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漲的物價中我們還能讀出什麼

ADVERTISEMENT

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在上升,這意味著生活成本壓力在不斷加大。

通脹在越演越烈。食品價格的快速上漲,已快速傳導到終端消費的日常生活。

飯店里極普通的家常菜,一般都提了價,熗炒圓白菜由過去的每盤12元漲到了每盤16元。北京的稻香春和味多美,幾乎所有的糕點都漲了價。生產廠家沒辦法,購進的糖、油等價格都漲了,上遊的傳導,必然使得他們生產出的產品提高價格。麥當勞兩年來首度上調產品價格,細心的人發現,麥當勞的飲料、漢堡出現了不多於1元的漲幅。而此次漲價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成本上漲。

而另外的一些商品價格傳導更是不可想象。進入10月,國內棉花價格暴漲,很多地區棉價漲幅超過90%,而還不到半個月,北京各大商場的服裝價格已全面上漲,來自官方的數據是上漲62%,而實際的價格可能要遠遠超出,由於正是換季時節,很多愛逛商場的女士們發現,很多服裝都漲了100%。顯然,目前上市的服裝在出廠前棉花價格還沒有上漲,但市場的表現是傳導的,也可能你剛買到手的服裝價格是上漲的價格,但其生產廠家所購的原材料可能是今年上半年或是去年的,然而生產廠家借著眼下棉花價格暴漲的東風,借此時機在成本還沒有大幅度上漲的時候,先把產品的價格漲上去。

除了與百姓生活密切相關商品價格全面上漲外,前一段突然地出現“柴油荒”,於是黑市油價暴漲。日前,有消息稱,最近煤價也在不斷攀升,而這必將傳導電力公司成本加大,如此下去,也必將傳導電價或被迫上調。而天然氣隨著冬季的到來,也面臨緊張的局面,每年到這個時候天然氣的供應都是問題。目前北方已進入供暖季節,煤炭需求大幅增加,加上南方各大電廠“恐慌性”冬儲,市場煤炭資源十分緊張。受此影響,10月以來動力煤價持續上漲,目前中轉地秦皇島港煤價已處於曆史高位,國內部分消費地電煤價格刷新曆史高點,市場看漲氛圍依然十分濃厚。這使得電價、氣價都面臨上調的N種理由。

難怪有人不得不問,現在還有不漲的東西沒有?

ADVERTISEMENT

物價如脫韁的野馬,這樣的比喻多少顯得有點誇大其詞,但讓人感覺到可以說就是這樣。市場如得了流感,這種全面價格上漲的傳導正在迅速蔓延。

戰通脹,價格保衛戰,遏製通脹,等等這樣的語境,顯然不是幾個月前“管理好通脹預期”的背景了。

穩定當前消費價格的總體水平,現在看來已成為當下處理好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雖然國務院在17日的常務會議上明確了四項措施,以確保當前物價的穩定,並強有力地提出,必要時將實行價格臨時干預。但解決好通脹問題,絕不是僅靠控製物價就能化解的。這不僅事關百姓的“幸福指數”,同時更關係到今後一個時期經濟的健康平穩發展。

目前,對通脹壓力的成因,普遍認為是超發貨幣。中國超發貨幣可能導致惡性通脹的說法,有著廣泛的市場。但同時有個現象很有意思,那就是不久前,美國動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後,美國的物價沒有產生波動和上漲。

很顯然,這從另一個角度告訴我們,中國的通脹不僅僅是貨幣超發惹的禍,但前提是中國的貨幣確實存在超發,流動性使得通脹壓力增強這是不能回避的。但如何解決,必須要綜合考慮。靠提高工資收入來對抗通脹,這是一種思路,但不是眼下就能解決的,或是說,遠水解不了近渴;靠政策補貼,也只是一時,或是局部,不能惠及大多數;靠行政手段強行控製,顯然不是根本之道;必要時實行臨時價格干預,非常有必要,但也是一時的,可能是壓下葫蘆起了瓢。

在筆者看來,強製的價格干預不利於市場經濟體製的建立和完善,關鍵的問題還是要用市場的手段。比如說“柴油荒”,解決的關鍵是打破壟斷,這同樣包括煤、氣的價格上漲。同時,我們必須看到,一些利益集團在中國已形成一些領域的價格壟斷。跟風和哄抬物價的,惡意囤積和變相漲價的,合謀漲價和串通漲價的,目前在很多領域是存在的,等等這些其實在表明,在很多領域還沒有建立完備的市場經濟體製。從另一個角度,我們還能看到,強調多年的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還是停滯不前,思路還停留在要想提高效益,實現經濟增長,就在漲價上做文章,很顯然,漲價是再簡單不過的辦法,把擴內需、促消費,變成對百姓利益的盤剝。如此思路,最終使得經濟走向反面。而這樣違背市場經濟秩序惡行,其實要遠比超發貨幣所帶來的通脹還要嚴重,這是當下中國在解決通脹問題上應高度重視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