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在恐慌什麼?

ADVERTISEMENT

標普下調美國長期信用評級,全球市場哀鴻一片,唯有黃金和美國國債“比翼雙飛”。8日美國國債價格上漲,收益率降低,最新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降至2.34%,創今年來新低。

ADVERTISEMENT

按照常理,美國信用評級被下調,美國國債價格應下滑,收益率上升。但為何美國國債收益率居然下跌?在市場投資者看來,美債目前還是全球最安全的資產,其相對信譽仍是全球最佳,美國的整體負債和國內生產總值之比遠低於日本和歐元區。另外,美債市場規模達9.3萬億美元,日交易量達5800億美元,這樣的流動性使投資者可以隨時買賣進出,全球並無第二種資產能在安全性和流動性上堪比美債。

既然美債並不值得擔憂,那麼標普下調評級的舉動,為何會引發全球性恐慌?究其原因,標普此舉乃是向火藥桶里丟了根火柴。火柴本身並無殺傷力,但引爆的火藥桶卻威力驚人。

這個火藥桶里有什麼?首先是歐洲債務問題持續蔓延。意大利和西班牙危如累卵,歐洲央行被迫買入兩國國債托市,整個歐洲已被債務問題綁在一起。人們也在擔心歐洲央行托市舉動“不成功便成仁”,萬一意大利和西班牙真的步希臘後塵,歐元區將面臨毀滅性打擊。

ADVERTISEMENT

其次,美國國會兩黨的政治分歧導致政府決策低效率。美國並非沒有償債能力,只是償債意願不強。事實上,投資者從來沒有對美國的償債能力有過真正的懷疑,哪怕是在國會就提高債務上限吵得最凶的時候,國債收益率也依然是在下降。目前2.34%的收益率遠低於10年來的均值4%。

此外,美國經濟複蘇低迷,二次探底風險正在上升。美國股市的下跌並非始於標普下調評級,美股道瓊斯指數在過去兩周里已跌去了10%,這是次貸危機以來少見的走勢。

第三,中國等發展中經濟體通脹壓力不斷加大,經濟放緩跡象顯現,啟動內需和結構轉型仍在進行,全球失衡問題並未解決。

ADVERTISEMENT

總體來看,在眼下的全球經濟大環境里,美國評級下調和美債問題是引子,本身並非值得過度憂慮的問題。對中國來說,從中短期看,關心和應對的重點似乎不完全是美元外儲資產的安全性,而是全球信心危機所反映出的深層次經濟問題和對中國經濟發展所產生的影響。

如今需要警惕的是,如果美國經濟再度陷入低迷甚至二次衰退,如果歐元區債務問題繼續蔓延乃至失控,如果全球信心不振市場萎靡,外部風險將通過金融、貿易和信心三大渠道影響到中國經濟。

從金融層面看,如果美國經濟繼續低迷,美聯儲將出台更多量化寬鬆政策,此舉必然加大通脹和熱錢流入壓力,加大中國控通脹的難度。從貿易上看,美國和歐洲經濟低迷將導致外需放緩,外貿企業或將遭遇次貸危機以來最大的一次寒流。而在全球化的今天,市場信心的互相傳導已日益明顯,全球股災“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如今,全球主要經濟體已在同一條船上。欲渡過眼下危機,需要主要經濟體像次貸危機之後一樣攜手應對,盡快拿出切實行動和措施,如此方能平息市場恐慌情緒。(新華社記者 金旼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