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子公司“迷茫”轉型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

ADVERTISEMENT

管理規模前20名基金子公司一覽

截至2016年9月底

資料來源:基金業協會

⊙記者 金蘋蘋 王誠誠 ○編輯 於勇

基金子公司正面臨生死抉擇!

過去幾年,基金子公司憑藉著“萬能牌照”創造了十幾萬億的規模,但隨著牌照紅利的消失,以前體量佔比最大的通道業務面臨“去化”,新業務的開拓也遭遇資本、人才等各種瓶頸。

用業內人士的話說,目前基金子公司面臨的轉型難度堪比“二次創業”,未來分化是大勢所趨。隨著18個月過渡期逐步臨近,留給基金子公司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規模縮水離職潮起

作為基金子公司的一名員工,方正(化名)最近有些鬱悶:“行業發展遇到了問題,很多業務無法繼續開展,同事在擔心公司要裁員。”

這是近期基金子公司行業的一個縮影。

遭遇了號稱“史上最嚴”子公司監管新規之後,一度狂飆突進的基金子公司開始急剎車。在政策閘門漸次關閉的大背景下,大量基金子公司的核心盈利業務處於停滯狀態,資產管理的存續規模也開始縮水。“入冬”後的子公司,在這個春天仍未出現新的發展跡象。

此前,被外界稱為“野蠻生長”的基金子公司,其發展速度堪稱資管行業的“奇蹟”。華寶證券的統計顯示,截至2013年9月底,基金子公司的管理規模約為4600億元。而2016年9月末,基金子公司的管理規模達11.15萬億元。3年時間,子公司的管理規模增速超過20倍之多。

然而,看似繁榮的行業背後,風險正逐漸積累。尤其是基金子公司的業務主要以通道類業務為主,該類業務與信託產品的類似之處在於其剛性兌付的特徵,但彼時基金子公司的註冊資本金大都在2000萬元至5000萬元之間,一旦出現風險事件,公司很難應對。

規模的暴漲引發了業界對子公司產品兌付的擔憂。

ADVERTISEMENT

來自監管的“重拳”,主要包括了2016年12月開始正式實施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和《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製指標管理暫行規定》。市場人士對此的解讀是,新規出臺後,從前擁有“萬能牌照”的基金子公司不再“萬能”,依據淨資本管理約束為核心的監管精神,更是讓子公司頗為倚重的通道類業務迅速縮水。

此外,監管層要求基金子公司在今年3月底前進行自查整改,內容主要包括高管架構是否有兼任的情況、是否符合淨資本約束條例、對旗下佔用資本金較大的業務進行清理以及給出轉型後的業務方案等。

2月份,業界流傳的由一行三會共同製定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其統一監管、嚴禁監管套利和層層巢狀等指向,更是讓基金子公司的重頭業務——通道業務失去了生存空間。

據瞭解,去年關於監管新規的徵求意見稿出臺之後,基金子公司的業務規模就開始縮水,產品備案數量也漸漸下滑。

基金業協會的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12月末,基金子公司的業務規模為10.5萬億元,相比當年9月末的11.15萬億元縮水0.65萬億元。

來自用益信託的最新統計顯示,2017年2月,基金子公司的資管產品發行數量為51隻,較1月份略有下降,發行規模則由前一個月的117.04億元下降至2月的89.02億元。與此前的高峰時期的發行規模相比(如去年4月發行約900億元),發行規模縮水了約90%。

業務規模驟減,折射出行業遇冷的現狀。記者從多家基金子公司處瞭解到,當前無論是大型公司抑或中小型公司,均遇到類似情況,有些公司已經在裁員。

“公司無力承擔那麼多的人力支出,在無業務可做的情況下,只能在各個部門按比例裁人。”有基金子公司人士透露。按比例裁員,就是無論前臺的業務部門,或者是中後臺的風控和行政部門,無一例外都要裁員。

對於業務規模較大的銀行系基金子公司而言,雖然相對其他中小型公司,“日子還算好過”,但處境同樣難言樂觀。某銀行系基金子公司人士向記者表示,其所在公司自去年下半年以來,人員離職現象時有發生,很多業務能力強的“能人”因為新開展的業務不多,認為個人發展空間受限,已經跳槽去了券商等機構。

與此同時,多家基金子公司人士也表示,當前公司的重點工作,除了摸索方向轉型主動管理業務,清理存量通道類業務更是重點。北方某基金子公司人士更是坦言,除了開展了少許新業務,其所在公司半年多來的工作重點就是在清理存量通道業務。

