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揚:實體經濟不好是世界性現象 中國沒什麼特殊】

ADVERTISEMENT

美聯儲3月15日加息,對中國有什麼影響?國內城市房價未來怎麼走?實體經濟為何艱難?央行發行數字貨幣會有何影響?就當前這些熱點問題,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召開之際,鳳凰財經專訪國家金融實驗室理事長、社科院前副院長李揚。(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ADVERTISEMENT

作為一個大國,貨幣政策必須要有獨立性

鳳凰財經:中央的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了2017年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總基調。美聯儲最近也加息了,您怎麼看?

李揚:對中國來說,美聯儲加息這樣一個外部衝擊,直接的衝擊是它的利率。如果利率上升,那麼美元直接走強,人民幣彙率會進一步貶值,那麼資本還可能對外流動。這可能對我們是一個衝擊。但從2015年811彙改以來,2016年又搞過一年,到今年3月,我覺得最大的衝擊已經過去了,往後就不會有這麼大的衝擊。

另外中國也做好了準備,本來沒有這個準備。在2015年之前,中國面對的是人民幣不斷升值,包括外彙儲備不斷的增加,資本不斷的流入,2015年之後反向,一開始有點驚慌失措。但是現在我覺得開始有點逐漸適應了。

所以我認為會有一些衝擊,但是不會有特別大的衝擊。尤其是我作為研究者,我們現在正在向決策者建議,恐怕在這個時候,更應當把中國國內的貨幣政策和國際上的資本流動能夠隔開。作為一個大國,貨幣政策必須要有獨立性。

中國居民加杠杆現在還沒有加到很危險的程度

鳳凰財經:2016年房價大漲的背後是居民的天量放貸和杠杆率的加大。如果加息會對中國房價產生影響嗎?

李揚:美聯儲加息之後,人民幣是不是跟著加息,這是不確定的事情。我剛剛說了,中國的貨幣政策要逐漸擺脫和國際資本流動的聯系,要擺脫和美國貨幣政策直接的關聯,然後逐漸有自己運行的邏輯。

大國貨幣政策肯定主要要解決國內的問題,目前中國的國內是不需要加息。從某些方面看需要加息,但是在另一些方面看需要減息,要降低財務成本。所以我覺得美國利率有一個向上的變化,也不會完全等同於國內的利率也要向上。沒有這樣的一種關係。

至於房地產的問題,確實從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居民經曆了一個非常劇烈的加杠杆過程。但首先一個數字,中國居民加杠杆現在還沒有加到很危險的程度,雖然加的快,但是過去非常低。那加杠杆它里邊蘊含的風險是什麼?蘊含的風險就是像當年日本和香港一樣,當市場向下的時候出現負資產。當年香港的那個負資產讓人談虎色變。所謂負資產,房價跌得使房子現在的價格已經低於買房子的貸款。拿的這個資產還抵不上負債,那就沒任何意義了。

這種情況在中國基本上不會發生。因為香港當年首付率是很低的,所以房價稍微跌一點就跌到負資產了。中國差不多都是表面上30%的首付率,實際上都會高於它。就是房價跌到一個什麼程度,還不至於造成負資產

於是就有一個問題了。現在大家看房價漲,覺得它是一個問題。到底問題是什麼?大家都沒有沒有很好的答案。我們最近組織了很多人在研究房地產問題,覺得能夠得出一些不太相同的看法。

中國房地產問題還不大

鳳凰財經:比如呢?

李揚:就是中國現在的這個狀況不是特別的危險。因為看中國這一輪房價漲,是那幾十個城市漲。如果分的話,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在漲;三線以下根本就沒漲。甚至另外一個問題,一線城市北上廣漲了很多,二線城市像武漢、合肥等漲,這些城市你覺得不該漲嗎?要注意到中國現在的城市化已經開始分化了。因為房價和城市化密切相關,城市化開始分化了。

一方面是超大城市化,像上海三千萬人,北京接近三千萬人了,廣州兩千多萬人,深圳兩千多萬人,東莞一千多萬人。一個城市是中等國家的情況。另外一面像三四線其實逐漸在縮小。這些人到城市里來,對城市形成壓力,那麼出現房價上漲這個變化,我覺得是一個平衡因素。

ADVERTISEMENT

還有一個,研究人員衡量所謂剛需用什麼來衡量?最初的時候大家用人均面積。這個其實沒有什麼經濟分析意義。後來說套,每家有多少套。現在覺得最好的指標是人均多少間房子。按這個算,美國人均2.1。

鳳凰財經:這個間的概念是?客廳算一間,廚房算一間?

