這件事。”

對戰友:惺惺相惜

ADVERTISEMENT

“查理,你怎麼看?”“我沒有什麼要補充的。”

在歷年來的股東大會上,巴菲特總在率先回答提問後,側過身詢問芒格的意見。而“我沒有什麼要補充的”,也成為了芒格的經典回答。

有一年,芒格缺席當年的股東大會。巴菲特放了一個芒格人形的紙牌坐在身邊的椅子上,錄了芒格“我沒什麼要補充的”的錄音,回答完一個問題之後,他像模像樣地問芒格,“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之後他播放芒格的錄音,“我沒什麼要補充的”,然後再繼續談下一個問題,引得全場大笑。

今年的股東大會上,有投資者問無人駕駛對保險業是否還會有影響。依舊是巴菲特先行回答再詢問芒格的意見。芒格說,“我覺得,(巴菲特)剛才已經講得非常清楚了,沒有補充的。”巴菲特假裝釋然般脫口而出,“這麼多年,終於得到他的承認了。”

1959年,巴菲特和芒格初次相見便惺惺相惜,在此後的60年中,他們成為了彼此親密無間的戰友和靈魂夥伴,同時互相調侃打趣、唱出一段又一段的“二人轉”。芒格認為巴菲特是一個奇才,而巴菲特則認為芒格比他要更加聰明和學識淵博。

實際上,巴菲特堅持一生的分散投資組合理念,或許真的同樣適用於合作夥伴的選擇上。巴菲特表達幽默柔和,而芒格更直接簡明;巴菲特思路敏銳,而芒格惜字如金。

更為重要的是,芒格促使巴菲特的投資理念發生了質的飛躍,幫助他實現了“能力圈”的擴張,最終使得巴菲特的成就突破了其恩師格雷厄姆(BenjaminGraham)所圈定的範疇。

巴菲特的早期投資,一直忠誠地信奉格雷厄姆的理念,後者創造了(ValueInvesting)這個概念,也塑造了巴菲特的職業生涯。

巴菲特常掛在嘴邊的兩條投資規則,也是源於恩師格雷厄姆:第一,不要虧錢;第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No.1Neverlosemoney.No.2NeverforgetruleNo.1.).

格雷厄姆價值投資的核心在於,購買股價相對於內在價值明顯低估、安全邊際相當大的便宜股票,即尋找形如菸頭(CigarButts)、但還有人吸的股票,合適的時間買入股票,從那個抽菸的人身上獲利。

在部分市場人士看來,格雷厄姆式的價值投資策略就是“撿便宜”。但也有機構人士認為,把格雷厄姆的價值投資理念簡單理解為“買便宜貨”也有失客觀。

上海寬遠資產合夥人樑力便向記者解釋稱,格雷厄姆的價值投資策略與時代有一定關係。“Graham的投資策略更多是基於公司淨資產和公司持有資產的判斷,可以算得清楚收益。當時的市場有大量股票是低於淨資產,也有隱蔽資產類的股票。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判斷公司前景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但從量化的角度嚴格按照Graham的辦法去做是相對容易操作的。”

樑力認為,巴菲特早期的投資確實是格雷厄姆式價值投資,在資金規模比較小的情況下,早期投資回報率會較高。而隨著資金規模的增加和市場環境的變化,格雷厄姆式投資策略面臨革新和突破。

“芒格在推動我尋找價格合理的好公司上有著很大的影響。這非常重要,因為它能使伯克希爾成倍擴大,而不會犯下其他錯誤。”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言,在芒格的影響下,巴菲特擺脫了純粹的格雷厄姆式投資,轉而關注一些偉大的企業,嘗試長期投資於優秀公司。

1988年,巴菲特買入了他一生賺錢最多的一隻股票——可口可樂。此後累計買入可口可樂公司股票達到10億美元。到1998年,可口可樂股票投資為巴菲特賺得了120億美元。

ADVERTISEMENT

1989年,巴菲特反思自己前25年的投資生涯時說:“購買股價合理的偉大企業比購買股價超低的普通企業好。查理很早就懂得這個道理,我是後來才明白的。”(致股東的信1989年)

除了可口可樂,吉列、華盛頓郵報、政府職員保險公司GEIGO,這些豐碩的投資戰果都在巴菲特轉變了投資理念之後獲得。

而現在,他後期成熟的投資理念已經被廣泛理解:有的股票雖然價格是其賬麵價值的兩三倍,但仍然是非常便宜的,因為這家公司的市場地位隱含著成長慣性,比如它的某個管理人員可能非常優秀,或者整個管理體系非常出色等等。

