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住房貸款仍會以較快速度發展

ADVERTISEMENT

“從整體來看,住房貸款還會以比較快的速度發展。”周小川說。

3月10日,69歲的中國人民銀行(下稱央行)行長周小川亮相梅地亞中心兩會記者會,與央行副行長易綱、副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以及副行長範一飛,共同就“金融改革與發展”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這是一場市場期待已久的釋出會,關於人民幣匯率問題被高頻問到,周小川認為2017年人民幣匯率比較穩定,住房貸款仍會以較快的速度發展。

今年的人民幣匯率會相對穩定

2016年下半年開始,匯率出現了比較大幅度的變化,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要堅持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方向,同時也要穩定人民幣在全球貨幣當中的地位。2017年央行有哪些工作保障匯率的穩定?

周小川分析,2016年下半年市場匯率波動受多種因素影響。他舉了兩個例子說明:第一,2016年下半年,中國對外投資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銷比較猛一些,每年下半年這個季節都會多一些,去年多得明顯一些,也包括有一些企業在外面收購的熱情比較高。

ADVERTISEMENT

第二,美國大選,川普當選,之後出現了很多和一般人預期不太符合的變化,因此導致美元指數上升比較猛。在這種情況下,匯率波動比較大。

“我們有關政策方面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但是在執行和監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細一些。”周小川預測“今年的人民幣匯率應該比較穩定。”但是不排除2017年不確定性事件的發生,正常的匯率波動是一個常態。

“人民幣匯率保持彈性也是一件好事。”易綱補充。

另外,潘功勝透露“正在穩步地推動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一是境外機構到中國市場發行債券,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熊貓債”。去年發行了600多億人民幣。二是推動了境外機構投資中國的債券市場。

潘功勝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的穩步增長,人民幣的國際化發展,中國金融市場更加開放,中國債券市場開放的潛力比較大。下一步,人民銀行會完善相關製度的安排,比如法律、會計、審計、稅收、評級等方面的製度安排,為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市場提供一個更加便利和友好的製度環境。同時,推動金融市場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跨境合作。

住房貸款還會以較快速度發展

去年新增貸款和融資總量都創紀錄,加之今年貨幣政策轉向穩定中性,而且強調防範風險,這會不會遏製信貸的增長勢頭?去年新增貸款接近40%的比例,今年是否會發生變化?路透社一位記者在現場問道。

ADVERTISEMENT

周小川迴應,去年社會融資總量、信貸增長大概都是12%、13%左右的速度。一方面,中國經濟有潛力繼續增長,另一方面,從整個國際情況來看,G20也在號召20國進一步努力促進經濟的復甦,在原有基礎上將GDP增長再提高一些。

從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來看,M2的預期增長目標為12%,非任務目標。在社會融資和信貸方面將大致按照這個速度進行。不排除在執行過程中根據經濟的反饋資料和實際情況進行適度微調。

“去年,房地產信貸裡面增長比較快的主要是個人購房貸款。”周小川從結構上分析,個人購房貸款的增長,一方面有助於居民買房子,同時,在一些城市特別是三四線城市住房庫存比較多,有助於降庫存。但他同時認為,這又促使在一二線城市住房價格上升。

周小川認為,總體上來看,個人通過住房貸款購房以後,實際上資金就轉到開發商。房地產開發是一個很長的產業鏈,會帶動一系列產業供給,所以這個貸款不能簡單看作是買房子,實際上會傳遞到相當大的產業鏈上。同時,這個產業鏈還帶動與它相平行的一些產業鏈,比如家用電器等。

“總體來說,住房貸款在中國還會以相對比較快的速度發展,但是確實要適當平衡。隨著住房產業的政策調整,估計會適當放慢。”周小川表示。

融資難會逐漸調解: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

近日人民銀行在公開市場上利用各種工具,市場認為在引導貨幣市場利率上行,有人擔憂會傳導到實體經濟頭上,加劇實體經濟“融資貴、融資難”的情況,甚至有市場聲音認為,央行在收緊貨幣政策,以後還會有加息的可能。

ADVERTISEMENT

“我們的貨幣政策是穩健中性。”周小川解釋,中央銀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帶有引導市場價格、引導預期,同時傳導貨幣政策的意圖。但是不見得對每次操作數量、價格都要作出過度解讀。“貨幣政策在穩健方面適當做得更加中性一些,會有利於我們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很多企業要‘三去一降一補’,如果貨幣太鬆的話,壓力就不夠。”

周小川並不否認“融資難、融資貴”的現象,他同時指出,中小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比例實際上每年都是在上升狀態。目前中國人民幣企業貸款60多萬億元的大盤子下,已經實現了貸款餘額大型企業、中型企業和小微企業三分天下。周小川說,以前是大型企業佔一半以上,中型企業和小型企業佔的比例比較小一些。大概從2010年左右開始,貸款新增量中大型企業、中型企業、小型企業基本是三分之一了,但是餘額還有很大的差距。而到去年,大、中、小三個組成部分都是三分之一。

他認為,在經濟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銀行業、金融業自己也在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就是說,要更多地面向中型企業、小微企業。因此,融資難的問題會逐漸有所緩解。而價格問題除了名義價格,還要看實際價格,這跟物價和其他因素有關係。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