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油客“將入局,舟山海上保稅油中心等風來

ADVERTISEMENT

4月18日,“易達5”號供油船裝載著5000噸保稅燃料油,從舟山的嶴山保稅燃料油庫碼頭出發,駛向上海洋山港,為停泊在那里的巴拿馬籍“PARABURDOO”輪供油。

和其他供油船一起,“易達5”號承載著舟山的一項“大計”——打造東北亞保稅燃料油加注中心。

借助於自貿試驗區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舟山形成了一個異常明確的目標——油品全產業鏈投資便利化和貿易自由化,並首先選取了保稅燃料油作為突破口。

和內貿船舶燃料油不同,保稅燃料油是兩頭在外的:油從海外進口,賣給國際航線船隻使用,通常也稱為“保稅油”。

舟山推進保稅油業務有自己的優勢,比如途經我國的7條國際主航線中,有6條經過舟山海域。同時,舟山有國內最大的商用石油儲運企業和保稅油品庫,目前舟山群島油品儲備能力超過1950萬噸,獲批在建儲備能力約1000萬噸。

寧波-舟山港北侖四期集裝箱碼頭

自從2014年啟動保稅燃料油加注中心建設以來,舟山海上加油基地逐漸完善,供油量快速增長。2014年,保稅燃料油直供量66.5萬噸,2015年為94.2萬噸,2016年實現106.4萬噸,在全國港區排名第二,僅次於上海。

今年一季度,舟山海關統計顯示,保稅燃料油加注供應量達到33萬噸,同比增長58%。

新的參與者將入局

行業從業者尤為關注保稅加油許可權下放,因為這意味著中國的保稅油市場,將在11年後,迎來新的參與者。

中國過去實行保稅油集中式管理製度,嚴格控製保稅油供應和存儲業務,國際航行船舶供油曾長期由原商業部負責。

ADVERTISEMENT

1972年,業務移交給原交通部。同年,在原交通部的授權下,中國船舶燃料供應總公司成立,這也是唯一一家為外輪供應保稅油的企業。

這種唯一性到2006年被打破。當年中石化中海、中石化長燃、中石化舟山、深圳光彙石油四家加入進來,共同從事保稅油供應業務。

2009年,四部委批準上述5家企業開始了跨區域連鎖經營,推進全國布局。目前有4家在舟山開展保稅油業務。

但迄今為止,保稅油市場的參與者並未進一步擴大。

不過,變化即將發生。

根據總體方案,將區內國際航行船舶保稅加油資質的許可權下放給舟山市政府。

舟山市商務局副局長盛惠敏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已經有大概10家企業在接洽,希望獲得保稅油加注許可,這些企業既有倉儲企業,也有貿易企業。不過因為相應的管理辦法還在製定,所以舟山目前還沒有啟動相應的審批程序。

所謂的管理辦法,是指《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國際航行船舶保稅油管理辦法(試行)》,舟山市商務局稱,將爭取5月份上報國家商務部完成批準備案。並及時做好資質審批銜接準備,梳理優化保稅油供油資質企業審批流程。

什麼樣的企業會獲得保稅油業務資質?

盛惠敏說,為了拓展保稅油供應市場,實現充分競爭,更青睞那些能夠在國際上采購到更多更便宜的燃油,同時有相對集中的供應市場的企業。

ADVERTISEMENT

今年3月,舟山市政府發文,提出擴大供油企業規模方面,參考新加坡等國家在保稅燃料油資質管理辦法方面的先進經驗與做法,結合國內實際情況,製定管理辦法,逐步引進實力強、規模大、信譽好的企業,共同做大我國保稅燃料油市場規模。

不過,目前舟山並沒有計劃第一批要審批幾家企業,盛惠敏說,這要看具體的市場發展情況和市場容量。

做大保稅油市場

理論上,中國有巨大的貨物吞吐量和港口規模,應該有巨大的保稅油市場,但實際卻並非如此。

目前全球最大的保稅船用保稅油供應港口是新加坡。位於馬六甲海峽出入口的新加坡,不僅航線密集,而且是國際石油貿易中心、亞洲石油產品定價中心。2016年船用保稅油的銷量達4860萬噸。而中國的保稅油銷量,尚未超過1000噸。

