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五問外彙2017:彙率波動對老百姓有多大影響?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媒體五問外彙2017:彙率波動對老百姓有多大影響?)

五問外彙2017

監管層持續加強外彙管理,分析稱2017年人民幣貶值壓力將小於去年,個人不必急於換彙。

2017年開年的外彙市場,給了許多人一絲“寒意”。

2016年12月31日晚間,國家外彙管理局發布消息稱,外彙管理部門對個人外彙信息申報管理進行完善,細化了申報內容,強化銀行真實性、合規性審核責任,對個人申報進行事中事後抽查並加大懲處力度。

一時間,“外彙管製”的傳言不絕於耳。為此,國家外彙管理局1月13日再度公開發聲稱,所謂“外彙管製”的消息不實,外彙管理部門積極支持貿易投資便利化,未對彙兌和跨境收付等采取新的管製措施。

中國的外彙市場究竟面臨怎樣的大環境?新的外彙環境會對普通人產生怎樣的影響?未來政府會掀起新一輪的“外彙保衛戰”嗎?在當前的外彙大環境面前,投資者該怎樣守好自己的“錢袋”?

分析人士認為,外彙監管趨嚴,防範資本外流已經成為共識,人民幣在2017年可能還將面臨小幅的貶值壓力。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首先要做到的是不必忙於跟風換彙,同時可在國內尋找投資機會。

1 今年是否會掀起外彙保衛戰?

嚴控資本外流已成為學界共識

事實上,從近期監管層嚴控資本外流的舉措來看,國家層面的“外彙保衛戰”已經展開。

中國人民銀行1月7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去年12月末我國外彙儲備規模為30105.17億美元,較11月底下降410.81億美元,降幅為1.3%。這是自去年7月以來,外彙儲備連續第六個月縮水,但並未跌破三萬億關口。另外,2016年外彙儲備全年下降3198.44億美元,下降幅度為9.6%,不過,全年下降規模較上年同期少降了1928.12億美元。

雖然官方並沒有對外彙儲備下降的影響做出評價,不過近期央行采取的號稱“最嚴”的換彙舉措從側面說明了問題。

2016年12月30日,央行下發規定,自2017年7月1日起,對跨境超過20萬元人民幣的交易,銀行需要上報給央行;隨後又於2016年12月31日晚間對銀行下發文件,從2017年1月1日起,個人購彙申報需要細化到用途和時間,禁止個人將外彙在境外用於買房及證券投資。

此外,從去年開始,監管層就一邊在大力打擊地下錢莊,一邊對“國內企業的投機或避險需要”和“國內個人資產配置需要”,包括境外金融投資、購置房產、保險等加強管理。

在學界方面,嚴控資本外流是共識,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於近日撰文稱:“目前最大的風險應當是中國貨幣存量居全球最高所導致的資金的迅速外流。同時,這種資金外流又會導致彙率的快速下跌、人民幣的巨幅貶值。資金外流與彙率下跌形成一個雙螺旋式的向下通道,將導致國內金融體系迅速失血,資金周轉不靈。”李稻葵認為,應該資本管製與彙率干預雙管齊下。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認為,外彙儲備是我們國家的儲蓄,是我們的國民財富,用掉了就沒有了。隨著外彙儲備的逐漸減少,對於干預外彙市場的能力就越來越低,資本外逃的速度可能更快。

ADVERTISEMENT

2監管趨嚴會帶來哪些影響?

加強監管有利於穩定人民幣外彙預期

臨近歲末,政策面上的外彙監管趨嚴引起市場熱議,那麼此輪管製會對金融市場產生何種影響呢?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袁鋼明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央行這一政策頒布後就對外彙投機市場起到效果。袁鋼明說,“因為投機要看政策的動向,盡管對居民換彙沒有起到實際的影響,但投機人民幣貶值的人如果一看政府阻礙外彙投資的措施了,就會估計到外彙流出的減少,會減少人民幣貶值的機會,那麼做空人民幣貶值的人就會遇到虧損,所以效果馬上產生了。”

前海開源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認為,收緊外彙,有利於減少資金外流,從而穩定人民幣彙率,改變人民幣貶值的預期。

“新年以來,人民幣彙率開始出現強勁反彈,其中一方面是由於美聯儲新年有投票權的委員多數是鴿派,所以加息有望減緩,方便央行采取措施穩定彙率。”楊德龍說。

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表示,相關措施對穩定人民幣彙率預期和外彙市場,起到直接的作用,間接穩定了資本市場和金融市場。但外彙收緊的消極作用也會有所顯現,相關措施可能會影響到外彙改革開放的嚐試,“我們對外投資的步伐可能也會因此有所減慢。”

此外,王劍輝認為,人民幣彙率國際化的步伐和自由兌換的預期也會因此受到一些影響。

“加強外彙監管也是管理預期。”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稱,如果外彙監管趨緊的話,資金很難出去,對股市有一定支撐,但如果貨幣政策繼續收緊,實際上股市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3 彙率波動對老百姓有多大影響?

