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價時代”未走 “高房租時代”已近?

ADVERTISEMENT

今年以來,伴隨著一道道“限購令”的發出,我國部分熱點城市房租上漲的趨勢繼續放大,一些觀點就此認為我國樓市在未離開“高房價時代”的同時,又在跑步進入“高房租時代”。

“高房價”也好,“高房租”也罷,都是我國樓市“非健康”時出現的“症狀”,我國樓市的“症結”究竟是什麼?該如何“根治”?正在此間舉行的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為我國樓市做“診斷”。

診斷一:需求不斷 內火旺盛

近幾年,我國房價一路上揚,“望房興歎”開始困擾越來越多的群體。

“現在房價這麼高,很多人買不起房子,但對房子的需求並沒有減少,比如一些剛畢業在大城市參加工作的大學生、準備結婚生孩子的年輕人,在城市打拚的農民工,他們都想擁有自己的住房,買不起就只能選擇去租房子,所以租金也會隨著漲。”全國政協委員張小玲說。

隨著我國城鎮化步伐不斷加快,越來越多的農村人湧入城市,越來越多的小城市人口湧入大城市,無論是買是租,這都對住房提出了要求,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剛性需求,這無疑讓房價和房租的上漲有了內在動力。

全國政協委員賈康說,從我國的情況來看,重點城市中心城區的房價總體還是會向上走的,因為還是會有很多購買者去爭奪購買中心城區的不動產,而這些不動產又相對有限。

ADVERTISEMENT

診斷二:“限購令”治標 治本仍需增加供給

近一段時間,我國一些一線二線乃至三線城市相繼出台“限購令”,政府應用行政手段凸顯出其調控的堅強決心,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租金的上漲,“限購令”究竟會對房地產市場產生什麼影響?

一些代表委員指出,“限購令”可稱為一劑“猛藥”,其在短期內可以對房價起到刹車作用,但只是治標之策,治本之策是增加供給,這個供給包括土地,包括保障性住房等。

“價格是由供需決定。無論是房價漲還是房租漲,都說明一個事實,住房的供需仍不平衡,需求仍然大於供給,要穩定房價,長期來看,需要加大供給,提供更多的保障性住房、經濟適用房、廉租房等,同時改變地方土地財政局面。當然,還包括規範市場秩序。”全國人大代表艾洪德說。

全國人大代表宋心仿說:“‘限購令’是通過抑製消費者需求,從而控製房價,這種‘凍結’需求的方式短期內對抑製房價的作用可能非常直接,但是從長期看,房地產市場的供求關係並不會因為‘限購令’而發生改變,必須從供給上、產業鏈上建立調控的長效機製。”

診斷三:保障房是一劑良方 但需有保障

ADVERTISEMENT

根據我國今年的工作部署,保障性住房的開工任務是1000萬套,這將是我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加快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將成為今年我國房地產調控的重要看點,而能否在穩定房價和穩定租金價格上起作用,還需作進一步觀察。

一些接受采訪的代表委員認為,保障性住房建設的提速將對穩定房價發揮積極作用,是房地產調控的一劑良方,但保障性住房的建設要想真正“讓更多百姓的安居夢想變成現實”,還需要在資金、土地、工程質量等方面有保障。

賈康委員說,今年1000萬套保障房開工建設的任務,涉及資金萬億元以上,這些錢從哪裏來,肯定不是財政全部來拿,財政會出一部分錢,同時還要動員開發商、民間資本等來共同做這件事情。

“保障房主要還是靠地方,國家早已規定地方將土地出讓金的10%用於保障房建設,但落實不理想。建議把土地出讓金與保障房建設“打捆”,這才能解決大問題。”全國政協委員周嵐認為。

“近些年來,我國保障房建設總是‘兩頭著急,中間不急’,即中央政府和普通民眾都十分關心和支持,而各地政府卻對此並不十分用心。此次地方簽下責任書,加快推進保障房建設,希望能夠實現1000萬套的目標。”艾洪德代表說。(新華社記者 何雨欣、劉羊暘、王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