對家人:“獨立”而“孤獨”

“專注,是我人格中最為強大的一部分,如果我對什麼有興趣,我就會真正地感興趣。如果我對一個新主題感興趣,我就會想要進行有關的閱讀,參與有關的討論,見參與到其中的人。”巴菲特在紀錄片中透露,自己不會烹飪、不懂藝術,甚至連他臥室和起居室牆壁的顏色都不知道。“我也不關心物理宇宙,但商業宇宙我很懂。”

巴菲特的已故前妻Susie曾講過一個故事,他找不到家裡燈的開關。不僅如此,一次她請巴菲特幫忙拿一個盤子,結果巴菲特拿來一個漏鍋;她指出漏鍋有洞、無法盛放東西之後,巴菲特尋找半天,最後在漏鍋下面墊了一個烤盤。

在生活方面,巴菲特可謂“不食人間煙火”。在家庭關係方面,他更給三個孩子和前妻Susie留下了“獨立”且“孤獨”的形象。

巴菲特的大兒子豪伊認為,在某種程度上,巴菲特是孤單、不合群的,他很難在情緒層面上產生聯絡,因為那不是他的基本運作方式。他的女兒Susie曾開過一個認真的玩笑,如果將母親說的“再見沃倫,我過會兒會回來的”,這句話錄音並配上關門聲,播放這段錄音時巴菲特真的會以為那是母親真人在說話。

“他應該不知道她大多數時間在做什麼。他最大的錯誤就是,不像一般人那樣理解別人。”兒子彼得這樣評價父親。

巴菲特喜歡安靜,大量的時間是用於獨自閱讀和思考。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從事金融投資,但巴菲特甚至都沒有計算器和電腦,在奧馬哈長期大量的閱讀是他智慧的基礎。

直到現在,巴菲特每天還要閱讀5~6小時。兒子豪伊曾經評價說,他本人就像一臺神奇的小電腦,能記得各種東西。

“我喜歡坐下思考,思考投資很有意思、很開心。人的問題是最難的,有時候人的問題沒有什麼好的答案,但是關於錢總是有好的答案。”巴菲特在紀錄片中說。

儘管如此,巴菲特和Susie之間卻依然“愛得深沉”。

“沒人像我一樣瞭解他,他都是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讀書。他曾經跟我說,每個人都能讀他讀的書,這是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他有求勝欲,他喜歡贏的想法。另外,你從他的生活方式可以看出,他不買大量畫作,不造大房子,對他來說,賺錢的滿足感都是精神上的。”Susie曾說。

值得一提的是,Susie在巴菲特的政治傾向上影響頗大。在孩子成長過程中,Susie就參加進人權鬥爭中且非常沉迷,這讓巴菲特這個共和黨議員的兒子、共和黨人改變了政治觀點,成為了民主黨人。

巴菲特則在回憶Susie時說,“愛是一種奇怪的東西,你無法控製它。如果付出愛,你會得到更多的愛。你如果緊抓不放,就會失去它。Susie塑造了我,讓我變成一個完整的人。Susie和我互相喜歡愛慕,我們做的事情都能同步,但是我們是相互獨立的兩個個體”。

在這樣的背景下,1977年,妻子Susie離開了奧馬哈,前往舊金山發展。由於Susie深知巴菲特幾乎無法生活自理,她便請自己的朋友們去照顧巴菲特,巴菲特的第二任妻子Astrid是Susie的好朋友,也就此承擔起了照顧巴菲特的責任。

後來巴菲特去到舊金山,他環顧四周,對Susie感嘆道,“這才是你的城市”。2004年7月,Susie在口腔癌治療初見成效之時,在與巴菲特外出與友聚餐時中風。巴菲特握著Susie的手守了一整夜,但Susie依舊離開了。

“他一度陷入黑暗,安靜而內向。我父親是個孤獨的人,很多時候一個人過。他可能要想想,如何穿過這個隧道到達另一端。當時我在想,他還能下床嗎?後來,他做到了。”兒子彼得說。

如今,這個87歲的老人依然頭腦清晰、語速飛快,每天吃著愛吃的麥當勞早餐、喝著鍾愛的可口可樂,跳著踢踏舞、開心地前往公司工作,和“好基友”芒格互相調侃、並肩合作。

紀錄片中,有人問巴菲特,你會害怕死亡嗎?他笑著回答,“不會,因為我有極佳的一生,死亡終究會發生。我不知道死後會怎麼樣,它可能很有趣也有可能無趣,我們拭目以待咯。”

財經

» 中金線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