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曼“謝幕”深發展:這5年沒有遺憾

ADVERTISEMENT

5月26日下午,位於深圳深南大道上的深發展大廈32樓國際會議廳里,來自深圳發展銀行(下稱“深發展”)的法蘭克·紐曼(FrankNewman)及肖遂寧分別與來自平安銀行的理查德·傑克遜以新的方式握手,歡迎這個來自新股東方的代表正式進駐深發展。

ADVERTISEMENT

這也意味著,執掌深發展五年、現年68歲的紐曼即將從深發展這個“舞台”上謝幕。

近日,深發展董事會宣布,紐曼辭去深發展董事長及首席執行官的職務,待銀監會核準繼任者任職資格之日起生效。深發展董事會同時宣布,紐曼將為銀行的高級顧問提供谘詢直至2010年年底。現任行長肖遂寧辭去行長一職,董事會同時審議通過肖遂寧為新任董事長,審議通過聘任理查德·傑克遜為新任行長。以上任職資格有待銀監會核準。

“過去五年里,深發展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而這些變化的點點滴滴無不承載著紐曼先生的辛勞。他的堅韌和他的智慧帶領著深發展全體團隊從極其困難的處境、在外部環境高度製約的條件下,走出了一條自己發展,自我強大的道路。”深發展新任董事長肖遂寧在他簡短的發言里,概括了紐曼對深發展的貢獻。

如此“保守”?

5年前的6月,紐曼走馬上任深發展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自此也開始了一段他自稱為“美妙而享受”的工作曆程。

來中國之前,紐曼並沒有在中國的工作經曆。在美國金融界,紐曼的聲名赫赫:他曾經作為美國財政部唯一代表與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共事,也曾令三家深陷困境的銀行起死回生,他的傳奇經曆使他成為政界和商界的“兩棲明星”。而這些,也是新橋委托他來“拯救”深發展的主要原因。

在新橋入主深發展之前,這家最早的股份製上市銀行,曆史上遺留的問題並不能令人樂觀。據深發展2004年年報披露的數據,其當年不良貸款比例達11.4%,核心資本充足率只有2.3%,離當時監管部門4%的監管底線還有一大段差距。

在深發展,紐曼擔任著“風險控製者”以及“價值發現者”的角色。

ADVERTISEMENT

紐曼進入深發展之後,深發展的公司治理結構發生了一系列變化:建立了總行到分行的財務和信貸的執行官製度,內部審計也被獨立出來。

紐曼對風險有一個形象的比喻:“一個愚蠢的銀行家,當他的手指在爐火上被燙到時,會馬上把手拿開;但是,過一會,這個人又會走回來說,我還是把手放在上面吧,只要我把手拿遠一點就行了。他忘記了,火還是很大。”

紐曼對風險控製有極其謹慎的態度,甚至有中層管理干部“抱怨”:這個久居美國銀行界的美國人怎麼能如此“保守”?

紐曼一直認為,銀行不應該做不熟悉的業務。因此,在2005年紐曼初到深發展的時候,深發展就清理了此前所購買的美國次級債券等風險不太確定的投資。而在金融風暴前,華爾街有許多公司極力動員深發展購買金融衍生品,都被紐曼拒絕了。

同時,在近兩年中國銀行業紛紛涉足綜合金融的情況下,深發展卻始終將精力放在其擅長的貿易融資與個人按揭業務上。而這兩個業務,也成就了紐曼作為“價值發現者”的角色。

據深發展內部人士透露,供應鏈金融以及雙周供等產品,都是深發展原有的業務,是紐曼發現肯定後,才將其推廣至全國的,也因此成就了深發展上述兩項業務在同業中的領先地位。

在紐曼的領導下,深發展近五年時間里資產質量有了極大的改善:2009年底,深發展不良貸款餘額24.44億元,不良貸款比率則維持在0.68%的較低水平,撥備覆蓋率則提升至162%。

“中國金融的改革曆史會記錄深發展的改革曆程,而深發展的這一段變革一定會高度讚揚紐曼先生對深發展的貢獻。”在昨日的發言中,肖遂寧如此評價紐曼。

ADVERTISEMENT

“在深發展沒有遺憾”

在深發展,紐曼除了作為領導者的角色,也被形容為“老師”。

在深發展32樓的圓形階梯會議室里,來自全國的媒體經常能看到令人眼熟而又新鮮的一幕:在一個半小時的新聞發布會現場,紐曼經常就這樣由始至終地站在主席台上,以幽默的語言應付媒體各種尖銳的問題。媒體的同行里經常戲稱這是去聽紐曼“上課”。

與此同時,深發展的管理層也把紐曼視為亦師亦友的角色。

“在我多次與同業及監管部門的接觸中,時時刻刻能感受到大家對紐曼先生的尊敬,而作為他的同事,我也像他的學生一樣,經常能感受到他的專注。”肖遂寧昨天會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將其與紐曼的關係形容為“保守”加“保守”的兩個人,而正是這樣的組合,在深發展內部卻起到了互相協調的作用。

紐曼在回顧自己在深發展五年的工作經驗時則說:“過去的五年對我個人而言是一段非常非常難忘的經曆,能有機會在這家銀行工作五年對我來說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也曾有過幾次這樣的經曆,但這次尤為難忘,因為這是在中國,而且我們沒有靠政府一分錢的資助成長起來,我對此感到非常驕傲。”

他同時對過去五年在深發展銀行的工作感到滿意。“當然我們回頭去想以前作出的一些決定時,總會覺得如果那樣做可能會更好,但是深發展這五年的成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想我沒有任何遺憾。”

對於其離開深發展後的去向,紐曼表示目前還沒有具體的打算,但他表示他對中國的熱愛之情非常深,他希望個人仍然能有機會做一些與中國相關的事情。 (謝少萍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