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 歐洲政治風向標:荷蘭大選結果發出了什麼信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撰文:Eddie Buckle

  據彭博社報道,出口民調顯示,荷蘭首相馬克·呂特領導的自民黨在3月15日的選舉中輕鬆擊敗了海爾特·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反伊斯蘭政黨自由黨,表明選民對馬克·呂特(Mark Rutte)的呼籲作出了響應,發出了阻止平民主義蔓延的信號。

  在阿姆斯特丹時間晚上9點投票結束後,為全國性廣播電視台所作的官方出口民調顯示,在議會下院150個席位中,自民黨預計獲得31個席位,自由黨預計獲得19個席位。維爾德斯的自由黨必須與基督教民主黨和中間派的民主66黨共享議會第二大黨的地位,因為後兩個黨派預計也都獲得了19個席位。

  如果最終結果與出口民調相符,則表明對於維爾德斯而言,選舉結果比之前的民調更加糟糕,表明他的一些政治綱領,如讓荷蘭退出歐盟、放棄歐元、封閉荷蘭邊界、禁止任何穆斯林移民荷蘭等遭到挫敗,也表明導致英國退歐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民族主義情緒難以在歐洲大陸獲得同樣的成功。

  荷蘭選舉委員會稱,荷蘭大選正式結果將於3月21日揭曉。

  通常來說,荷蘭以外的人對這個國家的選舉活動沒什麼興趣。可是,如今在平民主義浪潮席卷歐洲和美國之際,於3月15日舉行的大選可能讓荷蘭成為下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編者注:目前出口民調顯示來看,荷蘭似乎躲過了主張平民主義的領導人上台的風波。)

  即使出口民調結果已出,但荷蘭被平民主義席卷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下面的五張圖表可以告訴你。

  維爾德斯支持率下滑

  2016年年底,所有的民意調查都有同樣的結果:推行反伊斯蘭、反歐盟政策、海爾特·維爾德斯領導的自由黨支持率領先,可能贏得最多的議會席位。可是在大選前最後一個月,形勢發生了明顯的轉變,荷蘭首相馬克·呂特領導的自民黨如今略微領先。

  

維爾德斯的政黨從2016年年底以來支持率下滑

  即使自由黨在大選中獲勝,該政黨在改選後的下議院占據的席位可能也不到五分之一。荷蘭選舉製度基於公平比例原則:基本上,每個政黨獲得大約0.67%的全國支持率,才能擁有下議院150個席位中的一個。這意味著多黨聯合執政,而結盟往往是必要的手段。荷蘭其他主要政黨還沒有表示和維爾德斯合作的意願,呂特也完全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贏家未必通吃

  荷蘭有過獲勝政黨被排除在權力之外的曆史先例。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這種情形出現過三次。

  

ADVERTISEMENT

工黨贏得三次大選卻被迫出局,由其他黨派組建執政同盟

  早在1971年,組成此前中右翼政府的四個政黨在大選中失去了議會的多數席位。他們吸收了從工黨中脫離出來、新成立的民主社會黨,形成了五黨聯盟。而新任首相巴倫德·比舒維爾(Barend Biesheuvel)來自聯盟中的第三大政黨反革命黨。

  支離破碎的政治格局

  因此,多黨政治在荷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像西歐的其他國家一樣,在過去幾十年里,荷蘭傳統的主要政黨面對新興政黨逐漸喪失了優勢。這個趨勢讓組建擁有議會多數席位的執政聯盟更加困難。

  

2017年,三大政黨占據的議會席位總數可能還不到一半

  小黨派獲得更大的影響力,成為必然的結果。這些政黨為數眾多、各具特色:包括兩個在荷蘭保守的“聖經地帶”占據優勢的基督教政黨,成立已久的愛護動物黨,以及維護50歲以上公民權益的政黨,也打算增加其在議會中的席位。選舉之前的民調顯示,這四個政黨可能會獲得大約20個席位。

  選舉只是開始

  在荷蘭組建一屆新政府,稱得上是曆經波折、耗時費力的過程。荷蘭議會任命一位資深政治家,征詢各方意見,然後提名可能出任首相的人選,完成組建內閣團隊、達成執政聯盟協議的任務。

  

ADVERTISEMENT

荷蘭各個政黨組成執政聯盟需要數月時間

  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荷蘭組建一屆政府平均需要72天時間。最快的紀錄是在1958年,僅用了10天時間。不過值得一提的是,1977年用了208天時間,才組成了僅有兩個黨派執政的聯合政府。

  如何組建反維爾德斯聯盟?

  顯而易見,呂特可能保留他現有的聯盟夥伴工黨,增加他此前合作過的基督教民主黨以及中間派政黨六六民主黨(D66)。這四個主流政黨應該有能力達到擁有下議院76個席位的最低標準。可是現在的情況很棘手。目前來看,四個政黨的席位加起來也不夠。

  

主流政黨很難獲得多數席位

  所以,他們可能需要引入第五個政黨。荷蘭銀行(ABN Amro Group NV)駐阿姆斯特丹的經濟學家特奧··科爾特(Theo de Kort)在3月2日給投資者的報告中指出,

  “首相呂特領導的五黨政府仍然是選舉後最可能出現的格局。”

  ”

  綠黨肯定可以補足席位的差距,不過對於和呂特的自民黨攜手合作,該黨領袖傑西·克拉韋爾(Jesse Klaver)一直保持沉默,因為兩黨存在很大的政策分歧。此前在關鍵投票中支持現任政府的基督教聯盟是另一個可能拉攏的盟友。

  還有一件事情要考慮:新任政府需要確保獲得足夠的票數,讓法案在間接選舉的上議院得到通過。這對四個主流政黨來說很有利,因為他們已經在上議院占據了足夠的多數席位。

  編輯:劉馨蔚、管文晶

  翻譯:孟潔冰

點擊你感興趣的關鍵詞

立即獲得關於TA的更多信息!

海外並購小程序豬圈老牌航空韓國醜聞

紮克伯格氣候變化喬布斯遺作玉皇山南小鎮

農民工成人用品馬甲線淘寶俄羅斯富貴病

優步CEO賞櫻攻略購物中心圖說經濟日本電影

SUV王國網紅川普母校毒販企業家三星太子

......

出口民調荷蘭自民黨贏得大選

荷蘭大選:歐洲要變天?|視頻

盡在《商業周刊/中文版》App

長按識別二維碼,速速下載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