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鹹平:真正的危機來源於無知

ADVERTISEMENT

危機本身並不可怕,最可怕就是我們對危機低估甚至無知最可怕。危機來的時候不是每個人吵架,而是定下心思考一下是不是過去對危機過於低估、無知。希臘危機怎麼來的?高盛為什麼被美國證監會起訴?希臘故事好象愈演愈烈。引證08年10月份說的話,金融海嘯好象美國受輕傷,歐洲受重傷,我們擔心中國受內傷。整個運作過程中我們發現金融資本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新帝國主義不是最可怕的,但是我最擔心的是對它無知甚至低估,因為它的影響是無遠國界。先說希臘危機,你覺得希臘危機只是突發事件嗎?不要說這個危機是不是精心策劃的陰謀,我把事實講給你聽,你就知道這是陰謀不需要爭辯。歐洲這麼多國家為什麼只有希臘危機?比如一群狼追逐一群豬,首先被吃掉豬就是生病的豬、跑的慢豬。這個豬就是希臘。為什麼這麼弱勢的豬加入歐盟?

“病豬”包裝記

2001年希臘想加入歐盟,但是他條件不夠,因為根據歐盟規定,財政赤字不能包括GDP3%,希臘是5.2%,又想加入又不達標怎麼辦?他首先找到華爾街高盛,幫他偽造一下材料,結果經過高盛運作之後,把十億歐元債務基本上消失,那麼這個債務怎麼回事?你就會看到所謂華爾街這批精英、所謂新帝國主義他們用何等複雜手段創造出未來發生的危機,就是當是高盛幫助希臘發行一筆融資100億美元債券,可以收回74歐元。高盛把彙率調整一下,所以就變成84歐元,剛好多出十億歐元,這十億歐元等於現金,而且本子上等於高盛借給希臘,而且你的財務報表不顯示出來,就憑十億歐元衝銷債務,所以希臘財政赤字只有0.7%,因此光榮進入歐盟。將來一定出問題,更可怕是什麼?

高盛心理非常清楚知道這筆錢可能收不回來,怎麼辦?就找到德國人購買剛好十億歐元保險,當然保險非常複雜,它意思就是這意思,隻要希臘還不了錢,德國人還。高盛既然這麼久之前知道德國必然出事,通過保險把德國拉進來,一切布置妥當就等著金融海嘯爆發。因為一定從病豬中出問題。

我為什麼一直講豬?因為除了希臘之外,還有葡萄牙、意大利等等,把英文拿出來拚湊一起就是豬,所以這些國家都會出問題。如果當初希臘不進入歐盟就沒有這個問題,怎麼進入不是高盛一手遮天的結果。什麼時候爆發的?就是今年2月8號,在紐約私人會所,當初由熟悉的金融抄家召開會議,其中包括索羅斯、還有約翰鮑羅斯、還有另外一個人沒有什麼名氣,他們三個人既然在2月8號當天提出全面狙擊歐元,因為希臘就在這一天危機。就在這一天把歐元拋空高售,兩個禮拜2月23日賭歐元跌超過歐元漲的140倍,就在這一周賭一歐元跌到一美元比例是1/14,而在去年11月這個賭還是1/33,就從這一天開始歐元急速下挫。而在此之前希臘危機發生了,就從這天開始急速下挫。

所以這個會議非常重要的會議,我們再研究一下約翰鮑羅斯和索羅斯跟高盛之間有什麼關係?各位記不記金融海嘯怎麼來的?金融海嘯來了以後,有一家對衝基金不但沒有虧錢,反而賺了兩百億美元,把索羅斯羨慕的要死,為了跟這個人吃飯給他打了多少電話,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他的名字叫做約翰鮑羅斯,就是2月8號一起開會的人,和索羅斯一起開會的人。金融海嘯時期約翰鮑羅斯能賺這麼多錢?查一下,原來跟高盛勾結的結果才能賺這麼多錢,怎麼勾結?又是非常複雜、非常戲劇化版本出來了。那就是2007年1月份高盛已經知道次貸危機即將爆發,而這個時刻高盛並沒有把這個消息透露給投資人,反而和約翰鮑爾斯勾結在一起,做了什麼呢?搞了一個債務基金,干什麼?專門挑次級債券,僅是好於垃圾債的債券,而且這些債券都是在紐約、加州、亞利桑那州就是為房價泡沫的地方,債券評級BBB,又是在高風險地區,選了多少家?123家。可是鮑爾斯覺得風險不夠大,又從123家挑出63家,這麼挑的結果我相信結局是悲慘的,因為他們肯定出問題。挑這麼大風險的組合找誰賣呢?當然找高盛去賣,因為高盛最富盛名華爾街同行。

