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房等於“不管房”?

ADVERTISEMENT

——部分城市保障房社區服務管理調查

2007年國家啟動新一輪保障性安居工程以來,福建等省份如今已能見到不少初具規模的保障房社區,然而一些住戶搬進新交付使用的保障房社區後,卻遭遇到生活不便、管理缺位等一連串問題。專家指出,當前,不少地方對保障房重建設、輕服務和管理的現象比較突出。

保障房住戶頻遭入住的煩惱

有近80萬外來人員的晉江市是福建省經濟實力強市,替外來工建廉租住房成為晉江的一項重要工作。晉江市深滬鎮外來職工廉租房項目一期工程是全市首個投入使用的外來職工廉租房。深滬鎮村建辦主任蔡尚榮介紹說,該廉租房項目一期工程於2010年春節竣工投入使用,共有1200套戶型面積為30至50平方米的廉租房。

記者看到,深滬鎮外來職工廉租房項目一期工程有4幢樓房,小區內沒有綠化,大風吹起地上的黃沙土迎面襲來,讓人睜不開眼睛。4幢樓僅有為數不多的房間陽台晾曬著衣物,而在晾曬有衣物的陽台樓下,滿地都是塑料袋等生活垃圾。

來自四川省大竹縣的王申發是深滬鎮外來職工廉租房首批住戶。他告訴記者,起初住上廉租房高興了一陣子,但沒多久發現,這個小區距離晉江市中心幾十公里,沒有物業管理,連一個像樣的超市也沒有,生活很不方便。“現在,很多工友想來住,卻都沒住進來。”王申發說。

類似煩惱福州也有。福州市最大的保障房項目——福灣新城是在一片荒地上建起來的新社區,這里的一些住戶日前向記者反映,自2009年福灣新城幾十棟樓房陸續交付使用以來,小區內電話、有線電視等配套設施已建成,但相應運營工作進展緩慢,有的入住半年還不能通上電話;該保障房社區配套規劃的一所學校至今還未開建。

ADVERTISEMENT

保障房服務和管理成大難題

蔡尚榮承認,在服務和管理方面,晉江市深滬鎮外來職工廉租房小區確實存在許多考慮不周的地方,想住進來的外來工對此疑慮很多。截至今年8月,該廉租房小區4幢樓的總入住率僅為10%。

“保障房配套公共服務設施和後續管理,一直是個大難題,主要是地方財政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很快地把公共服務配套都建起來。這在全國都是普遍存在的現象。”蔡尚榮告訴記者。

“保障房小區要不要請專門的物業公司來管理,這個問題就讓人傷透了腦筋。”蔡尚榮說,“如果請物業公司來管理,管理費誰來出?大多數住戶的收入較低,一般都出不起。但也沒有哪個政策規定政府財政要出這個錢。”

事實上,有關保障房服務和管理的問題遠不止於此。福建南安市柑山路的湖美廉租房48家住戶入住一年,由於管理不善等客觀原因,拖欠水電費的有住戶就有10多家,累計欠費最高者達2700多元,還有一小部分人竟把自廉租房轉租他人謀利。

服務管理好才能住得更舒心

ADVERTISEMENT

不久的將來,各地會有更多的保障房落成,保障房社區服務和管理問題只有及早重視,采取有力措施解決,才能讓困難群眾住得舒心。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玨林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一些城市的保障房距離市中心較遠,配套的公共服務設施建設滯後,加重了住戶的生活負擔。地方政府必須舍得投入,根據保障房建設進度,統籌謀劃公共交通、醫療、購物、教學等配套設施,使公共服務及時跟上,才能讓保障房住戶“住得好”。

“做好保障房管理,還須推進保障住房的立法工作,完善準入退出機製。”王玨林認為,保障房準入退出管理是否合理、健全,這直接關係到保障房的公開公平配售和擴大覆蓋面。近年來,一些地方在保障房準入方面對申請家庭收入等信息核實不準,也由於租後監管缺位,影響到部分保障房的流轉使用率。

去年6月份,廈門市在全國率先出台地方性保障住房法規,使保障房體系的建設正式步入了法製化軌道,對試圖以瞞騙等手段獲取保障房的形成了強大威懾力,值得各地借鑒。

福州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王阿忠認為,保障房社區還要創新社會化管理模式,既節約成本,又提升服務水平。廣州市今年借鑒香港公屋管理模式,實施保障房小區管理“扣分辦法”。該辦法設定違規出租、亂扔垃圾、高空拋物等違規行為扣分事項,直到對嚴重違規住戶按照合同約定“清理出局”,受到住戶歡迎。

專家認為,隻要各地緊密結合實際,問政於民、問需於民、問計於民,保障房建設發展中的問題定能得到妥善解決,從而好事辦好,使群眾真切地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新華社記者 來建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