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巴菲特晚年投資風格大變大買科技股?|| 小錢頻道

ADVERTISEMENT

劉建位/文

這還是我瞭解的巴菲特嗎?

今年年初,巴菲特公佈2016年底投資組合。曾經發誓再也不買航空股,過去20年痛斥航空業百年歷史創造價值小於零,卻買了美國四大航空公司90多億美元的股票。

曾經公開批評科技股,在1999年網路股最火的泡沫中也堅決拒絕投資科技股,現在卻買了最時髦的第一大科技股蘋果70億美元(2017年1月份又增持了100多億美元)。

相反,巴菲特清倉傳統商業第一股沃爾瑪30多億美元,要知道巴菲特一直是沃爾瑪的“忠實粉絲”,多年來一直投票給《財富》雜誌選擇沃爾瑪為全球最受尊敬企業。

過去二十年一直是巴菲特的忠實粉絲,可以說對巴菲特比較瞭解,寫過研究巴菲特的8本書,在央視講過十期《學習巴菲特》節目,但是看到巴菲特重倉買入蘋果和航空股,我驚呆了,這還是我瞭解的巴菲特嗎?

世界變了,生活變了,投資也要變了

2月19日,鄧小平逝世20週年,讓我突然更多理解了巴菲特晚年股票投資的巨大變化。我也是鄧小平的粉絲,鄧小平說:“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我小時候,村裡搞生產隊,我們家一年到頭糧食不夠吃,多虧鄧小平推廣農村土地家庭承包責任製,同樣的地,同樣的人,我們家從此年年糧食吃不完。上中學時,我爸做不成鄉政府的臨時工,失業了,多虧鄧小平搞經濟改革,才有機會做起了賣布的生意,才有錢蓋了新房,才付得起學費生活費供我到縣城上高中。父母小學都沒讀完,多虧鄧小平恢復高考,我有機會考上了大學,後來又考上了研究生。研究生畢業後找工作難,多虧鄧小平搞了證券交易所,證券行業大發展,讓我有機會進入證券公司。我的一生前三十年,正好親身經歷了鄧小平領導的改革開放前二十年,鄧小平絕對是我的大恩人。

如果你看看鄧小平的傳記,我看的是《鄧小平時代》,隻看鄧小平一生前60年的革命經歷,總結鄧小平做事的風格和規律,絕對不會想到他會搞改革開放,會發表南巡講話。鄧小平曾說:“我算是比較活潑的人,不走死路的人。我是實事求是派。”晚年的鄧小平更關注現實的急劇變化:“世界形勢日新月異,特別是現代科學技術發展很快。現在的一年抵得上過去古老社會幾十年、上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不以新的思想、觀點去繼承、發展馬克思主義,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

ADVERTISEMENT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時代變了,你必須改變,否則就要落後,就會捱打。我四十多歲了,卻發現自己做的是現在的事,想的經常是二三十年前過去的事,吃的是現在上海的飯,心裡愛的還是三十年前河南老家的飯,做的是證券行業的工作,心裡想的很多還是農村種地的事。我知道自己的缺陷,但是卻很難改,正如巴菲特所說:習慣的鎖鏈一開始又細又輕,簡直察覺不到,但後來習慣的鎖鏈變得又粗又重,簡直無法掙脫

如果你看看巴菲特的傳記(《滾雪球》和《一個美國資本家的成長》),隻看巴菲特一生前70年的投資經歷,總結巴菲特投資的風格和選股規律,絕對不會想到巴菲特會大買航空股會大買科技股。這是他過去十年二十年一直批評的行業,一直反對購買的股票。

其實巴菲特注意到,世界變了,生活變了,投資也要變了。我身在變化中,卻沒注意到變化是多麼巨大,多麼普及。

我上大學才知道電腦,20多歲才用上筆記本和手機,現在兩三年的小孩子都會用手機用電腦上網玩遊戲。別說是二十年前,就是和十年前相比,我們的電腦、手機、網路簡直是革命性的變化。電腦手機網路已經成了我們生活的日用品,已經成了必需品,很多人,包括我在內,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簡直不能工作,甚至不能生活。

我快三十歲做投行出差才坐上飛機,我的孩子三個多月大就坐上了飛機。我小時候村裡極少有人坐過飛機。甚至我自己工作了好幾年,還是覺得機票太貴了。但是最近十來年變化很大,現在幾乎人人旅遊坐飛機,很多小孩子從小出去旅遊都是坐飛機。可以說坐飛機成了長途旅遊首選的出行方式,因為收入水平提高了,機票錢和收入一比不算啥。