數據顯示,2016年新加坡港的4.24萬艘船只是因為燃料油停靠的,占比達20.27%。

但是,要對標新加坡並不容易。舟山市政協副主席、舟山自由貿易港區規劃建設領導小組副組長夏文忠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說,全國目前的保稅燃料油加注量是800多萬噸,雖然全球前十大集裝箱港口有7個在中國,但很多船舶仍選擇在新加坡加油,背後包括了價格、政策等多方面原因。

“目前國內的保稅油價格,和新加坡存在一噸20美元的價差。”夏文忠說,這涉及到多種因素。

比如新加坡是國際石油貿易中心,中國進口保稅油多需要經過新加坡運到國內,增加了運費成本;再者,通過油品混兌調和可以降低5美元/噸,但國內之前無法開展此項業務;另外,新加坡單一稅製,稅負成本相對較低;以及新加坡保稅油業務沒有資質限制,市場競爭充分等等。

舟山自由貿易港區規劃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黃義盛也表示,下一步計劃在舟山綠色石化基地生產保稅燃料油,這將大幅度降低燃料油加注成本。

ADVERTISEMENT

停泊在新加坡裕廊港口附近的大型油輪

舟山一方面試圖通過引入更多的市場競爭者,在競爭中逐漸完善服務,縮小價差。同時,也在通過各種貿易便利化舉措,幫助企業降低成本。

回到“易達5”號供油船。從舟山的嶴山保稅燃料油庫碼頭出發時,它隻接到了“PARABURDOO”輪的訂單,但需求只是1350噸,也就意味著還會剩餘3650噸燃料油。

這些油怎麼辦?不同於以往,“易達5”號供油船會停在原地,等待下一個洋山港訂單的到來。

這就是近期杭州海關出台的支持浙江自貿試驗區建設的15條舉措之一:保稅燃料油“一船多供”,也就是單艘供油船舶在一個作業航次內可以對多艘受油船舶供應保稅燃料油。

這15項舉措中,有5項直接與保稅燃料油貿易有關。除了“一船多供”,還包括“一庫多供”、“跨地區直供”、“港外錨地供油”、“先供後報”。

中石化浙江舟山石油有限公司(下稱“中石化舟山公司”)是“易達5”號供油船業務的供油方,這批5000噸的保稅燃料油,除了“一船多供”,還同時享受了“一庫多供”和“跨地區直供”的優惠政策。

這批燃料油是中石化舟山公司通過租罐存儲在嶴山公用型保稅庫中的。杭州海關隸屬舟山海關加貿管理科科長張曉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按照以往規定,油從嶴山保稅庫出庫後,需要先進入到中石化舟山公司自己的保稅庫,再出庫,然後進入上海的保稅庫,再出庫,最後供應給上海港的外輪。

現在,應用“一庫多供”省去了在供油企業自己保稅庫入庫出庫的流程,“跨地區直供”又省去了在上海的入庫出庫流程。因此,這批保稅燃油從嶴山保稅庫出庫後直接就可以給外輪加注。

中石化舟山公司保稅油業務部總經理助理張霽說,這些舉措不僅免去了多次報關流程,還減少了多次入庫出庫造成的油料損耗,大大降低了企業的倉儲成本和物流成本。“正常來講,從接到訂單到出庫完成加油,大概需要2~3天,從舟山到洋山港航行也需要5個小時,現在時間成本大大壓縮了。”

盤算一下,張霽說,平均每噸燃料油可節約倉儲、物流及損耗成本50元。按照該公司一年供應保稅燃料油70萬~80萬噸左右,預計每年可為企業節省運營成本3500萬~4000萬元。

因此,不僅是保稅油業務整體增長,跨地區直供業務也在持續增長。2016年舟山保稅燃料油銷售中,跨關區供油28.7萬噸,占比27%,主要是寧波(15.18萬噸)、南京(6.1萬噸)、上海(6.4萬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