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興通訊為例,說說做投資最難的事情是什麼

ADVERTISEMENT

一位朋友問我:你認為做投資,最難的事情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在充滿不確定性的資本市場,找到有確定性的投資策略。

這句話,炒股沒有五年經驗的,基本是不會懂的,所以我又更自信的和他解釋了半天。

在股票交易中,賺一兩次其實是很容易的,或是恰好碰到牛市大家都漲,又或是恰好買到了業績提升的公司享受到了估值修復的應有行情。

但持續賺錢,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甚至是很難。以至於,最後浪退潮了,裸泳的人就很多,大概的比例就是70%的人虧錢,20%的人不賺不虧,而僅僅只有10%的人是賺錢的,至於能夠持續賺的,想必是更少的。

怎樣才能持續的賺?

依我看來,最最有效的方法是找到有確定性的投資策略。

什麼是確定性的投資策略?就是在你做投資決策的那一刻,你的收益就大概率是確定的,最理想的狀態是,我買一個股票,我買的時候,就知道,我大概率是能賺錢的,只有很小的概率虧錢。就像玩德州撲克,我手拿AA,公牌翻出三張不同色的A93,這樣的情況我Allin(全下注),就是大概率賺錢的,只有在對手手握99或是33,還需要公牌再翻出一張9或是3的情況下,才會被翻盤。

ADVERTISEMENT

這樣的投資決策,就是確定性投資策略。

在股市裡,有沒有這樣的策略?我說有,最近漲粉很快,開心了,分享給大家。

在投資裡,有四種投資情境,好企業低價格、好企業高價格、壞企業低價格、壞企業高價格。

最好的策略是好企業低價格,更容易把握的是壞企業低價格,而好企業高價格風險不可控,壞企業高價格二傻才會去買。

值得注意的是,買入價格在決策以後就不變了,而好企業壞企業不是絕對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司發展變化,好壞會變化。

有些企業本來是很好的,但因為一些突發的原因,被大家評判為不好的企業,這樣的機會,是最最大的,因為買企業就是買未來預期,做一個買賣決策,安全變數在於企業基本面由壞變好以及價格由低估到估值恢復。

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伊利,在三聚氰胺事件的影響下,一個好企業被大家評判為不好的企業,股價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如果你可以理性的衡量這次事件對公司基本面的影響是不可持續性的,就可以做出明智的趁股價低估買入的決策,等待你的,就是大概率確定可以賺錢的結果,當然,事實證明,伊利之後股價漲了N倍。

ADVERTISEMENT

類似的事件驅動型投資,就是大概率確定的投資策略。

再舉個例子,就在前幾天,通訊行業巨頭中興通訊宣佈與美國達成和解,將支付8.9億美元(約合61億人民幣)罰款以解決美國的貿易製裁,要知道,中興公司2015年一整年的利潤也就32億人民幣,如此大額的罰款,本身就是一個利空訊息,中興通訊的2016年業績快報上,也有顯示,因為這次的罰款,中興通訊在2016年年報業績利潤,將會是虧損狀態。

如圖:

一般的投資者一定會認為,這個是利空,不看報表的散戶更是會想當然的將中興通訊這家本來很好的公司,視為不好的公司,並且錚錚有詞的說,你看,它2015年還能賺32億呢,2016年就虧損了,不好了……

但理性的講,罰款是會短期影響中興業績報表,起碼數字就不好看了,但對於一家國內數一數二的通訊領域的巨頭,對於一個2016年業績快報中年營收1012億元,同比增長1.04%,淨利潤38.3億元,同比增長19.24%(雖然計提本次罰款後,歸母淨利潤為-23.6億元)的公司,影響僅僅是短期的。

我們再看中興釋出的2017年一季度業績預告,預計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0%~20%,歸母淨利潤11.5億元~12.5億元,同比增長21%~32%。靴子落地以後,消除發展不確定性,盈利能力在一季度已經很猛。

ADVERTISEMENT

作為中興供應鏈上的重要合作夥伴,2月下旬,中興通訊聯手高通和中國移動,宣佈計劃合作開展基於5G NR規範的互操作性測試和 OTA外場試驗,隨後中興又與Intel正式簽訂IoT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聯合建立創新實驗室,聯合研發麵向未來的IoT關鍵技術。

隨著全球科技力量的推動,5G商用程式正不斷加快,全球 ICT產業也面臨著持續性變革,在這一輪變革中,中興通訊在5G產業化方面已處於業界領先水平,新的增長點已經顯現。

而與此同時,中興通訊的股價卻從去年12月的17.68元已經跌到了現在15.28元。

人棄我取,在別人看到危機的時候,通過對財務細節的分析以及對商業大勢的理解,聰明的投資者才能做出相反於大眾卻大概率正確的判斷。

類似的事件驅動型投資,就是大概率確定的投資策略。

而投資,難就難在你要在充滿不確定性的資本市場,找到有確定性的投資策略,這本身就是反人性的,這本身也是不容易的,但同時,這也是最重要的。

» 雪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