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我為什麼捐掉99%的財富

ADVERTISEMENT

2006年,我曾作出承諾,逐漸將我持有的所有伯克希爾·哈撒韋股票捐贈給慈善基金。這個決定讓我再開心不過。

現在,蓋茨夫婦和我正在要求幾百位美國富豪至少為慈善事業捐出50%的個人財富,所以我還是重新解釋我的意圖及其背後考量為宜。

首先,我承諾,在我有生之年或大去之際,我將把至少99%的個人財富捐獻給慈善事業。以美元衡量的話,這筆錢誠然可觀,但從相對價值角度出發,每天都有許多人向他人贈予更多。

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常常為教會、學校和其他機構作貢獻,從而放棄了原本可以用來惠及自己家庭的物質財富。他們對貧乞者的接濟和給聯合之路勸募協會的捐款,意味著放棄看電影、去餐廳就餐或其他個人享樂。相形之下,我的家人和我兌現捐贈99%財富的承諾則不需以犧牲需要或想要的東西為代價。

更何況,這一捐贈也不會讓我放棄最珍貴的資產,即“時間”。有許多人,其中也包括我的三個子女,都為幫助他人奉獻了大量時間與才華。這種贈予往往遠比金錢更有價值。對一個在困境中掙扎的孩子來說,從一個充滿愛心的良師益友處獲得培育,遠比得到一張支票更珍貴。我的姐姐桃樂絲每天都對一些人施以援手,我在這方面則做得很少。

ADVERTISEMENT

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拿出一大堆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票憑證,這些“提款存單”變現之後可以換成各種資源,從而讓那些沒能抽中人生上上簽的人獲得些許補償。

目前為止,我已經捐贈了20%的個人股票(包括來自我過世的妻子蘇珊·巴菲特的股票)。剩下的股票,我會每年捐出4%。在資產清算後最遲10年,我希望我所擁有的伯克希爾股票能夠悉數投入慈善事業。這些錢將不會用做長期性捐贈基金,我希望它們能用來解決人們的眼前需求。

擁有某些東西,確實能讓我的生活更有滋味,但擁有過多反讓我吃不消。我想有一架昂貴的私人飛機,但若擁有好幾處房產,就會成為一種負擔。很多時候,擁有越多財富,越會淪為財富的奴隸。我最珍視的財富,除卻健康,還有那些幽默有趣、個性多彩、長久相伴的朋友們。

在這個國度,那些在戰場上挽救他人生命者會被授予勳章,好老師會被回報以學生家長的感謝信,而那些能夠發現公司股票錯誤定價的投資者,則會被饗以數億資財。一言以蔽之,命運的安排反複無常,無人能確定誰會抽到上上簽。

我和我的家人不會為我們的非凡好運感到罪惡,相反,我們充滿感恩。假使我們把多於1%的財富花在自己身上,我們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並不會因此加強。然而,剩下的99%財富卻能對他人的健康與福祉產生莫大影響。這一現實為我和我的家人指明了道路:留下的財富夠花即可,其餘則贈予社會,去滿足更多需求。這份捐贈誓言,就是我們踏上慈善之路的開始。(巴菲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