李揚:具體怎麼算,可能還不是客廳,就是房間,臥室。美國是2.1,中國是0.9。什麼叫剛需?每一個人至少要有一間自己的獨立空間,這是要求。籠統的說多少套沒有用,面積更是沒有什麼意思。我們做了更深入的一些研究,來衡量到底這里面是不是有問題,傾向於問題還不大。

記者:問題還不大?

嘉賓:對。

房價和彙率沒有直接關係

鳳凰財經:您覺得房價的漲勢還將維持?

李揚:漲也不會特別的漲了,現在采取了一些措施。而且現在這個市場本身也使得漲勢不會特別的高。去年漲,整個算起來往前推三年,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沒漲。回頭看看那幾年,當時大家普遍的看法,中國房地產市場進入中期調整。什麼叫中期調整?五年。中期我們叫做五年,已經調整了三年了,然後有一年上來了。要算的話,房地產是個很長周期的市場,把這個三年加之一年,算在一塊兒,四年來看,就不會有這麼的詫異了。

鳳凰財經:有研究發現,中國的房產總市值在2014年超過了美國,但中國經濟總量只有美國的60%左右。房價上漲背後的貨幣寬鬆也帶來了極大的彙率貶值壓力。穩定彙率和房價上漲是否不可兼得?

李揚:我的回答是保房價還是保彙率這兩個沒有直接關係。特別是房子這種事情,它是一個不動產、不可交易物品;彙率涉及的都是可交易的物品,雖然說在資金這一面上是可以有共通的,但是畢竟不是直接溝通。所以把房價和彙率、和資本流動、彙率連在一起,本身我是質疑的,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至於說到美國,美國跟我們國土差不多,它人口少。另外一個,中國雖然面積大,但是我們可用的只有百分之十幾,大部分是山地、沙漠,根本就沒法住。美國多大,所以美國的房價曆來是比較低的。這種比較意思不大。

實體經濟不好是世界性現象,中國沒什麼特殊

鳳凰財經:這兩年實體經濟差,稅負高的呼聲特別大。

李揚:實體經濟有問題,首先它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世界經濟都出問題了。整個世界從2007年開始進入危機,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幸免,而這個危機還沒過去。這次危機的主要原因是生產力危機,就是生產率、增長率下滑,導致收益率下滑,那也導致實體經濟的收益下降。全世界都是這樣。實體經濟不好是一個世界性現象,中國在這方面沒有什麼特殊。

至於金融脫離實體經濟等等也是一個世界性現象。中國這些現象,美國、日本都有,這沒有什麼特別大驚小怪。

稅負的問題,剛結束的兩會每個代表團都提到這個問題。政府說在減負,但是企業沒感受到。我有個說法,中國這種間接稅為主的稅製結構,減稅其實是很難做到的。大致上來說,中國是間接稅為主,美國以直接稅為主。直接稅為主減稅,納稅人是很容易感覺到的,因為直接稅是錢裝在百姓口袋里,再把它拿出來,這就是直接稅。間接稅看不到,通過價格就轉移了,通過價格讓普通百姓承受。中國是間接稅為主,就沒有非常有效地實施減稅的稅製基礎。

ADVERTISEMENT

這就造成了我說的叫做出力不討好的情況。從中央政府來講,實實在在在降低稅率,特別是增值稅稅率,實實在在是降了一些。當然這還是計算出來的,並沒有現實的說真減少這麼多的收入。只是說稅率從十三降到十一,那麼就減少了多少收入。

鳳凰財經:計算出來的?

