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縣長被女子詐騙1500萬 知情人:智商歎為觀止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女能人”裙帶下的副縣長貪腐之路)

孫洪波1971年出生,2008年10月任新寧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資料圖片

2014年5月28日,時任湖南新寧縣常務副縣長的孫洪波因涉嫌受賄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法院一審認定孫洪波犯受賄罪、貪汙罪、濫用職權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六十萬元。孫洪波不服上訴,2016年8月底,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判決書顯示,孫洪波的三項罪名,都與一個叫王毅的女性有關。孫洪波大部分贓款,都被王毅騙去。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王毅是長沙的一名女子,今年52歲,有詐騙犯罪前科。與孫洪波交往時,自稱國務院某部委領導的親屬,可以幫助孫洪波得到提拔或者調京工作。

孫洪波的二審判決書顯示,“孫洪波與王毅長期存在兩性關係”。

孫洪波的妹妹孫娟(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發現孫洪波與王毅交往後,家人朋友都認為王毅“不靠譜”,勸阻孫洪波與其斷絕來往,但“孫洪波信任王毅超過信任家人一百倍”。

獄中的孫洪波懊悔不已,“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固執,一些小學生都明白,不該去做的事,自己去做了。”

新寧縣政府。2014年6月,時任常務副縣長的孫洪波因涉嫌犯罪被逮捕。新京報記者 安鍾汝 攝

曾經“口碑不錯”的副縣長

“在他當新寧縣常務副縣長的時候,口碑也不錯。”新寧縣一位官員評價孫洪波,“為人忠厚,傳統,和上下級都合得來。”

孫洪波1971年出生,湖南省新邵縣人,大學畢業分配到邵東縣仙槎橋鎮工作。曆任仙槎橋鎮國土管理員、工委委員、副鎮長,堡面前鄉黨委副書記、鄉長,共青團邵東縣委書記、靈官殿黨委書記等職務。

2002年12月任邵東縣人民政府副縣長,2005年11月任邵東縣委常委、宣傳部長,2007年10月任邵東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2008年10月任新寧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

在孫娟眼中,哥哥孫洪波算是一個比較正派的官員。

“我們家沒有什麼關係,他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從基層一步步走到現在的。”孫娟說,他們兄妹四人,一個哥哥至今在家務農。

邵東縣一名正科級官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孫洪波在擔任邵東縣副縣長的時候,幾乎沒有他的負面傳聞。”

該官員稱,孫洪波離開邵東縣的時候,還有當地的百姓為他送行。

“在他當新寧縣常務副縣長的時候,口碑也不錯。”新寧縣一位官員評價孫洪波,“為人忠厚,傳統,和上下級都合得來。”

從2010年開始,孫洪波被人發現“不正常”了。

新寧縣政府一名工作人員說,經常看到孫洪波一大早在縣政府大院里大吼,像獅子一樣。

ADVERTISEMENT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孫洪波有時候會對縣委書記、縣長拍桌子,在縣黨委常委會上,他敢倚在椅子上睡覺。看到孫洪波異常,領導找他談過話,提醒他的狀態不對,但越找他談話,他越是對著干。

孫娟也感受到了孫洪波的變化,“脾氣變得暴躁不安,動不動就發火。”

新寧縣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員猜測,孫洪波是在釋放壓力,他已經在副處的位置上呆了十幾年,調任新寧縣以後,雖然沒有犯過大錯,但是政績平平。

孫娟認為,哥哥應該是壓力太大了,當時家里出了很多事,“父親剛好那個時候病重,唯一的孩子,也犯了一種精神疾病。”

也是那個時候,孫洪波的家人發現,孫洪波開始與一個女人走得很近。

金屋藏嬌

“王毅喜歡鮮花,孫洪波專門派人買花,準時送到王毅的房間。王毅喜歡吃一種糕點,只有長沙一家超市有賣,孫洪波就派人到長沙去買。”

