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煤采氣權長期分家 山西煤層氣開發資源被浪費

ADVERTISEMENT

這是一個新型能源備受追捧的時代。一邊是國家能源局初步敲定煤層氣“十二五”規劃對外發布的時間,一邊是地方產氣大省山西提出“氣化山西”概念,積極鋪管設網。在煤層氣開發上地方與中央步調保持一致。

只是開發進程稍顯緩慢,多方人士紛紛認為,采氣權與采煤權的長期分家還是症結所在。氣隨煤走,這樣利益主體才會一致,企業開發的積極性才會提高。

馬巧珍,這位連續三年提起煤層氣相關議案的人大代表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現有的政策必須要改變,必須要解決擁有采氣權的中央企業與擁有采煤權的地方煤炭企業的利益矛盾。關鍵問題解決了才能改變目前煤層氣極度緩慢發展的現狀。不過,今年“兩會”她提的議案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到任何答複。

采煤采氣權分家

致煤層氣開發滯後

“采氣權現在歸大型央企,但這些企業對煤層氣的重視又不夠,也不積極的去開采。地方企業想重視,但又沒有開采權。”大同證券煤炭行業分析師於洪一針見血指出關鍵問題所在。

國內煤層氣發展稍有規模的當屬山西省,以晉煤集團為主要代表,作為山西煤層氣發展的先行者,近幾年山西90%以上的煤層氣抽采都是出自那里。

ADVERTISEMENT

“晉煤集團發展煤層氣也是相當不容易,頂著各方的壓力,硬著頭皮在磕磕絆絆中走到今天。”馬巧珍感慨道,采氣采煤權不統一,聯合開采這種模式需要協調的地方太多,速度自然就快不了。

連續三年被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馬巧珍連著三年提的議題都與煤層氣有關,“關於采氣權與采煤權的矛盾我每年都提,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最早采氣權中聯占有,接著中石油,中石化都進來了。當地煤炭企業沒有抽采權,自然他們開發的積極性不高了。”

而據媒體報道,央企雖然占有煤層氣抽采權,但並沒有積極開發。

蘭花科創曾在2010年10月份取得沁水煤田伯方區塊煤層氣探礦權。記者致電該上市公司董秘王立印,他表示,公司對於煤層氣這塊並沒有投入太多精力,一方面是因為這不是公司的主營業務,另一方面就是采氣權不歸我們,“兩會”討論了這個問題,但還沒有什麼明確的規定。我們只能再看看。

看來上市公司有心發展這塊業務,但政策不利於煤炭企業去發展煤層氣這塊業務。從目前來看,國家還是不鼓勵地方煤炭企業開發煤層氣資源的,更偏向於讓實力雄厚的大型央企接管。

“一般大型央企的股東背景強,都是每個行業的龍頭或先行者,資金充足,技術都是處在行業前列的。開發起來更容易形成規模。”國金證券研究所分析師郝征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但是,大型央企在全國範圍內都有資源,開發起來肯定有側重點,戰線也會拉的很長,站點鋪開需要更多的時間。這樣像煤層氣這種資源沒有及時抽采就不可避免了。”

ADVERTISEMENT

以山西為例,煤炭資源源源不斷地被開采有好幾十年了,煤層氣真正利用起來也是近幾年,還不是全部被利用,只是南部部分礦區。

“煤層氣補償基金”提議被否定

蝸牛式發展使大量資源浪費

經濟要發展,環境不容忽視。馬巧珍在為山西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的同時,環境汙染也考慮在案。2010年,她向財政部提議成立煤層氣開發補償基金,煤層氣一半以上的儲量都在山西省,開發必定會對環境造成汙染,誰來采氣誰就交相應的環境補償基金。在她看來,這是未雨綢繆,開采方要為當地的環境汙染埋單。只是終究她的建議沒有被通過。

於是,今年“兩會”上她提出了另一項補償機製,向開采方征資源稅,只是具體設在怎樣的標準還沒有相關的政策說明。

記者采訪相關專業人士,對方認為,煤層氣講究規模化效應,也就是說前期開采時,若達不到一定的規模企業是虧損的狀態。這個時候國家再征收相應的稅,給企業帶來的壓力就更大了。某種程度上就減弱了企業開發煤層氣的積極性。

ADVERTISEMENT

就相關問題記者致電煤氣化董秘劉文孝,“現在還沒有和晉煤集團具體談到煤層氣這塊業務對補償機製不便發表任何意見。”

此前,2011年4月13日,山西省國資委提出由山西晉煤集團托管太原煤氣化集團公司。有媒體報道,今後煤層氣或成為煤氣化重點發展業務之一。

晉煤集團,2009年在全國煤炭企業中排名第九名,算是煤層氣發展中小具規模的國有企業了,“仍處在初級推廣階段,距離很成熟還是有很大距離的。”於洪認為。而這樣蝸牛式發展使得大量的資源正在被浪費。

“國家也在想辦法,我的提議每次都能收到答複,只是從來沒有過很明確的答複。”馬巧珍告訴記者,多數都是局部的改善。必須加快進度,以這樣的方式發展每天都在產生資源浪費的煤層氣,太慢了。

煤層氣用途非常廣泛,可以用作民用燃料、工業燃料、發電燃料等等。目前,得益於晉煤集團,晉城市的市民生活用能源,交通工具已經采用煤層氣,“便宜得很,1立方米兩塊錢。”據悉,1立方米純煤層氣的熱值相當於1.13L汽油,以2011年4月19日97號汽油每升8.36元計算,2元煤層氣的熱值相當於9.46元汽油的熱值,接近5倍。(本報見習記者 胡仁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