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寒冬裡員工數不減反增,這家石油企業到底在布什麼局?

ADVERTISEMENT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油服行業裁員的訊息不時傳來,但傑瑞集團的員工數量卻不減反增。這家公司,究竟在佈一個什麼樣的局?

真是始料未及。

四年前,尚有油氣專家預測,中國油氣服務行業即將步入“黃金十年”。

然而就在第二年,全球油價從100美元一路狂跌,油氣週期性調整的衝擊力超乎不少企業的預期。由是,全球石油投資最近三年連續大幅下滑,石油公司強力降本增效,“首當其衝”的油服企業日子過得越發艱難。

煙臺傑瑞石油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傑瑞集團)旗下上市企業傑瑞股份(002353.SZ)業績快報顯示,2016年公司營業總收入28.9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5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24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14.27%。

傑瑞集團管理層並不諱言他們承受的壓力,集團CEO何翌告訴筆者,最近一年多時間裡,包括集團董事長孫偉傑在內的很多高管都在全球各地忙碌不停,“有些同事兩三個月甚至半年都難得回國來一趟”。而這背後,是傑瑞集團業績承壓之下,國際業務加速佈局的一個縮影。

(傑瑞股份近年經營業績)

生死一體化

ADVERTISEMENT

17年前,孫偉傑、王坤曉、劉貞峰三位“鐵哥們”一起創辦了傑瑞。2000年,傑瑞開始涉足油田配件銷售及裝置維修領域。時至今日,傑瑞集團已發展成為擁有20家子公司,產品遍佈全球63個國家的全球化裝備企業。

從營收規模來看,在2015年前的十年中,傑瑞集團成長迅速,其主營業務連續實現50%以上的複合增長;2010年上市之後,傑瑞股份的市值從60億左右增長到2014年的430億左右,成為中國油服領域市值最大的非國有上市公司。

產業遇寒,在企業財報中常可窺到端倪。和眾多油服企業一樣,傑瑞股份明顯的業績拐點出現在2015財年。在2014年,傑瑞股份的營收仍實現了20.55%的增長;但伴隨油價繼續暴跌,其2015年28.27億元的營收,同比已下降36.63%;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1.45億元,同比下滑達87%。

這原本就是個週期性極強,且不是只要有熱情、理想和實力便可大展拳腳的行業。油服行業具有技術和資金密集,進入門檻高,客戶成分單一,依存於石油公司等特點。資金、技術、人才,甚至人脈,只要缺其一項,企業都可能極難成長起來。

如你所知,體製的藩籬也曾長期限制民資在這一領域的發展空間。據廣發證券分析師曹勇估算,外資及民資在國內油服市場的佔比僅為15%—20%。特別是2014年油價暴跌以後,國內外油服市場的空氣愈發稀薄,部分企業甚至已界臨存亡邊緣。

根據Spears&Association統計,全球油服市場在2015-2016年分別下滑28%和33%,市場規模從2014年4585億美元降至2213億美元,可謂 “腰斬”。由是,油服企業的虧損成為全球性現象,有統計資料表明,斯倫貝謝、哈裡巴頓、貝克休斯和威德福4家國際油田服務公司巨頭2016年總計虧損近140億美元。

行業萎頹,對於油服企業而言,有錢賺、有利潤已經極屬不易;若還有不錯的現金流,那更是鳳毛麟角。

市場弔詭難辨,週期性挑戰無處不在。這要求國內眾多油服公司除了對市場要時刻保持如野生動物般的嗅覺,以及時爭取騰挪空間;此外,“一體化”成為眾多油服企業夢寐以求的“新境界”,並長年累月爭分奪秒地向此靠攏。

前車之鑑,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斯倫貝謝、貝克休斯、哈裡伯頓等國際上幾大領先企業通過兼並重組等手段加速走向一體化,並與石油公司結成“戰略聯盟”,強化其在市場中的地位;服務方式亦由單一的項目合作發展到綜合性服務。幾大巨頭的經驗證明,這種策略極大提升了這些公司穩定可靠的競爭優勢和全方位的抗風險能力。

ADVERTISEMENT

三年前,傑瑞集團董事長孫偉傑在接受筆者專訪時就曾分析,不論國內還是國外,油田服務企業的競爭某種程度上就是寡頭競爭,每個子行業的前五名企業幾乎壟斷著這個行業。在孫看來,從單一子目行業寡頭成長為多子目行業的寡頭是綜合油服企業成長的必由之路;而傑瑞集團的成長也必須建立一體化的油田服務能力。而資本市場給予了傑瑞充足的機會,來尋求一體化和外延式的整合擴張。

在經過2014年、2015年兩年的行業調整後,過去的一年裡傑瑞集團仍在持續變革中;其以油氣田裝備研發製造為依託,在油氣田工程建設服務(EPC)、油田工程技術服務、環保一體化服務和工程四大業務領域持續構建一體化優勢。

財報顯示,傑瑞根據權責利對等的原則劃分了七個產業集團,完善生產、銷售體系,且充分遵循集團整體的戰略。雖然對於企業業務架構和部分營收細節,傑瑞集團CEO何翌表示不便多言,但從傑瑞股份的財報中還是可以看到營收結構的明顯變化:其一,從產品收入看,技術服務收入和工程建設收入大幅增長,2015年增長幅度已分別超過68%和120%;其二,從地區收入看,來自國外的收入佔比已經突破50%。顯然,國際化業務為傑瑞集團的存續壯大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而在最近兩年的時間裡,傑瑞集團在環保領域的發力頗受關注。集團CEO何翌告訴筆者,目前公司已有超過200人的團隊在從事環保業務,未來還會繼續擴充,“這是我們要花大力氣發展的業務”。