這個女人,正是王毅。

孫娟見過王毅幾面,“這個女人看起來溫文爾雅,面帶微笑,第一次接觸,你就會對她產生好印象。”

但接觸幾次之後,孫娟發現王毅深不可測,“臉上的表情從來沒有變過,說話都像設計好的,你根本看不出她的喜怒哀樂,像個機器人一樣。”

王毅是以“投資人”的身份出現的。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王毅以中信集團財務總監及華誼兄弟傳媒投資人,來到新寧縣“投資考察”。孫洪波出面接待了王毅。

據事後孫洪波的判決書顯示,王毅當時虛構了身份。

一些熟悉當時情況的人士透露,王毅告訴孫洪波,自己政治背景深厚,與國家、省市領導人關係密切,系時任國務院某部委領導的親屬。

知情人士稱,孫洪波對王毅深信不疑。

這位人士透露,“王毅很會演戲,在不同場合都會顯擺自己的背景。”有一次飯局,王毅當著大家的面給一個高官打電話,還專門用了免提,電話那頭的聲音和該官員一模一樣。

張洋(化名)與王毅一起吃過飯,張洋說,當時有邵陽本地幾個官員在場,飯局剛開始的時候,王毅表現低調,很優雅地跟每個人打招呼,飯局不到一半,有人聊到某高級官員,她就見縫插針,說自己認識這位官員,還講了與這位官員相處的細節。

據與王毅相識的一位邵陽人士介紹,王毅是土生土長的長沙人,沒有正式工作,離異,經常在北京、長沙兩地來往,在北京有一套住宅,在長沙的時候住酒店。

該人士稱,王毅長相一般,出生在1964年,認識孫洪波時已經四十多歲。

孫洪波很快和王毅關係密切。

新寧本地一位公務人員透露,“私下里大家經常有討論,說王毅是孫洪波的情婦。”

ADVERTISEMENT

孫洪波的二審判決書也顯示,“孫洪波與王某長期存在兩性關係”。

知情人稱,在新寧縣一個賓館,孫洪波專門為王毅裝修了一個房間。當時有人戲稱,“金屋藏嬌”。

“王毅隻要在新寧縣,孫洪波傾其所能地伺候。”一位與孫洪波熟悉的官員透露。

“王毅喜歡鮮花,孫洪波專門派人買花,準時送到王毅的房間。王毅喜歡吃一種糕點,只有長沙一家超市有賣,孫洪波就派人到長沙去買。”

而新寧縣到長沙,開車來回要七八個小時。

提及王毅,孫洪波的家人表示了極大不滿。

孫娟說,家人朋友都認為王毅“不靠譜”,勸阻孫洪波與其斷絕來往,但孫洪波甚至為了王毅,不惜與家人斷絕關係。2012年,孫洪波與妻子離婚。

“父親去世,我給他打了十幾個電話,他才願意回來。他認為除了王毅,我們都是害他的,他信任王毅超過自己的親人一百倍。” 孫娟說。

副縣長變成提款機

孫洪波的判決書顯示,王毅也是看準了孫洪波急欲升遷的心理,使孫洪波對自己言聽計從,想方設法通過實施受賄、貪汙、濫用職權等犯罪行為盡量滿足自己的各種安排和需求。

孫洪波為什麼會如此相信並討好王毅?一位熟悉孫洪波的邵陽官員認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想升官,借助王毅往上爬。”

上述官員稱,現在官員倡導年輕化,孫洪波年近五十,已經遭遇天花板,假如再在副處的位置上呆幾年,他可能永遠沒有升遷的機會。

孫洪波的代理律師張正元透露,孫洪波對王毅所稱的背後的“關係”深信不疑,試圖通過王毅的斡旋,得到提拔或者調京工作。

孫洪波的判決書顯示,王毅也是看準了孫洪波急欲升遷的心理,使孫洪波對自己言聽計從,想方設法通過實施受賄、貪汙、濫用職權等犯罪行為盡量滿足自己的各種安排和需求。

2011年10月,王毅即自導自演了一出雙簧戲。

判決書顯示,王毅提前用時任邵陽市市委書記童名謙(2014年因玩忽職守罪獲刑)的身份信息製作了一張假身份證,並用這假身份證在工商銀行開設了一個賬戶。然後,她用手機以童名謙的名義給孫洪波發了條信息,要孫洪波想辦法轉300萬元到該賬戶。