事實上,基金子公司目前業務停滯的情況,也可以從其業務規模的變化上看出端倪。來自基金業協會的資料顯示,以專戶管理規模的前4名公司為例,截至2016 年9月末,平安大華匯通的規模為7902億元,招商財富的規模則是6859億元,民生加銀的規模是6811億元,建信資本的規模為6290億元;2016年6月末,這4家公司的規模分別為8579億元、6573億元、8218億元和6627億元。

增資壓力來襲

基金子公司新規“塵埃落定”之後,業界一致預期行業內將掀起增資潮。

遵循新規的規定,基金子公司淨資本不得低於1億元、不得低於淨資產的40%、不得低於負債的20%,調整後的淨資本不得低於各項風險資本之和的100%。這意味著,新的監管從風險管理著手,最關注的是淨資本約束這一重點。

ADVERTISEMENT

多位基金子公司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此前開展業務時,監管並不要求與資本金掛鉤。彼時,大部分基金子公司的註冊資本金大約在2000萬元至5000萬元之間,對於迅速膨脹的業務規模而言,這一註冊資本顯然不夠用。

因此,對於基金子公司而言,尋求股東方增資,成為其能否繼續“生存”下去的重要砝碼之一。

事實上,在基金子公司監管新規的徵求意見稿公佈之後,基金子公司的增資潮已經開始湧動。此前媒體報道顯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規模排名居於前20位的基金子公司中,已有4家公司進行增資。

其中,興業財富去年5月份直接將註冊資本由2億元上調至3.8億元,成為目前業內註冊資本金最高的基金子公司;深圳平安大華匯通財富也在5月份將註冊資本金由原先的3000萬元提升到2億元;融通資本也在7月將註冊資本金從5000萬元增加至1億元;上海浦銀安盛資管則於8月10日將資本金2000萬提高至1億元人民幣。

記者根據工商企業資訊查詢資料的不完全統計則顯示,目前註冊資本金達到1億元以上的基金子公司已有31家,註冊資本金達到2億元以上的基金子公司有11家。而興業財富、華夏資本、嘉實資本和中融(北京)資產管理的資本金均在3億元之上。

記者從多位業內人士處瞭解到,很多基金子公司已經在內部確定了增資事宜。有些子公司甚至在前期的增資之後計劃還要繼續增資。

北方某大型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公司雖然尚未對外宣佈增資事項,但其實公司的增資一直在推進之中。該人士透露,目前業界的增資多是以千萬元或者億元計,但可以預見的是,很多業務規模較大的公司,如果要保持其業務量,未來的增資計劃估計在10億元級別之上。

但也有部分基金子公司人士認為,基金子公司增資與否,與股東態度直接相關。滬上某業內人士就向記者透露,以前基金子公司的成立門檻是2000萬元註冊資本金,目前按照監管的要求,必須達到1億元以上。此間的資金缺口達到8000萬元,若是要想使資本金與業務規模相匹配,預計很多基金子公司的增資計劃起碼上億元。

“但聽說也有部分股東開始猶豫,並不看好基金子公司的牌照價值,所以不排除或許有個別子公司未來不增資,甚至會轉讓股份。”該人士表示。

因此,當前有很大一部分基金子公司正在通過清理存量通道業務的方式,減小其業務規模,為其資本金“減壓”。但業內人士認為,就大部分基金子公司而言,增資將是未來一段時期內的“主旋律”,基金子公司的增資或在今年高潮迭起。

“二次創業”進行時

一邊是傳統業務亟待清理,一邊是創新業務開拓遭遇資本金、人才、業務競爭激烈等多重瓶頸,已然淪為“私募牌照”的基金子公司,轉型之路並不平坦。不少業內人士稱,此次轉型堪比“二次創業”。

記者瞭解到,目前基金子公司的轉型方向主要分為幾種類型。股東實力不強、資源稟賦不佳、走市場化道路的公司,目前主要集中於FOF、股權、定增等方面的業務探索;而一些有銀行、保險等股東背書的基金子公司仍然寄希望於做大主動管理的類信託及ABS業務等。

“現在(轉型)基本上可以分為兩個陣營,To C端和To B端的。”深圳某子公司相關人士告訴記者,面向機構,做銀行業務的稱為To B端業務,這主要是幾個實際控製人是“央字頭”的基金子公司在做;而面向普通投資者推出產品的則稱為To C端業務,它們發行的產品面向全市場高淨值客戶,市場化程度較高,需要和全市場資管機構進行競爭。