李揚:計算出來的。因為它是流轉過程中,而且和價格變化密切連在一起的,實際減了多少並不太容易說得清楚。是這個早就了這種情況。

鳳凰財經:您建議把間接稅慢慢的轉變成直接稅?

李揚:對,其實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里面談到了稅製的改革。應該是上個世紀就開始說逐漸增加直接稅。現在直接稅占稅收大概是24-25%,企業所得稅18%,個人所得稅大概6-7%,大概就是這樣。像其他國家主要是所得稅,增值稅、銷售稅占比較低的,它們減稅、稅負是很清楚的。中國的稅製不容易說得清楚。

資產荒就因為實體經濟的收益率不高

鳳凰財經:說實體經濟缺錢吧,但另一方面錢又非常多,出現的是資產荒。您覺得出現這種現象的根源是什麼?

李揚:這就是問題。貨幣當局面對經濟下行,它的傳統思路就是給錢。但是由於實體經濟收益不高,錢不會在這里面。這一點我覺得應當看到,美國也一樣。資產荒的問題,你說香港有沒有資產荒?這也是全世界的問題。資產荒就因為實體經濟的收益率不高。

當然資產荒在中國引起了一個問題,大約是2015年上半年之前,我們是外幣的債務,本地的資產。人民幣資產很多,因為相對而言中國的收益還很高。從2015年上半年開始就變了。其實並不是說中國收益比外面就低,而是說收益開始下降。這個時候情況倒過來了,人民幣負債外幣資產。外幣負債人民幣資產在國際收支上結果是外彙儲備不斷增加。人民幣負債外幣資產在國際收支上的表現就是外彙不斷流出。這個情況要說有什麼影響的話,我覺得這個影響比較大。但是現在經過這一年多將近兩年了,我覺得最嚴重的時候過去了。

鳳凰財經:去年比特幣價格了上漲了很多,央行也約談的一些比特幣平台。您覺得比特幣對現有的貨幣體系有衝擊嗎?央行發布消息說央行也正在研發數字貨幣。數字貨幣也會對目前的金融體系或者普通人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李揚:比特幣對現在的貨幣體系沒有直接衝擊。因為比特幣不是貨幣,只是一種新的資產。大家在談這個問題的時候混淆了貨幣的一些基本要素。

能作為貨幣,首先它的價格是非常穩定的。貨幣貨幣,大家都依靠它來計價交易,如果不穩定,那怎麼辦,對吧?今天值一塊錢,明天值兩塊錢,後天值五毛錢。這樣是不適合做貨幣的。

第二,貨幣就有貨幣供應,貨幣供應必須順應著經濟增長而不斷增加。比特幣是不增加的。GDP一年增長6%,一個非常簡單的算法,比如說貨幣供應增加6%,事實上應當增加6%多一點,就說增加6%,這樣才能保證價值穩定。比特幣的供應已經限死了,大家去挖掘,所以它才會有價值炒翻天的情況。

這一點來說,它是不合適的。第一價格的穩定問題,第二它沒有一個自動的供應增長機製。所以它不是貨幣。不是貨幣,就變成一個投機炒作的資產了。當然它擾亂市場,大家老是把它當作一個貨幣,要衝擊現有貨幣體系,這是一個誤解。我在很多場合都說,我們一定要從講它是不是貨幣,從它本源本源上,回到基本理論上來討論這個問題。

數字貨幣是另外一個問題。數字貨幣順應著整個數字化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大規模的進入金融領域,它是順應這種變化而發生的。它是貨幣。

數字貨幣的發展,只要不要把它和比特幣連在一起,對老百姓是有利的。因為從大的說,貨幣對於經濟來說是一個成本。你想,經濟本來就是生產實體經濟的,生產能吃能用能玩兒能樂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要交易又不能直接交易,於是生產的東西都和那個叫貨幣的東西交易,然後通過它來互相交換。這就是成本。數字貨幣的推出降低了貨幣的這種成本,對老百姓,對整個經濟是提高效益的,降低了交易成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