孫洪波想起王毅曾自稱和童名謙“關係很鐵”,於是將這條短信拿給她“求證”。王毅則趁機拿出戶名為“童名謙”的銀行卡給孫洪波,謊稱童因經濟問題確實需要300萬元了難。王毅還給孫洪波指路,要孫洪波去找商人劉某某辦這個事情。

孫洪波對此深信不疑,為獲得童名謙的關照及提拔,要劉某某幫他向該賬戶轉300萬元。

按王毅事後供述,這300萬元被其通過消費、套現、取現的方式揮霍一空。

之後,孫洪波多次被王毅當做“提款機”。

王毅向司法機關供述,她先後從孫洪波處詐騙了1500餘萬元。這其中,至少有700多萬元系孫洪波貪腐所得。而索賄對象,都是新寧縣本地企業主。

ADVERTISEMENT

2012年2月,王毅假稱懷孕,找孫洪波要100萬元。王毅指點孫洪波找新寧某房地產公司法定代表人鄒某某要錢。

2012年2月份,王毅以孫洪波為某商人在項目運作過程中幫了忙為由,約孫洪波和該商人見面,索要了200萬元。

2013年5月份,王毅以買房為名要孫洪波想辦法籌集100萬元房款。孫洪波即以給小孩治病為由,以借款的名義向商人劉某某索要100萬元。

孫洪波不但通過索賄為王毅買單,為滿足王毅的需求還多次貪汙,在貪汙所得的105萬贓款中,幾乎全部與王毅有關。

判決書顯示,孫洪波在擔任新寧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期間,利用主管財政、國稅、地稅、審計、統計、物價、政府辦、外事辦、金融系統和協助縣長分管人事、監察等工作的職務便利,先後多次在中國人民銀行新寧縣支行、新寧縣統計局、新寧縣財政局、新寧縣環保局、新寧縣國稅局、新寧縣外事辦、新寧縣地稅局和湖南舜皇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等單位,采取虛報開支方式貪汙公款共計105.3953萬元。

2012年12月,王毅過生日時,孫洪波陪她到長沙友誼商店購物。此次孫洪波購買了4萬多元的包、戒指等物品作為生日禮物送給王毅。這筆錢最後以協調關係開支,在新寧縣外事接待辦報銷。

2012年1月份,王毅要孫洪波想辦法給2萬元加油卡,孫洪波找到時任新寧縣統計局局長呂某某,要其解決2萬元加油卡的問題。

2012年11月,王毅要孫洪波準備一些野生甲魚和娃娃魚給她。孫洪波找到時任新寧縣地稅局局長尹某某,將5萬多元費用以公款名義報銷。

不但為王毅買單,孫洪波還為王毅的所謂“助理”曾某某買單。

2009年下半年,王毅冒充華誼兄弟公司財務總監與湖南邵東人曾某某(另案處理)相識後,曾以夫妻名義同居。為了不讓曾某某在孫洪波處揭穿王毅的虛假面目,王毅幫助曾某某歸還欠款、建房、支付家具費用和給予曾各種好處。據王毅向司法機關供述,她為此花費了600餘萬元。

2012年9月,孫洪波應王毅的要求,請人為王的“助理”曾某某在邵東老家建房做設計,為此支付設計費5萬元。其中2.5萬元在中國人民銀行新寧縣支行報銷。

2012年11月,王毅要孫洪波找人在“助理”老家新建房屋的周圍栽一些名貴樹木並處理好經費問題。孫洪波找到了時任湖南舜皇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總工程師唐某某負責此事。花費20萬元,這筆錢在新寧縣財政局以公款名義報銷。