ADVERTISEMENT

高盛開始推銷,又賣給德國。講到這里你會發現這是多麼複雜的驚天陰謀,賣給德國工業銀行,他也擔心得找保險才行。高盛找來找去找到NCA保險公司,由他提供擔保,如果出問題我賠。德國一看沒有什麼問題,再加上國際知名度非常高的NCA提供保險,所以德國工業銀行完全放心,所以一定會出問題。高盛賣給德國工業銀行以後賭它跌。

約翰鮑羅斯把債券最高的組合通過高盛賣給德國工業銀行和荷蘭商業銀行以後,賭它一定跌。德國工業銀行隻買了1.5億美元的債券,最後金融海嘯爆發之即,德國政府為了救這家銀行花了135億,你隻買1.5億,最後花這麼多錢來救。荷蘭商業銀行也出現危機了,最後被蘇格蘭皇家銀行收購。由於他做套的結果,蘇格蘭皇家銀行賠了8.4億,通過大量交易回到約翰鮑羅斯。形成一系列問題就是金融海嘯。這就是為什麼美國證監會調查他。因為高盛、約翰鮑羅斯為首看起來好象獨立個體,其實背後有千絲萬縷連在一起,而這些人給世界造成不可想象的危機,他們做法極缺乏道德,為了賺錢不需要什麼信托責任。這就是4月29號美國幾千人拿著牌子抗議華爾街貪婪,對美國人民是貪婪問題,而對歐洲人民、對中國人民那就是危機的問題。

最可怕的不是危機而是無知

我曾經看過一本關於德魯克思想的漫畫本《杜老師的無知》,這本書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其實世界每天都在變化,知識的更新之快,信息的變幻莫測,往往造成昨天的成功經驗恰恰是今天失敗的根源,唯有放下放下再放下,不斷學習、質疑、思考,才能杜絕出現錯誤。

而這些故事驅動我寫一系列問題,包括產業鏈陰謀1、2、3,新帝國主義在中國1、2等等,就是希望給大家全新的思維,要學會質疑,更要學會思考。我們這麼多年改革開放犯什麼錯誤?我們金融改革都請高盛協作我們做金融改革,最後發現竟然要求我們四大行上市之前把所有壞賬剝離,全世界怎麼有沒有壞賬的銀行,憑什麼我們來做。因為我們不知道危機,這就是我一再講的對於危機低估和無知。把壞賬剝離之後干淨的殼以最低的價格賣給美國銀行,到07年底美國人說由於次貸危機他們遭到損失,但是建行他們賺到1300億,我想請問你這個錢平均分給老百姓有什麼不好,把建行上市收益故股民有什麼好。我們請他做金融改革,最後發現高盛又染指兩個,因為其中包括很多地產項目。請問你從01年進入內地到現在,我所講的事情是不是都應驗。

當你不了解這個問題的時候,情願用爭議兩個字,而不願意用低估、無知。我可以告訴各位朋友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概念,但是我們目的都是一樣,希望通過東方出版社出版這一系列書,告訴全國老百姓什麼叫危機。我覺得最不應該有爭議性就是我,因為我過去講這麼多事件一一都發生了。我寫書目的就是今天的結論,危機本身不可怕,你隻要把危機說透了,你就不會再有危機。最怕是碰到這個巨大危機,你還不知道,碰到這個人還說爭議性大,這是最可悲的!我希望透過我拋磚引玉,我們全體國民應該好好學習一下,進入2010年以後看到希臘危機、高盛欺詐門事件,這是多麼複雜的時代。我只是講一小部分,其它的在我書里邊都有。

我也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能夠提出一個我們過去沒有想到過新危機的理念,隻要把危機認識清楚了就沒有危機了。所以這些目的就是很清楚,那就是透過這一系列的書籍,和各位朋友解釋什麼才是你需要真正關注的危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