到海外去

油服行業裁員的訊息不時傳來,但傑瑞集團的員工數量卻不減反增。

事實上,何翌擔任傑瑞集團CEO的時間也就一年餘。在加入傑瑞前,何翌長期在大型跨國公司擔任高管。事實上,對於擁有海外豐富銷售和運作經驗,以及全球高階管理人才,傑瑞集團都不惜花重金收之麾下,以支撐其國際化業務的拓展。

國內油服市場空間有限,發力國際業務成為傑瑞集團過去多年來始終堅持的固有戰略。其路徑一:跟隨國內三大石油公司走出去。路徑二:牽手斯倫貝謝等國際巨頭。此外,與康菲石油、洛克石油等巨頭建立長期合作關係,成為其供應商和合作夥伴。

2011年,傑瑞股份開始在海外涉足油田開採,中標敘利亞石油公司。2012年9月,傑瑞股份又購買了加拿大米灣湖的油氣區塊。此外,併購整合被傑瑞視為補足業務鏈的重要手段。2011年,傑瑞股份一次性投入資金1.38億元,成為美國德州聯合石油機械有限公司最大股東,持股35%。通過不斷增持,至2013年傑瑞股份持有德石45.25%的股份。

ADVERTISEMENT

孫偉傑三年前曾向筆者坦言,並不滿足於上述小規模的併購,其希望未來能有機會併購具有相當規模、年產值在10—20億元人民幣的企業,以強化傑瑞股份在產業鏈中的控製和競爭能力。然而,2014年油價快速下挫帶來的壓力,讓傑瑞股份難有餘力做大規模的併購整合。

事實上,早在2013年,海外市場對傑瑞集團的營收貢獻已接近50%。“其實我們目前看到的海外市場還只是冰山一角”,彼時孫偉傑希望未來5年內國際市場在營收中的佔比超過70%。

2016年,傑瑞集團將更多的資源配比到國際市場。其最大的手筆是,去年9月7日,傑瑞股份與迦納國家天然氣有限公司(GNGC)籤訂了兩份協議,其中包括:天然氣工程改擴建項目6000萬美元,阿布阿茲-特馬輸氣管道項目預估6億美元。此兩個項目為傑瑞股份至今最大的海外EPC總包訂單,總計合同金額約合人民幣40餘億元,如果順利實施預計將對公司未來2-3年業績形成支撐,並進一步強化公司全球業務格局。

另一手筆是,2016年初,傑瑞股份與東明石化、藍色經濟區產業投資基金和油氣產業基金管理公司四方成立油氣產業投資基金,總規模60億元,首期規模9.09億元,其餘對外非公開募集。

此外,傑瑞集團還分別與東明石化集團、中國石油工程建設公司華東設計分公司、霍尼韋爾等企業牽手合作。從合作雙方公開的資訊來看,傑瑞集團的主要目的,是與這些新老夥伴形成優勢互補,合力開發國際市場。比如,其與霍尼韋爾攜手,意在海外EPC項目上展開長期合作。

傑瑞集團目前已在63個國家和地區助力能源開發利用和能源工程項目,在俄羅斯、巴基斯坦、哈薩克、亞太、中東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均有市場覆蓋,並與國際產能合作重點國家開展規劃對接和項目對接。何翌向筆者分析,傑瑞產業戰略中的多個產業均處在一個油氣行業的上、中、下遊相關市場,這有利於在全球建立大的協同性管理和營銷體系。

國際市場容量的變化,可能給傑瑞集團在內的油服企業們帶來新的希望。根據Spears&Association預計,2017年全球油服市場有望恢復正增長8%達到2392億美元,尤其美國市場復甦彈性最高,2017年美國鑽完井服務投入的資本開支有望從2016年542億美元增長至789億美元,同比增速高達45.6%。

過去幾個月,隨著油價在OPEC減產協議後一直維持在50-54美金/桶區間,相比同期有明顯提升。純粹出於對油價的預期,已有投資者對新一年的油服市場表示樂觀。不過,Alixpartner公司不久前對北美200多位專注於資產重組的專業人士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絕大多數的受訪專家認為在整個石油天然氣產業鏈中,油服板塊的2017年可能是“最艱苦的一年”。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面對市場可能的新變數,何翌似乎早已習慣:“學會在週期性波動中生存壯大,這是油服企業的必修課。這就像股市,有漲有跌,行情好的時候也有人虧錢;同樣,行情再差的時候,還是有人能掙到錢,不是嗎?”

對於傑瑞集團的國際化佈局,何翌強調三點:其一,油氣週期的下探是事實,但對於傑瑞來講,全球的機會並不少;其二,不能說哪個區域或是國家是國際化發展的重點,只能說根據不同國家和市場,傑瑞採取的策略會不同;其三,國際化拓展必然會面臨競爭,但應該少強調競爭,多看到合作中的機會。特別是國內企業,更應該攜手走出去,少在海外市場“打來打去”。

文|石火

» 石油Link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