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誌林:五大因素致A股市場表現全球最差

ADVERTISEMENT

在中國股市26年中,經濟平均以8.7%的速度高增長,在全球一枝獨秀,但股市表現最差,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更是在全球墊底。本以為,證監會主席易人之後,這種局面會有所改觀,但從中國股市近期的表現看,再次陷入全球倒數第一的窘境。

盡管國際著名投行高盛、美銀、美林均看好中國今年出現牛市,國內多位著名投行人士都看漲20%至3600點;盡管自3月下旬起,在3000點上方已收盤了16天,在3030點上方收盤了8天,在3050點上方收盤了5天。照理平台搭得很紮實,換手很充分,基本面、政策面也支持向上突破。然而,本周三,在沒有利空消息情況下,四大指數突然大跳水,使好不容易構築的3000點平台功虧一簣,表明市場仍然十分脆弱。

原因何在?

原因之一:商品期貨異常火爆導致股市失血。

連日來,期貨市場的漲停潮在上海、鄭州、大連三大市場不斷擴散,從瀝青、鐵礦、雞蛋、豆粕、大豆、澱粉、玉米到螺紋鋼、焦煤、乙烯、焦炭,幾乎所有的商品都漲瘋了。鐵礦石創了14個月的新高。

尤其是周四4月21日,螺紋鋼期貨的成交金額是驚天動地的6056億元!而同一天,滬深兩個交易所的成交金額加起來也才5400多億元。周五上午1個半小時,螺紋鋼又成交4200億,比上午滬深股市2300億交易量還要大。

就是說,一根螺紋鋼,直接洞穿了深滬兩大證券交易所!

於是,有相當一部分機構和大戶的資金、投機資金、短線資金跟隨集團資金紛紛湧入大宗商品期貨市場,而且不管懂不懂大宗商品期貨交易屬性,不管是否套期保值,就用十分凶悍的軋空手法,打爆空頭,短期獲得暴利,這種情況可能只有在中國會發生。

其實,證監會只要采取一條措施,對商品期貨市場實行投資者適當性製度,規定參與商品期貨交易的隻限於生產商、貿易商和服務商,只能做套期保值,就可給商品期貨市場降溫,杜絕惡性投機炒作,消滅目前這種全民參與炒商品期貨的現象。若不對商品期貨市場采取斷然措施降溫,那麼,股市必將被徹底邊緣化。

原因之二:新證監會主席至今未推出股市基礎性建設方面的利好。

例如,新股上市前對大股東控股比例的限制(不超過三分之一);又如,對大小非減持采取更嚴格的限制措施(累計減持5%之後的再減持須經股東大會通過);再如,對周期性產業的企業,原則上不接受上市申請。

而長期熊市的中國股市,正因為沒有這樣的限制措施,所以導致一二級市場投資者利益的極不平衡,上市公司大股東成為第一大贏家,以致出現了800多家企業排隊上市圈錢的全球股市中的罕見奇觀,投資者結局總是虧,怎麼會有信心增加投資?

原因之三:對新三板的分層次的目的沒有做明確的界定。

近期市場盛傳,管理層推遲注冊製和戰略新興板的目的,是為新三板的發展開方便之門,將允許新三板的創新層400—500家公司可以不用排隊,優先到創業板和中小板上市。如若不行,就讓新三板的創新層的公司,像滬深主板和創業板那樣,在新三板中直接進行競價交易。

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我認為可能性幾乎為零。希望管理層盡早予以明確的界定和澄清,以免造成市場對擴容大躍進的恐懼,以及部分投資者的資金“乾坤大挪移”,去新三板買廉價股票。

原因之四:機構投資者的力量嚴重不足。

美國股市之所以穩步向上,長期牛市,很少出現千股跌停的情況,一個重要原因是,機構投資者占比70%以上,養老基金、保險資金、共同基金成為市場結構的主干,並且都是做中長線投資。

而中國股市,至今機構投資者占比只有10%左右,並且出現機構散戶化的狀況,頻繁追漲殺跌,博取差價,動輒砸盤,成為市場動蕩的不安定因素。

原因之五:投資者對結構性行情尚未適應,遂不敢積極參與。

環顧當今全球股市,隨著股市規模的不斷擴大,其實都是結構性行情。

在中國股市,人們習慣於見大牛市,習慣於所有股票齊漲的大行情,去年已看到了動輒一兩萬億的日成交巨量,就對眼下的五千億到六千億的日成交量不以為然,感到太小,沒有行情,故拒絕參與。

殊不知,一二萬億的日成交量是極不正常的,即便現在的五六千億的日成交量,也遠遠大於美歐股市,全年的換手率也要達到300%—400%,而美國股市的年換手率只有70%。

我認為,今後一旦當人們適應了五六千億或六七千億日成交量的新常態,適應了中國股市結構性行情的新常態,就不會漠視指數平穩、個股火爆的股市新格局,就不會再過度依賴對大盤指數的技術分析,追漲殺跌,而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個股的研究和發掘中。這便是向巴菲特看齊了。

(責任編輯:DF07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