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理財經:通縮對投資者意味著什麼

ADVERTISEMENT

當你為上周末的郊外野餐購物時,有一件事你可能幸免了:更高的物價。

ADVERTISEMENT

你買的雞腿價格可能比去年更低了。美國勞工部表示,雞肉價格較上年同期實質持平或下降。土豆、面包和花生醬等其他食品的價格也下降了。降價不僅限於食品,今年迄今從服裝到家居用品都更便宜了。政府說,除去醫療保健外,過去6個月消費者物價基本持平。

對於那些幾十年來都習慣於通脹的人來說,這是新的轉折。我們已習慣於從個人電腦到智能手機等新電子產品的年年降價,但現在降價潮已涉及各個領域。經濟正瀕臨通縮的邊緣。

就像格羅斯在《Slate》雜誌上說的那樣,通縮並不總是壞事。當通縮僅僅是生產力上升的結果,它是件好事。

但如果通縮是經濟放緩加劇的結果,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如果你沒有工作,或5年來沒有得到提升,便宜的花生醬帶來的安慰無濟於事。

ADVERTISEMENT

這是經濟的走向嗎?還不能作出判斷。從上周五慘淡的失業數據到美國經濟周期研究所糟糕的每周領先指標,幾周來的經濟指標越來越差。

盡管如此,如果我們進入了物價持平或下降的時代,一件不得不改變的事情是,我們看待利率的方式。

無論你是借款者還是儲蓄者,重要的不是名義利率,而是“實際”利率,通脹後的回報率。

根據勞工部數據,過去20年來盡管通脹率一直在下降,但官方數據平均每年約為2.6%。如果降至零,人們就得調整思維了。

ADVERTISEMENT

美國30年期國債利率為3.9%,除去大約一年半前金融危機嚴重時期一段較短時間,國債利率處於紀錄低點,國債對通縮進行著巨大且風險較高的押注。

與此相似的是,借款者在信用卡上的花費比他們意識到的更多。根據Bankrate.com數據,那些每月均有餘額的信用卡用戶平均每年支付逾14%的利率。

美聯儲的數據顯示,上世紀70年代初以來,信用卡餘額的平均利率一直高於16%。為了反應當前的放緩,當扣除通脹因素後,我關注了6個月的年率,“實際”平均利率不到12%。換句話說,目前的實際利率高於均值。

我們思考時習慣用名義利率,這是危險的習慣,尤其是當通脹率可能正在經曆轉變的時候。可能,就像現在的情況一樣。

(本文作者Brett Arends 系《華爾街日報》網絡版專欄作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