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敬璉:股市變成尋租場 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

ADVERTISEMENT

今年虛歲87的國內經濟學界泰鬥吳敬璉依然在國內許多場合疾呼改革。

ADVERTISEMENT

邏輯清晰,談吐精準,對數十年來的改革進程張口既來。4月25日下午,著名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寶鋼經濟學教席教授吳敬璉在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做了一場宏觀經濟與改革路徑的演講與交流。

高西慶說法錯了

針對改革方向錯亂,尤其是最近原證監會副主席、原中投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現任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高西慶所提出的“中國政府已放棄市場起決定作用的原則”,吳敬璉反駁道:“這個話說錯了。政府沒有放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議你去看一看,他是明確宣布的,我們這一次決議跟十四屆三中全會的決議進了一步,習近平總書記在解釋三中全會決議的時候,說關鍵的問題就在於在資源配置中到底是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還是政府起決定性作用。回答是什麼呢?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吳敬璉指出,所以他如果說“中國政府放棄了”,好象沒放棄。但是有一些做法確實是違背這個原則的,那是另外一件事,就是中國政府明白宣布的決定在貫徹上有問題,這就是我引用的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劉尚希所長所說的“防止改革像冰上開車空轉”,不斷地發文件,但是文件都不落實。

據了解,高西慶原話稱,在“去產能”問題上,實際上已經放棄了三中全會確定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的原則。而無法推動真正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已被最大的利益集團——低效的國有企業綁架。

國企改革需要落實

ADVERTISEMENT

對於國企改革,吳敬璉又進一步說,國企改革的問題我認為三中全會決議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從原來國資委管人、管事、管資產,直接管企業的辦法,轉向以管資本為主。這一條需要落實。

他強調,包括《國企改革指導意見》里面不明確,有一部分好象跟那個有符合,就是強調要保證董事會的職權,但是後面又講到了管人,這里面也是有問題,還是要貫徹三中全會的這個決議。三中全會這個決議就是管資本,就是說不管你是國有全資還是國有控股、國有持股,國家或者代表國家這個機關的,他是以股東的身份出現的。股東的身份出現在一個公司里面就有《公司法》,他的影響是給予董事會,就是把資產、把法人財產信托給董事會托管。管人和管事其實都是董事會的事情,《公司法》有明文規定的。由上面一個股東代表機關去任命主要經理人員、考核經理人員、決定經理人員薪酬,這個辦法不符合《公司法》。

“如果能夠按照三中全會的決定貫徹下去,其實所有的企業是平等競爭的,不分什麼是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國有持股企業,企業就是企業,他是平等的法人,他們來解決的。”

中國股市的根本問題在哪裏?

即便與高西慶部分觀點不同,但吳敬璉無疑非常認可高對中國股市的看法。“我的教科書《當代中國經濟改革》金融那一章里面,引用了高西慶教授說的中國股票市場的根本問題在哪裏,高西慶教授當過中國證監會的首席律師、當過副主席,他搞不好,他不為主流所認同。”吳敬璉談到。

吳深層次指出,“所以監管他的主要任務就是要讓防止有人利用信息不對稱,損害投資者的利益。司法部門就懲罰兩個利用信息不對稱的刑事犯罪,一個叫做操縱市場,一個叫做內幕交易。證監會做什麼?正確地監管路線,高西慶教授說,就是實行非常嚴格的信息披露製度,要準確地、全面地、及時地披露信息,如果做不到這個我就懲罰你,但是在中國不是,不是用這個辦法。它選擇了一個錯誤的監管路線,就是審批製,叫做實質性審批,誰能夠上市誰推薦,他批一次,上市規模多大他批一次,賣什麼價錢他批一次,於是變成了一個尋租場,根本的問題在這里。你要改變這個狀況就要變成尋租場,說得簡單一點他就是改成了注冊製了,但是同時注冊製的情況下,你信息披露製度一定要搞好,不然的話你就亂成一團了。但是這個東西很難做。”

ADVERTISEMENT

吳敬璉還對十餘年前“股市賭場論”回應稱:90年代中國的股票市場是一種沒有規矩的賭場,賭場的規矩可是很嚴格。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去過拉斯維加斯,你去舞弊看一下。我們中國的股票市場是有些人可以看別人牌的,這麼玩就不好了。

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

針對當前中國經濟的債務杠杆率問題,吳敬璉擔憂說,中國的負債增速太快,應該叫“國民資產負債表”,居民的資產負債表,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加上非金融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再加上政府的資產負債表,構成了整個國家的或者是國民的資產負債表。大體上這個杠杆率在250到300這個範圍內,所謂的杠杆率就是說總負債對一年的GDP產量的比例。一年的產量到2、3倍,就有出現償債困難的問題。如果負債率太高,甚至有爆發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250-300這個杠杆率在世界上是排名前列的。

由此,吳敬璉認為,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但是什麼時候破,這個可說不定,資產市場他有一個特點,跟一般商品市場不一樣,微觀經濟學里是講清楚了的,是越強勢越漲,越漲越強,越跌越拋,越拋越跌。所以這個泡沫膨脹,膨脹到什麼時候它才會破呢?這個不知道。但是有一條是知道的,如果有泡沫,泡沫越大,破起來的時候它的破壞性越大。譬如說1929年這次美國股市崩盤和世界金融危機,在這以前的股市猛漲維持了多長時間呢?7年時間。所以經濟學家最好不要去說他要崩盤了,過了7年才崩,這7年里面你會天天被罵。

如何改革,在他看來,最主要是推進改革消除體製性障礙,這個改革是全面的,不僅僅是經濟方面,比如講到了我們的教育,高等教育有兩大毛病,一個毛病是行政化,一個毛病是官本位,如果不改這兩個毛病,中國教育培養不出有創造性的人才。當然還有經濟方面還有很多需要改革的東西。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