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製通脹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ADVERTISEMENT

近一年以來,全國物價總水平持續上升。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0年,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3.3%,但12月份同比上漲已高達4.6%,全年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上漲5.5%,但12月份同比上漲也達5.9%;而全年原材料、燃料、動力購進價格同比上漲了5.5%,而2010年上半年該數更高達10.8%。2011年第1季度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繼續上漲,與2010年同期相比上漲了5%,3月份CPI同比上漲更高達5.4%;工業品出廠價格上漲較快,同比上漲7.1%,3月份上漲更高達7.3%;而工業原材料、燃料、動力購進價格同比上漲更高達10.2%,3月份同比上漲10.5%。這一系列數據表明市場價格總水平的上升實際上是與工業品的出廠價格上升,也就是說,與生產成本的上升相聯系的,只是時間滯後了一點。

在經濟學意義上,人們把物價普遍上升定義為通貨膨脹。經濟學理論告訴我們,貨幣供給與需求的變動決定著物價的總水平。如果貨幣的供給量增加過快往往會導致通貨膨脹,正如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所指出的:“通貨膨脹永遠而且處處是一種貨幣現象”。面對國內目前的通脹,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其原因主要是由於進口原油、糧食、礦石等原料、燃料的國際市場價格上升和一部分流入國內的熱錢以及外貿順差過大引起的,或者說主要是輸入性的。但也有一些學者認為與前兩三年為應對金融危機政府增加的4萬億元投資有關,即也有內生性原因。

事實上,目前我國物價水平整體上升的原因複雜,或許上述兩方面是主要原因,但是投資者對農產品及工業原材料的惡意炒作、公路亂收費導致國內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供應商串通漲價、商業地產價格快速上升、商家大規模發放代幣消費卡等,也都有可能推高消費品的價格,從而使通脹得以放大。

面對通脹,近來政府已經采取了多種相應的貨幣政策,如多次加息、提高銀行準備金率、提高貸款利率等,也采取了相應的財政政策,如提高個稅起征點以促進國民消費也在立法程序過程中。在這些宏觀經濟政策短期內難以見到明顯效果的情況下,為平息國民因物價過快上漲產生抱怨與恐慌的情緒,政府有關部門也從微觀的角度尋找抑製物價過快上漲的解決辦法。例如,用鼓勵“農超對接”和免收農產品高速公路過路費等方式,通過減少鮮活農產品的流通環節和降低流通成本,使城市超市中的鮮活農產品(特別是蔬菜)的價格降下來。此作法的確讓市民感覺到菜價比前期最高價位時有所下降,但其實對食品整體價格水平的影響卻十分有限。因為今年第一季度消費品價格指數中食品價格指數仍然是上漲最快的,比去年同期上漲了11%,對當月CPI的“貢獻”率超過了60%。在抑製房價過快上漲方面,政府也采取了十分嚴厲的措施,但是從效果來看今年3月份全國居住類價格同比上漲仍達6.6%。此外,政府還對以國有企業為主的壟斷行業限制其近期產品漲價的要求(如政府沒有允許電力漲價);對一些居民消費的常用藥品,政府近年來已經進行了27次強製降價行動,在一定程度上抑製了藥品價格的上漲。但是,據相關媒體記者調查了解到,政府強製降價的結果也使很多低價的常用藥就此銷聲匿跡……可見,遏製通脹具有相當的難度。

其實在微觀層面上,與政府直接干預市場價格相比,加強市場監管或許對穩定物價會更加有效。例如,加大對農產品惡意炒作、串通漲價、哄抬物價的查處力度,以維持公平競爭條件下的市場價格;下決心徹底整治公路亂收費這一頑疾,以降低貨物的流通成本;對商業地產的場租變動進行監控,以防止因其過快上漲加大批發零售企業的成本;還可以適當地在城市不妨礙交通的地方開辟不收或少收攤位費的農產品市場(早市或晚市),給低收入者以生存的空間。

此外,政府應禁止大型零售企業發放代幣購物卡(券)。我們暫且不論這種代幣購物卡可能會導致購卡人拿回扣、單位作為福利發卡避稅、發卡單位作為非金融機構吸收巨額預付資金難以監管和用巨額購物卡行賄滋生腐敗等負面作用,僅從影響商品價格的角度來看,購物卡無疑有推高商品價格的作用。因為一旦購物卡銷售出去,商場就實現了銷售額,當代幣購物卡發放量足夠大的時候,商家在有了“固定”的顧客後,商品定價就更加隨意。而且大商場中商品價格的高企會增強全社會通脹預期。

總之,應對通脹無論從宏觀還是微觀上政府都必須有所作為,因為保持房價與物價的基本穩定,既關係到國家經濟穩定與健康的發展,也關乎社會安定與百姓的切身利益。(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 耿莉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