巴菲特卻能實事求是,一直批判科技股的巴菲特,買了130億美元最老牌的電腦公司IBM(IBM再也不生產電腦了),買了180多億美元最新潮最時尚的科技企業蘋果(其實蘋果主要銷售收入來自於手機),一直讚美沃爾瑪的巴菲特,卻清倉賣出30多億沃爾瑪的股票。

ADVERTISEMENT

我驚呆了,這還是我原來熟悉瞭解的巴菲特嗎?我開始反思,我的腦袋也許比磚頭還要硬。

大公司,才能大量買入,

才有可能大量盈利

現在的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爾公司資產規模超過6000億美元,淨資產規模超過2800億美元。每年要盈利超過400億,才能達到15%的業績增長目標。

過去找到一個投資金額一億兩億的好項目,都會讓巴菲特笑得合不攏嘴,睡不著覺。現在投資十億二十億的項目,巴菲特根本不會看,因為這對整個公司盈利貢獻不到百分之一。

現在巴菲特管理的資產規模太龐大了,只有一個選擇:大公司,而且是非常大的公司。可以說現在巴菲特買股票,是以百億美元為單位,因為他管理的股票組合其實超過2000億美元,100億才佔5%。巴菲特現在收購企業,規模至少要150億美元,因為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爾公司淨資產接近3000億美元,150億美元才佔5%。

大公司,才能大量買入,才有可能大量盈利,才會給整個伯克希爾公司創造1個百分點的淨資產收益率。

看看上市公司規模排名,看看世界500強排名,你會發現,規模大的公司,主要是五大行業:金融、能源、運輸、科技、消費

三十多年前,巴菲特主要投資消費股,最經典的是投資可口可樂,特點是輕資產,高盈利。

二十多年前,巴菲特開始投資金融股,最經典的是收購通用再保。

十年前,金融危機後,巴菲特大量買入銀行股,最大一筆是投資50億美元購買美國銀行優先股。銀行資產規模大,但固定資產規模並不大,其實還算得上輕資產。

同樣是十年前巴菲特260億收購了美國第三大鐵路公司BNSF。早在近20年前巴菲特收購中美能源,以此為平臺收購多家電力企業,形成現在的伯克希爾能源公司。我們發現,巴菲特從輕資產轉向重資產。投資或收購的企業資產規模越來越大,但是這些企業的資本盈利水平卻比他最喜愛的消費股低多了。一是企業規模越大,盈利水平自然會越低。二是巴菲特資產規模越來越大,只能投資或收購規模更大的企業。

6年前的2011年巴菲特又開始新的轉型,開始買入科技股,買了120多億美元的IBM。2016年又買了180多億美元的蘋果股票。沒辦法,現在規模又大又賺錢又能持續增長的好企業,主要是在科技股。

科技改變了商業,從到商場購買變成網購,從自買自提變成快遞上門。網購和快遞的背後是現在網路和通訊的飛速發展,是龐大的計算能力在支撐。企業網路系統用的最多是IBM,特別金融企業,個人使用者通訊用的是手機,蘋果手機最流行。難怪巴菲特選擇這兩個企業。

而最受傷的是傳統商業企業。巴菲特賣掉了沃爾瑪,儘管他過去十年一直投票支援沃爾瑪,儘管他經常開車到沃爾瑪整箱購買可口可樂,儘管從收購了沃爾瑪的子公司物流配送企業McLane。

巴菲特認識到時代的變化,巴菲特認識到自己管理規模的變化,巴菲特接受這種變化,但是巴菲特以股東淨值年增長15%的目標始終不變。現在科技行業已經成了和傳統行業一樣普及一樣不可缺少的行業,你在生活和工作中肯定承認這一點,那麼你在投資中也要承認這一點,投資蘋果和IBM,類似於投資可口可樂和鐵路公司一樣平常。

你留意這幾年巴菲特股東大會回答提問的內容,你會發現,巴菲特非常關注美國和全球的發展變化,巴菲特確實變化很大,因為他管理的公司規模變化很大,美國變化很大。巴菲特大選支援的是希拉裡,但川普當選後,巴菲特迅速買入200億美元的股票,大賺50多億。

鄧小平與巴菲特兩位老人有個共同特點:不斷成長,不斷變化,因時而變,與時俱進,不時提醒我,快醒醒,快醒醒,你的人已經進入了新時代,但思想還留在舊時代,不變化不行了,落後就是捱罵,落後就是捱打。

現實不是理論,不能糾結於理論上的對錯,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去適應現實變化,要麼不去適應現實變化等著遭到淘汰,周圍的世界在變化,你自身也在變化,過去的做法不能適應現實情況,只能改變。

當理論與現實不適應時,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改變理論,要麼改變現實(或者裝作沒看見沒聽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