ADVERTISEMENT

例如,天弘創新轉型方向主要向股權投資方面佈局。已經建立了併購部、權益投資部、股權投資部在內的多個股權投資部門,目前投資標的已經覆蓋包括電商、大資料、TMT、文娛傳媒、大健康在內的多個行業,總投資金額已超十億元。

從轉型難度上看,資產端業務比較有資源、面向機構服務的公司轉型相對容易,而面向高淨值客戶的公司由於面對全市場資管機構競爭,轉型難度相對較大。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目前監管要求做和資本金匹配的業務,即便是主動管理規模較大、“去通道”衝擊不大的公司,也面臨較大的增資壓力。子公司主動管理業務對於項目的甄別和篩選的力度在加強。

滬上某子公司人士則透露,公司即將上線一個系統,未來所有打算要做的業務都要求錄入其中,比較每筆業務的收益以及所佔用的資本金比例,“價效比”高的產品將被優先安排。

“資本金都是要計入ROE考核的,而股東對公司ROE都是有要求的,一般是在10%-15%。”上述深圳基金子公司也告訴記者,現在經手的每筆業務都要計算佔用資本金的比重,然後比較項目潛在收益,看是否能夠達到股東要求。

機構業務佔比較高的子公司來說,轉型的壓力主要來自資本金,但也遭遇來自人才、業務盈利模式的“迷茫”。

“現在很多公司都在做FOF、新三板業務,但是能否像此前的定增業務一樣,以某種方式,比如降低參與門檻的方式解決行業痛點,現在還不清楚。”某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子公司高管告訴記者,現在整個行業其實還是比較迷茫,很多新業務實際上是抱著探索的態度在做。

某銀行系子公司人士也稱:“目前子公司都在發力ABS業務,但真正能夠有相關人才的子公司並不多,原先的佈局大多都是在通道業務上,即使清理後也不能迅速轉型。”

牌照價值分化

增資壓力、監管壓力之下,股東實力、創新能力的強弱已經成為決定公司生死存亡的關鍵,主動管理規模較大、資產端項目能力較強的公司,轉型騰挪空間較大,有些公司甚至受益於行業“去產能”過程,相反還有一些公司則逐步衰落,有的公司甚至被收編,淪為母公司專戶業務部,個別公司大股東甚至打算轉讓股權。

“主要看股東重不重視這個平臺。”某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拿銀行股東來說,本來就需要把很多業務拿出來做,就會很在意子公司這個平臺。而對於一些小公司,如果資產端拿項目能力本來就不強,通道業務佔比較高,創新業務又沒有比較優勢,股東放棄也在情理之中。

業界傳聞,滬上某家子公司大股東已經打算轉讓旗下子公司控股權。不少資產管理規模排名較為靠後的子公司,最近人員大量流失,從原來的30多人,流失到只有個位數了。類似通道業務佔比較大又得不到股東支援的公司,近期利潤下滑十分嚴重。

事實上,自2013年大發展以來,子公司規模大躍進發展,短短幾年間發展至十幾萬億的規模,可以說是整個金融行業“虛火”過旺的體現。

“整個行業原來就是產能過剩。”滬上某子公司高管告訴記者,很多通道業務實際上做的就是監管套利的事情,本來就不創造價值,現在監管趨緊實際上是正本清源。

該人士認為,子公司迴歸主動管理,是資產管理行業迴歸本源的應有之義。原來佔比較高的通道業務,非但不創造價值,其實還要承擔與通道費不成比例的風險,業務模式十分脆弱,且公司資本金和風險資產又不匹配,整個行業聚集了大量風險。

與此相反,有個別堅持主動管理業務的公司,去通道壓力較小,受衝擊程度較輕,甚至有些公司樂見行業收縮。

某保險系子公司項目經理告訴記者,雖然子公司已經變成了私募牌照,但是有股東信用背書的公司還是會強於普通私募。

“拿我們來說,因為股東的關係,很多銀行還是願意把類信託業務交給我們做,而且主動管理這塊,如果公司能夠增資,擠壓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目前房地產企業又不能發債,只能發展非標準化產品,市場需求還是很旺盛的。”

但對於大多數基金子公司來說,業務能力和普通私募公司並無二致,從事的FOF、新三板、定增等業務也早已成為市場紅海,個別公司被股東放棄也在情理之中。

財經

» 中國證券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