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業宏觀:總理答記者問釋放什麼訊號?

ADVERTISEMENT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興業研究分析師李獻苗、何知仁、蔣冬英等

1、增長目標權重降低。經濟增長的目標權重下降,增加就業及改革的目標權重上升。我們預計,2017年貨幣政策將保持中性,財政政策將注重效率,政府改革、經濟改革和金融改革可能會有實質性的進展。

2、減稅降費力度加大。“減稅降費”應該是2017年財政政策的側重點,總理明確量化減稅降費的目標“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夠達到萬億元人民幣”,折射出2017年將會在“減稅降費”有所突破。

3、貿易戰風險緩解。貿易順差和人民幣幣值“低估”是美國發起貿易戰威脅的有力抓手,李總理釋放出優化進口減少順差及匯率穩定的訊號。這或表明中國正為規避貿易戰做出努力,當前貿易戰爆發的風險有望緩解。

每年全國人大會議閉幕後,國務院總理都會會見中外記者並回答記者的問題。這些問題通常覆蓋幾個常規的領域,但也會涉及新的熱點話題,從而反映出新一年政府工作的側重和傾向。

2017年,總理總共回答了18個問題,數量比2016年多1個,涉及的新領域主要在就業、改革和對外經濟等方面。其中,關於對外經濟的問題數量和回答篇幅是最多的。

ADVERTISEMENT

1、增長目標權重下降

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將GDP的目標增速定為“6.5%左右,在實際工作中爭取更好結果”。對於這個目標的實現難度,總理的表態是“增長6.5%這個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而去年,總理對經濟目標實現難度的表態是“你讓我同意說中國經濟完不成已經確定的主要經濟目標,那是不可能的。”去年總理還曾提到,“如果經濟執行滑出合理區間,我們有創新宏觀調控的手段,可以穩定中國經濟的執行。”這在今年並沒有被提到。比較總理2016年和2017年的措辭,可以看到,2017年政府 “穩增長”的決心有所弱化。

我們認為,這並不意味著政府對於2017年的增長目標缺乏信心,而是折射出增長目標在政府經濟目標中的權重有所下降。增長目標權重的下降,對應以下兩項目標權重的上升。

一方面,就業目標的權重有所上升。今年的釋出會新增了針對“就業”的問題。總理明確指出“穩增長主要還是要保就業”,並且說明瞭就業目標和增長目標的關係。我們概括如下:因為經濟總量變大,而帶動1100萬人以上的就業所需的經濟增量是穩定的,因此所需的經濟增速是下降的。

另一方面,改革目標的權重有所上升。總理指出,(今年的增長目標)“可以使注意力更多地放到提高質量和效益上來”。此外,總理對“簡政放權”、“減稅降費”、“去產能”等改革內容的論述篇幅較大。

我們預計,2017年,至少在中央政府層面,不會有強於往年的經濟刺激計劃。貨幣政策將保持中性,財政政策將注重效率。政府改革、經濟改革和金融改革可能會有實質性的進展。

2、減稅降費力度加強

ADVERTISEMENT

在此次釋出會上,總理對經濟改革、金融改革和政府改革分別做了不同程度的論述。

在政府改革方面,今年仍然有關於“簡政放權”的問題,並且總理回答的篇幅仍然較大。這是本屆政府一直較為關心的問題。此外,總理提到,在簡政放權的同時,“要把更多的力量用於扶貧攻堅、棚戶區改造、義務教育、基本醫療等諸多民生關注的方面。”

在經濟改革方面,今年不僅保留了去年關於“去產能”和“雙創”的問題,還增加了“減稅降費”和“提質增效”的問題。

“減稅降費”應該是2017年財政政策的側重點,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增了許多有關減稅降費的量化目標,減稅降費的目標是5500億元以上,高於去年。在此次的釋出會上,總理進一步提出“通過像降網費、電費、物流成本等措施,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夠達到萬億元人民幣。”可見,今年“減稅降費”將進一步發力。這也從另一個角度暗示了今年財政刺激的力度不具備加大的條件。

“提質增效”應該是2017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內容。從2016年第四季度中央政治局會議,到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到2017年全國兩會,供給端的這一“加法”被反覆強調。在本次釋出會上,總理提到“要更大地開啟開放的大門,更多地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產品”,“對於普通消費者所需要的一些優質產品一時供給不上,我們還可能考慮降低關稅、增加進口”。這意味著,2017年,在微觀層面,製造業的“龍頭企業”可能會獲得更多的政策支援;在中觀層面,傳統行業的兼並重組可能會加快;在宏觀層面,貿易項下的進口和金融項下的流入可能會受到一定的刺激。

金融改革方面最大的亮點在於,總理明確“準備今年在香港和內地試行‘債券通’”。一方面,這意味著未來將允許境外資金在境外購買內地的債券,這有助於豐富我國債市投資者結構,進一步推進我國債市“走出去”。另一方面,在內地擁有交易賬戶的國內投資者將能購買香港債券,增加了內地投資者投資渠道。

此外,總理再次強調了防範金融風險,會“高度關注”、“及時處置”、“靶向治療”。預計2017年金融監管和宏觀審慎體系將加力完善。

ADVERTISEMENT

在此次釋出會上,總理對貿易議題、匯率議題及投資議題做出了不同程度的回答。

在貿易議題上,總理兩次表示“我們不希望看到打貿易戰”。“貿易順差”和“人民幣低估”是美方發起“貿易戰”威脅的兩大抓手。透過此次釋出會,我們認為中國正為降低貿易戰風險做出努力,具體表現在增加進口以減少順差和保持匯率基本穩定。

一方面,在貿易順差方面,總理表示“雖然中方是貿易順差,但是企業生產的產品利潤90%以上是美國企業拿走了”、“我們中方並不刻意追求貿易順差,而且希望看到貿易平衡,否則不可持續”。這表明,中國並未從貿易順差中獲得對等的利益,無意維持钜額貿易順差。在增加進口方面,李總理表示“如果你們歐洲放寬對華高技術出口,那貿易不平衡的狀況就會有明顯改善”,這表明美國、歐盟對我國高新技術產品的出口實行嚴格的管製措施是中國對其保持大量順差的關鍵因素之一。同時李總理表示中國將“更多地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產品”、 “對於普通消費者所需要的一些優質產品一時供給不上,還可能考慮降低關稅、增加進口”,這意味著中國將通過優化“進口”的方式以縮減貿易順差。

另一方面,就匯率議題,總理表示“我們不希望通過貶值來增加出口,這不利於企業轉型升級。” 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對匯率政策的部署是“堅持匯率市場化改革方向,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總理的回答再次將人民幣匯率的穩定與中國對全球貨幣體系的貢獻聯絡起來,從而夯實了“匯率會保持基本穩定”的合法性,有助於進一步穩定市場預期。同時,就外匯儲備,總理認為“我們的外匯儲備是充裕的,是足以支付進口和滿足短期償債需要的,遠遠高於國際標準”,這表明中國並不面臨“保外儲還是保匯率”的兩難選擇,未來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可控。

我們預計,綜閤中國在順差和匯率所做的努力,2017年貿易戰的風險正在降低,利好全球貿易。

» 小報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