分析稱彙率風險對股市和樓市影響不大

在複旦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孫立堅看來,所謂的人民幣兌美元彙率的“貶值”,一開始是源於美元的強勢,而實際上人民幣對於歐元、日元等貨幣仍然保持了穩健的水平。

“這種貶值會給人民帶來一種預期,就是說大家都估計美元要漲、人民幣要跌,大家就都去國外尋找美元資產保值增值。”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對記者表示,“大家都拋售人民幣,人民幣怎麼增值?”

這種由預期帶來的“貶值”,對老百姓生活、經濟有多大影響?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袁鋼明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從理論上分析,如果人民幣“貶值”,就可能造成資本從股市、樓市等投機性比較強的市場抽出,以尋找國外回報率更高的項目的現象。

“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彙率風險對於今年的股市和樓市影響不大。”袁鋼明說。

從整體來看,2016年的股市延續了2015年下半年以來的震蕩走勢,較前年的最高點,上證指數已經跌去逾2000點。袁鋼明表示,此時的股市已經“跌無可跌”了。

ADVERTISEMENT

袁鋼明認為,從曆史經驗來看,樓市是政府著力支持的一個市場。“所有各個行業的最優惠的貸款政策,各種刺激需求的措施,相當一部分都在樓市。”袁鋼明稱,“在這種情況下,彙率波動根本影響不動房地產。”袁鋼明說。

4人民幣會升值還是會持續貶值?

分析稱人民幣仍將面臨貶值壓力,但小於2016年

在2016年2月的G20峰會上,央行行長周小川表態稱:“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隨後2016年全年,央行在人民幣彙率問題上一直維持了該說法。

不過,據wind數據顯示,2016年人民幣相對美元總體趨弱,全年貶值約6.67%,對一籃子貨幣貶值幅度為5.13%。

在目前對人民幣貶值的原因分析中,美聯儲加息,川普上台刺激美國經濟,美元走強被認為是人民幣弱勢的主要原因。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也在2016年12月22日稱:“最近人民幣等多國貨幣兌美元貶值主因市場預期變化,沒有太多的基本面因素。”他認為:“2016年11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加速貶值主因美元指數走強。”

企業的反應更加敏感,人民銀行數據顯示,2016年12月份外彙儲備餘額下降410億美元至3.011萬億美元。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稱,根據統計去年約有560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主力是企業。

學界的態度較為一致,目前學界認為今年人民幣貶值壓力仍然存在。不過,產生分歧的是,市場對於人民幣長期貶值的幅度大小觀點不一。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表示,“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會繼續存在,但是貶值的幅度不是沒有邊際的,我們有一個底線,不能讓彙率貶值超過25%。”

李稻葵認為,“明年人民幣對美元的彙率貶值不會貶過5%。”除此之外,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仍面臨貶值壓力,但一個基本的判斷是貶值幅度可控,並且貶值幅度會比2016年小一點。

5 普通投資者該如何理財?

不必忙於跟風換彙,可在國內尋找投資機會

在國內低利率、以及資本市場波動的情況下,優質標的難尋,去年國內居民赴港買保險、境外投資一度成熱門話題。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外彙監管趨嚴之後,如何調整自己的理財策略呢?

“這次限制更多是針對個人、家庭的投資者。”王劍輝分析稱,對於普通投資者,首先不要盲目跟風,配置外彙資產對於資產升值、保值的作用相對有限,因為個人外彙資產占比不是很大,也不需要占比很大。“除非家庭有剛性需求,比如境外留學、消費,這是正常的兌換不受影響。從資產保值、升值的需角度,不必要有人民幣貶值的預期而急於換彙。”

肖磊也表示,在外彙監管趨緊下,上半年換美元不是一個好選擇,一方面是因為美元大漲之後有回調需求,另一方面經過了近三年的貶值,拿人民幣換美元的成本已經比較高。

而對於希望能夠借彙率變化獲得投資收益的投資者,王劍輝認為,此次投資者受到影響比較明顯的是境外投資,比如買房、購買債券、保險等,特別是金額較大的部分。而這部分如有境外居住、活動的需求,配置是合理的。否則,因為境外資產配置也面臨較多的不確定性,比如在美國買房,並不保證房價一定上漲。“在這方面,不要用國內的理念套用,進行國外的房地產投機。”

ADVERTISEMENT

王劍輝表示,如果有境外金融投資需求,目前有深港通、滬港通、QDII等,投資者可以充分利用。同時,投資者的預期要放長遠,“人民幣目前有階段性貶值壓力,但人民幣國際化是趨勢性,長期仍然是看多的。”

