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泡沫,囤積的全是焦慮的投射

ADVERTISEMENT

  每年的3月,其實都是房價泡沫討論月,開春的時間,不太冷的溫度以及各種會議的召開,我們總是對樓市這個行當有著各種猜想,而今年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對房地產額外的焦慮,焦慮到難以呼吸

  最近有大量關於是否買房,是否離開一線城市態度的文字在傳播

  最紅的應該是算這樣一個命題

  

  這個問題我想各位應該看過,挺有意思的問題,讀了清華北大買不起房,那為什麼還要買學區房

  或者說學區房為什麼值錢這個邏輯也在反複的疑問

  不少人都有各種維度的答案,我特意在公司問我的小夥伴們,一個90後的妹子的一個答案讓我覺得有點意思

  她說:因為你媽容易高看你,不僅能讀清華北大還能賺大錢

  說了之後我們公司哄堂大笑

  但是我一個人靜下來想想,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對於父母,總歸對子女有各種期待,覺得與眾不同,覺得出人頭地

  最近看了一本奇書,名字叫十億消費者,他說中國人對於財富的崇拜已經深入骨髓,恭喜發財已經成為和新年好一樣高頻的祝福用語,所以換句話來說,大多數家長希望的與眾不同出人頭地,骨子里翻譯成最簡單的話就是希望他們可以發財,和是否內在提升視野高度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而學曆,無非是我們認為可以通往上一個階層一個重要工具而已,高曉鬆在曉說時代說到中國又一個偉大發明科舉製,就是讓學曆可以轉化為財富的最重要利器

  而學區房為什麼值錢,毫無疑問,其實是因為我們對於發財這條通路的不安全感

  

  之前有個新聞,北京學區房單價要46萬/平米,嚇呆了很多人

ADVERTISEMENT

  既然市場定這樣的價格說明是供需決定的,那為什麼會如此突兀,其實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

  其實邏輯也很簡單,對於如何致富,如何進入上層階級,普通百姓並沒有找到很好的通路,學曆是他們唯一發現可以的方法,只有通過所謂的讀書,讓自己稍微增加一點可能接觸到更大的世界

  前兩天和家人聊天,說現在的私立幼兒園每個月都要2萬一個月。我說這種幼兒園的教學質量真的比一個學期2000塊的公立幼兒園好100倍麼

  他說:當然不是,但是你小孩一起讀書的小夥伴就是比公立幼兒園貴100倍的啊,這個就是值錢的地方

  我們各種焦慮,各種不安全感,在這個時候千百種折射,折射到房價上,就是那麼各種誇張的數字,我們有多焦慮,學區房就會有多離譜

  其實不僅僅是學區房,房價的貴,某種程度上也是這種邏輯

  之前在翻一本干貨類書《大國大城》,里面有一句話我很感慨,在一個國家,工業+服務業超過90%的國家里,城鎮化數據才剛剛過了50%,這個說明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人的城市化遠遠跟不上經濟的城市化

  把這句話做個簡單的轉換,其實就是經濟城市化之後的回報,只是給到少部分資本家、投機者以及規定製定者,而真正的勞動者,其實並沒有獲得足夠多的收入

  沒有收入,自然就沒有消費,所以如果國家還想繼續發展,那麼只能依賴投資帶動,而這種模式就是加速了寡頭壟斷者更快的搜刮利潤,真正的百姓依然得不到他的勞動所得

  看到這里我突然煥然大悟,我們的三駕馬車,投資絕塵而起,而看看其他國家,內需永遠有大頭保障

  

  然後我看到今年我們的投資指標

  而我們的焦慮則不僅僅因為如此

  

ADVERTISEMENT

  

  社會體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讓我們對未來生活過的惴惴不安

  還有一頭,稅收領域

  

  一個月1萬收入的人,不知不覺需要繳納6600的稅費

  社會頂層的人總有各種辦法來避稅,而真正的工薪階級,最基礎的消費就夾雜著大量的稅費

  所以焦慮永遠是各種維度穿插的

  收入不見提升,稅收壓力大,對未來沒有保障,這樣的種種因素,決定了現在的我們的不安全感

  這樣的不安全感在過去讓我們變成一個儲蓄型大國,而現在大家都把錢掏出來做了另外一件事

  這件事,我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把自己和國家捆綁在一起

  我們對目前社會發展有一個大致的判斷,現在的我們處於國進民退的狀態,國家一直在發展在壯大,城市發展越來越好,國際上也越來越有地位。但是對於百姓的真實收入,其實沒有感受上的那麼好

  所以大家為了消除安全感,消除焦慮,潛意識里都選擇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買房

  因為房子是這個城市的構築物,因為房子是這個城市這個國家的一部分,因為房子是現在這個社會重要而且是唯一可以劃分資源調配的工具

  當然,這麼多因為之前還需要加一個前提,因為房子是唯一一個普通百姓可以買的商品,哪怕各種限購

ADVERTISEMENT

  教育最怕的是自己頓悟,而現在的樓市,差不多就是處於自己頓悟的過程

  社會有多焦慮,我們有多不安全感,那麼房價就會有多離譜。過去我們通過擁抱金錢獲得滿足感,估計不需要幾年,大概就是擁抱房產了。

  所有的泡沫,其實都是焦慮下的各種投射,這是骨子上的問題,是整個社會運行體系的問題,並非調控一個房地產行業就可以解決的

  回到文章最開始的那個故事

  後來又有了後續,看上去很勵誌

  

  我看到有人轉發這麼評論到

  

  是的,理想很豐滿,但現實不僅骨干,還有點殘忍

  但是怎麼辦呢,該要面對的還是要面對,這個就是人生

  不過還是可以稍微樂觀一點面對,既然是焦慮,說明起碼說明了我們只要努力努力,或者對自己狠一點,很多還是可以夠得到的。

  地產百曉生群里有個人說了一個故事:在越南,好的房子價格也是要五萬六萬,但是他們的百姓都很開心啊,因為他們的收入只有我們的四分之一,所以他們徹底沒有買房的念頭

  是的,相比較焦慮而言,絕望應該是最可悲的吧

  在中國大量的中產階級都處於現在的焦慮期,不過說來說去,什麼都沒有逼迫自己努力賺錢來的更加靠譜

  這大概就是現實,也是千百年來的中國文化

  以上為正文,掃描二維碼或手動搜索微信公眾號:真叫盧俊的地產觀,即可關注我。

轉載帶上這張圖我就不和你計較

  點擊閱讀原文,逛逛盧俊的微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