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觀的預測閃現:今年秋季是1990年秋季的倒影

ADVERTISEMENT

1990年的A股仍處於繈褓期,實物交割的股票跌破百元面值乏人問津,根本無法反映實體經濟,因此在2010年秋季看不到1990年秋季的倒影。但是感謝彼得林奇對於其投資經驗的總結,讓我們能夠在2010年秋季看到1990年秋季的倒影。

20年前的秋季,人們對於美股的反感,已經不僅僅是簡單的避而不談,他們甚至會非常急切地告訴你為何看空股市,恰如今年股指期貨推出之後,A股也是長空短多,空方始終牢牢占據著製高點,而多方始終顯得羞羞答答。

彼得林奇特意收集了1990年秋季的一部分美國報刊,為人們重現了當時美股投資氣氛的低迷:

“房地產市場崩潰”——《新聞周刊》;

“高租金使年輕人無能力租房”——《商業周刊》;

“房地產崩潰危機金融機構”——《美國新聞》;

“不知美國經濟還會衰退多久”——《華爾街日報》;

ADVERTISEMENT

“焦慮時代的生存指南”——《新聞周刊》;

“美國還有競爭力嗎?”——《時代》周刊;

“你的銀行能幸存下去嗎”——《美國新聞》;

“艱難度日”——《紐約時報》;

為了標榜自己不是憤青,彼得林奇收羅的這些大字標題在當時還算是比較樂觀的。

比照2010年秋季A股面臨的經濟和輿論環境,兩者何其相似:“蝸居”和“蟻族”這兩個新名詞,折射出小白領就業和住房的艱難,與上述“焦慮時代”、“艱難度日”、“高租金”幾乎一致;國內經濟結構轉型難題與當年美國競爭力問題相似;今日國內金融地產業所面臨的困境,在當年的美國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令1990年秋季雪上加霜的是美國在海灣地區還有一場沙漠戰爭要打,與21世紀的伊拉克戰爭不同,在1990年秋季時,伊拉克軍隊人數排名全球第四,軍事戰略家們普遍認為美軍將會是慘勝,因此當年巴倫投資圓桌會議認為道指也將血流成河。可是次年的海灣戰爭速戰速決,1991年的美股居然演變成20年來最好的牛市。而21世紀的這場伊拉克戰爭卻是曠日持久,成為美國財政的巨大負擔,美股走熊也間接受其影響。

今日國內經濟面臨的外部環境沒有戰爭之憂,但卻時常受到全球經濟二次探底的打擊,2008年滬指1664點和今年滬指2319點皆拜金融海嘯和歐元區危機所賜,因此現在A股投資者對於全球經濟二次探底的擔憂絕不亞於當年美股投資者對於海灣戰爭的擔憂。8月底、9月初日本和美國這兩家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相繼出台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刺激計劃的核心是公路、鐵路、航空等基礎設施建設,甚至還準備專門設立基建銀行配套融資,這意味著全球經濟二次探底的概率會降低,同時投資者對於國內銀行的估值判斷可謂過慮了。(薑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