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資本:和民資戀愛容易結婚難

ADVERTISEMENT

一邊是捧著資本、渴望憑借高新技術擺脫傳統發展路徑的實力派民企;一邊是手握項目、苦覓優質投資人的創業海歸。兩者的“聯姻”,看起來順理成章、前程似錦。

然而,幸福的婚姻總需要磨合。這個夏天,我們走進蕭山的數家智資合作企業,體會原生態的甜蜜與隱憂,或許可為促成更多的“智資聯姻”、推進轉型升級提供些許借鑒與思考。

民資:大膽跟著感覺走

“有感覺才投,看不準就不投。”振亞集團總裁沈國鋒這樣總結選擇“海歸”項目的經驗。

沈國鋒是蕭山第一個吃智資合作螃蟹的民企老板。2006年他與海歸博士任永堅合作創辦信核數據公司,2008年就開始盈利。2009年,嚐到甜頭的沈國鋒,又進軍生物製藥領域,與海歸博士錢永常合作成立“紐龍生物”公司,目前運行良好。

沒有智囊團,隻讓朋友查些相關資料,除此之外,投與不投,全靠“江湖”經驗判斷——看似“跟著感覺走”的沈國鋒提醒,找海歸項目也要看適合不適合國情,適合不適合自己,不能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包括資金、團隊組建能力。

“我選中的兩位博士,在美國都呆了20年,不是公司里的中層管理者就是股東,如果不是為了做一番事業回來,完全可以留在美國悠閑過日子。兩個人的項目都掌握了核心技術,在國內都屬填補空白,連我這樣的外行看來,他們的產品都有廣闊前景。”沈國鋒說,選人的時候,用用心理學也挺管用。

沈國鋒在海歸項目上的“擇偶標準”,與“衛士控股”董事長洪鐵鋼異曲同工。

“是來搗糨糊還是來做事情的,我這個‘老江湖’一眼就能看出來。除了人品正,項目也必須是國內獨家的。”今年2月,洪鐵鋼第一次見海歸博士胡慶春,就決定投資胡博士的高分子分離膜項目。胡慶春個性內斂,不善言辭,在美國20年,已小有成就。盡管生活安逸,但胡慶春並未感到幸福,仍想回國干一番事業。

58歲的洪鐵鋼雖然沒有高學曆,但有著蕭山民營企業家的精明、好學與闖勁。“不懂就學。在見胡博士前,我就把他在美國申請的專利請人翻譯成中文,研究透了。我知道什麼是好。見了胡博士後,我立即下決心了。”今年4月,洪鐵鋼就把胡慶春請到了蕭山,辦起了衛士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海歸:青睞靠得住的資本

“如果留在美國,我和家人也能過得很好。”胡慶春說。從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博士畢業後,他在一家跨國公司干了13年,一直做核心技術研發,雖然也有一定的職位,但是始終沒有得到和自己貢獻相對稱的待遇。

辭去工作,回國創業,等於從零開始。雖然在海外已有一定基礎,但是如果國內沒有一個實力強大、有足夠耐心的投資人,技術派海歸想要闖出一番事業也是“前途未卜”。他們要選擇“靠得住”的資本。

“來了就必須成功。拋棄已有的事業基礎,離開妻兒回國創業,對我們來說,也是高風險的一個選擇。因此,我從2003年開始頻繁回國尋找合作夥伴,但很多投資人不是實力不夠,就是目光短淺,我一直沒有動心。直到遇到既有強大實力又有冒險精神的洪鐵鋼。”胡慶春說。

“能與投資人進行思路和理念的對接,很重要。與‘傳化’老總的一次促膝長談,讓我找到了共同語言,他對科技轉化的認識非常有前瞻性也很樂觀。而‘傳化’強大的資金實力、管理團隊及各種資源,也為我回國創業提供了強大的支持。”已經入駐傳化科技城的海歸李春啟博士說。

李博士與傳化合作,剛剛組建了杭州環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是中國首家斑馬魚高科技外包服務型公司,他們培育的比蝌蚪還小的斑馬魚,能廣泛應用於新藥篩選與環境檢測。傳化不僅為李博士提供了資金、人才、場地支持,還有足夠的耐心用六七年的時間幫助“環特生物”上市。

隱憂:成功率有待提高

民資的大膽、靈活,讓海歸喜出望外。看準了,一投就是一千萬。高科技項目高回報高風險,本身就需要資金鋪墊——在我們接觸的蕭山民企中,不少老板都有著這樣的膽量與眼光。“一旦決定投,我就算這筆錢清零了,有盈利就是多賺的。”沈國鋒說。

“與風投、創投相比,民資不會過多地干涉技術團隊的內部管理,更願意給予智方信任與空間。”蕭山區人事局副局長何宣說。

然而,幸運的“海歸”仍是鳳毛麟角。真正成功的“智資聯姻”其實概率不算高。啟動留學生創業園工作3年的蕭山,已有70多個海歸創業項目,但成功的“智資聯姻”案例也不過8個。

有專家指出,民間資本通常按照自己的遊戲規則來運作,海歸要取得民間資本支持並有效運作還是有一定難度,必須形成共同的商務規則並采取一整套的配合舉措,不然就好像英語和溫州話交流一樣,非常別扭。雙方需要共同探索出一種合理的合作方式:海歸要拿到操作資金,投資人要保證投資收益,共同控製風險。

而在股權的配置上,我們接觸的民企老板也多大度:創業期,資方控股;盈利時,轉由智方控股,或者智資雙方都稀釋股權,將部分轉給核心團隊成員。但在我們的采訪中,這多半都是口頭上的“君子協議”,以後能否兌現仍是未知數。有的干脆從一開始就由智方控股,這就需要投資方擁有更大的“肚量”。

“蛋糕”分配得合理不合理,無論在合作伊始,還是合作中,都很重要。“我的一個從美國矽谷回來的朋友和一個浙江民營企業老板就快談成合作、注冊公司了;可是投資方硬要掌握控股權,朋友的技術團隊堅決不服從‘外行領導內行’,在最後一刻談崩。即便在合作後,股權的配置變化也要符合雙方的利益,還要有書面協議。”浙大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吳曉波說。

吳曉波介紹,在上海張江等地,政府都會扮演第三方黏合劑的角色。“投資方如果太過強勢,不利於甲乙雙方的合作。這個時候,政府就出資入股,支持技術方,讓技術與資本有平等對話的權力。”他認為,在浙江,政府可以培育基於市場機製的“第三方”,介入智資合作企業輔助他們的發展。

“智資合作”企業的後續發展能否延續蜜月期的甜蜜,還面臨著其他挑戰。

采訪中,不少海歸更關注產品出來後的市場推廣,“生存才是硬道理”。新興產業與傳統產業的銷售渠道往往無法重疊,智方如果無法從資方獲得市場開拓上的助力,就很難辦。

“在美國矽谷,成功的企業離不開資金、技術、管理三大支柱。智資合作企業,有了資金和技術,成熟的營銷管理如果能介入,也許會帶來不同的企業生態,幫助企業快速成長。”吳曉波建議。(本報記者 戴睿雲 吳妙麗 報道組 湯盈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