楊德龍建議,投資者可多在國內找機會,而不是出境投資。“A股可能成為2017年最大的驚喜,可以多配置藍籌股或買入藍籌基金,也可買入FOF基金,來實現懶人理財,由專業的基金經理負責投資優質的基金。”

肖磊認為,伴隨利率的回升,貨幣相關(比如貨幣基金)固定收益類資產可配置一些,收益會逐步上漲。而投資者對外彙投資的需求,可能轉換到對黃金的需求,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價格是一個很好的方向。

 - 市場

2016人民幣“震蕩走低”

據wind數據顯示,2016年人民幣相對美元總體趨弱,全年貶值約6.67%。

回顧2016年人民幣彙率走勢,人民幣國際化、美元走強,外部環境成為人民幣彙率變化的年度關鍵詞彙。

2016年春節後,隨著美元指數開始疲軟,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呈現雙向浮動態勢,波動幅度明顯加大。自2016年3月以來,美元指數不斷走弱,為人民幣彙率的企穩贏得了難得的窗口。

而從2016年5月以來,受避險情緒以及美聯儲夏季加息預期重新升溫的影響,美元大幅反彈,人民幣兌美元彙率開始呈現震蕩下行態勢。6月24日,英國退歐公投結果公布後,美元指數一度上漲至96.7,當日漲幅達3.7%,受此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彙率應聲下跌。

不過,2016年7月,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出現小幅回升。7月6日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在6.68-6.70區間內小幅震蕩後,於7月19日開始出現回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在岸即期彙率以及離岸即期彙率分別於8月9日收報於6.6594、6.6619以及6.6626

市場普遍認為,這是央行在人民幣6.7關口進行“爭奪”操作。人民幣對美元和對籃子貨幣“雙升值”。央行先是轉為進行“少貶、多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的操作,允許CFETS指數小幅走升。

而從2016年8月至今,美元在二季度GDP增速遠遜預期和非農數據大幅好於預期的交織影響下,人民幣再次重回震蕩下行走勢,“策略性貶值”如期重啟。以至於在一個月內,人民幣連續突破6.8、6.9關口。

 - 政策

“寬進嚴出”成2016外彙監管重點

在彙率戰焦灼的時刻,另一個方向,“寬進嚴出”成為2016年外彙監管的關鍵詞。

個人換彙要求更加嚴格

2016年1月1日,國家外彙管理局官網刊文稱,將完善個人外彙業務“關注名單”管理,將存在借用他人額度辦理結售彙行為的個人,直接列入“關注名單”——即所謂“黑名單”,違規者一旦入“黑名單”,將被剝奪兩年合計10萬美元的換彙額度。而不同的三個國內賬戶向同一個海外賬戶彙款就會被識別為螞蟻搬家行為。

除此以外,一年後,外彙管理局就修改了個人外彙信息申報管理辦法,居民購彙政策的操作監管變得更加嚴格。在原本的基礎上,居民購彙時填寫的《個人購彙申請書》明確,“境內個人辦理購彙時,不得用於境外買房、證券投資、購買人壽保險和投資性返還分紅類保險等尚未開放的資本項目。

香港“中轉”遭到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下半年中國銀聯停止內地客戶在港刷銀聯卡繳納保費,此前刷銀聯卡繳納保費可以不占用外彙額度,從而規避個人外彙兌換限額,因此人們興起在境外用銀聯卡刷人民幣購買美元計價的保險,形成美元資產,在過去的5年間,赴港投保趨勢直線上升,這一現象的催生因素就是人民幣貶值,而美元在走強。

從10月29日淩晨零時起,全面暫停以銀聯為支付渠道,繳納香港保險保費,範圍涉及香港所有保險公司及產品。彼時出現了連夜乘飛機前往香港購買保險的新聞。境內資金借香港中轉出逃的路子被堵住。

企業海外投資受嚴格審核

在企業方面,借投資之名行資本外逃之實受到高層關注。12月6日,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彙局四部門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將密切關注近期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

早先11月28日,四部委就曾作出表態,將繼續對所有境外投資交易推行備案製管理,且將對跨境投資交易實施嚴格審核。

而據《經濟觀察報》報道,未來投資額超過100億美元的對外投資、投資額在10億美元以上的非主營項目大額並購投資以及國有企業10億美元以上的境外房地產交易這三類對外投資將有可能受到嚴格審查。

在嚴格個人、企業結彙業務審查的同時,2016年2月份國家外彙管理局頒布實施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外彙管理規定》,則放寬了外資進入國內資本市場的投資額度。“寬進嚴出”,鼓勵外資流入的政策導向顯露無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