權力的木偶

熟悉孫洪波與王毅的一名新寧商人說,在王毅要求孫洪波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有的是孫洪波並不願意去做的,但王毅隻要搬出“領導”,孫洪波就會毫不猶豫地去辦。

判決書顯示,孫洪波除了涉受賄罪、貪汙罪,還有一項濫用職權罪。利用職權為王毅“洗白”身份。

2010年8月19日,王毅因涉嫌詐騙被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立案偵查。後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王毅被取保候審。

按王毅供述,她因涉嫌詐騙犯罪被網上追逃,想將王毅這個名字的戶籍銷掉,“洗白”身份。

2012年4月的一天,王毅找到了孫洪波,稱她的戶籍資料上有違法記錄,出國受限,並以辦理出國手續陪孫洪波兒子出國治病為由,請求孫洪波替其辦一份假的交通事故死亡證明銷戶,然後再辦一個新戶口。孫洪波授意時任新寧縣公安局副局長兼該局交通警察大隊大隊長羅祥根操作。

羅祥根找到時任新寧縣交警大隊事故處理中隊副中隊長袁某某,偽造了關於王毅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和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交給了孫洪波。王毅成功在長沙戶籍地銷戶,並在新寧縣辦理了名為“田娜”的新戶口。

判決書顯示,“田娜”的年齡被更改為1971年6月17日出生,當時經辦人員曾表示因“田娜”沒有對應的戶籍信息,也沒有身份證號碼,沒辦法遷入。孫洪波當時稱遷入的是其妻子,如果出問題孫洪波會負責的。

2013年8月5日,天心區公安分局以王毅死亡已銷戶,對其詐騙一案予以撤銷。

知情人透露,王毅一開始提出讓孫洪波幫助把戶籍“洗白”時,孫洪波當時沒有答應,提出這事很難辦,要考慮一下。王毅見孫洪波猶豫,就以假冒某部委領導的名義向孫洪波發了一條信息,要孫洪波幫忙把這件事情辦好,就可以把孫洪波調到國家某部委工作。孫洪波遂答應辦理。

“知道是一個詐騙犯,還是這麼信任她,這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干得出來的。”孫洪波的辯護律師張正元說。

“我們把王毅的這些詐騙材料擺到他面前,他都不回頭,他認為王毅關係廣,可以幫到他。”孫洪波的妹妹孫娟說,孫洪波認為,王毅隻要有關係,她所有的案底啊什麼的,都是小瑕疵。

熟悉孫洪波與王毅的一名新寧商人說,在王毅要求孫洪波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有的是孫洪波並不願意去做的,但王毅隻要搬出“領導”,孫洪波就會毫不猶豫地去辦。

“孫洪波不是信王毅,是信王毅虛構出來的關係。他不是王毅的木偶,而是權力的木偶。”

孫洪波落馬後,幫其為王毅辦理“身份洗白”的羅祥根因涉嫌濫用職權罪被逮捕。後經法院審理,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王毅及其“助理”曾某某已被另案處理。知情人士透露,王毅案已審理結束,目前已收監。

孫洪波案,在邵陽當地引發熱議,有網友評論,“小學生都不會上的當,一個常務副縣長居然上當了。說明地方政治生態很不正常,讓人官迷心竅。”

湖南一位與孫洪波接觸過的媒體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公共場合,孫洪波講話、舉止得體,不像一個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官員。”該媒體人說,“看到他的報道,感覺不可思議。”

邵陽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王毅以投資人的身份與孫洪波認識不久,告訴孫洪波,投資談成了,兩個億現金就拉到你們縣里。孫洪波馬上給新寧縣一位銀行行長打電話,“準備人手數錢,兩個億。”

這位知情人士感歎,“智商歎為觀止!”

孫洪波在被判刑後,向孫娟認了錯,“我自己都不知道,當初怎麼那麼愚蠢。”

孫娟說,“他失去了一切的時候才看清一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