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檀:蘋果和郭台銘都要跑了 背後說明什麼

ADVERTISEMENT

國務院派出督查組到各地督查民間投資,因為民間投資大幅下行,已經到了影響宏觀經濟的層面。

ADVERTISEMENT

蘋果需要長期廉價而相對優質的代工廠,中國不廉價,蘋果準備開路。5月21日外媒報道,蘋果CEO庫克在接受印度當地電視台的一次采訪中表示,希望將現有的蘋果生產線和服務都搬到印度市場。在印度南部的海德巴拉建設一個新的研發中心,專門開發該公司的地圖產品,明年初在印度班加羅爾建立全新iOS應用設計與開發加速器。

1

是,印度天氣熱耗能高,沒有中國工人勤勞。但印度人口多部分人口有消費能力,高階層人士英語基本無障礙,還有電子信息中心,也不需要翻牆看工作郵件。庫克表示培養印度市場是蘋果的五大優先計劃之一。

蘋果最大的代工廠是富士康,去年5月郭台銘先生表示,到2020年,旨在印度建立10-12個基地,這些基地包括工廠和數據中心。公司將花費數十億美元用來發展這些基地。今年5月10日,《印度經濟時報》報道稱,在考慮了印度的其他幾個邦後,富士康有意在馬哈拉施特拉邦買下1200公頃土地,將投資100億美元建新的製造廠全用於生產iPhone。據悉,富士康計劃在2020年之前在印度建設10至12座工廠,超過1百萬員工。

分析常常是中國勞動力成本是印度的3倍多,稅費是東南亞的數倍,這些是原因,但不是本質原因,原因在於中國不可測風險太高。

ADVERTISEMENT

不要說庫克、郭台銘,就是國內的企業主也在國際布局,也在移民與收回國內投資。

今年民間投資前四個月僅增長5.2%,2016年以來民間投資開始出現“一降一低並存”的特征,即不僅增速降低,而且低於全社會投資增速。從2013至2015年,民間投資雖逐年下降,但增速一直高於全社會投資增速。

2013年民間投資增速23.1%,高於全社會投資3.5個百分點;2014年民間投資增速18.1%,高於全社會投資1.4個百分點;2015年民間投資增速10.1%,高於全社會投資0.1個百分點。到今年1至4月,民間投資增速持續回落到5.2%,比一季度下降0.5個百分點,低於同期全社會投資5.3個百分點,占全社會投資比重也下降3.2個百分點。

投資下降背後只有一個原因,投資回報下降。投資什麼行業都過剩,鋼鐵、水泥,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過剩的,一窩蜂的投資又從不過剩變成過剩了,比如說主題樂園、農家樂。

但中國有好多東西真的供應不上,有很多值得民間投資的行業,但民間投資面對不可測的風險卻止步不前。

有些北漂的孩子得跑2百多里地到衡水去讀書,這麼小的年紀就得住讀,不怕這些孩子心理出現問題將來付出更大的社會代價來挽回嗎?出現這種情況就說明中國的教育實在太稀缺了,但民間供應又增加不了。

ADVERTISEMENT

讓有錢人家的孩子讀私立學校,就像英國人似的讀伊頓公學,別擔心這私立學校辦不好,有錢人家孩子讀書的地方,父母能量大著呢,一定能把這些收費高的私立學校治理得服服帖帖的。政府只要管著公立學校就行了,讓這些學校的教育質量、教師心理、教育環境等等維持在底線水準以上。現在政府管的是公立學校的名額,學區房一會兒劃過去一會兒劃過來,除了讓手上這支筆更值錢之外,基本上對社會沒什麼太大的好處。因為優質教育資源稀缺沒解決,有人靠批條,有人靠學區房,最後進好學校的,大部分是有權的,或者有錢的。

再說醫療,現在動不動醫生被打破頭,病患家屬覺得醫療糾紛處置不公平,中國這十幾億人全部免費醫療是做夢,政府只要做的是兩件事,放開民間辦醫院的同時,守住法治和信用的底線,橫不能讓人花了天價,結果遭遇到一堆穿著白大褂的騙子。政府另一件要做的事,維持基礎醫療資源的相對公平,別讓極少一部分人動輒住院,占用了本就稀缺的優質醫療資源。

工業轉型時代,政府控製大部分資源也未嚐不可,如日本明治維新時代,但底線是法治化。如果不能進入法治社會,政府掌握資源就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目前國開行是個小財政部。2015年,國開行發放人民幣貸款2.15萬億(這個數字不是國開行新增),與全國新增貸款規模比,占比超過18%。從棚戶區改造到鐵路、水利建設,都掌握在政府手中。並且,如果說產業轉型信用底線,就大力推行國進民退,一說大力發展英語教育,就有人跳出來認為出賣傳統文化,要轉型成功實在困難。

蘋果和郭台銘想跑,這說明全球產業鏈重構,如果中國產業鏈更上一層樓當然是好事,如果是因為製度風險硬生生把人趕跑,同時以為只要人口多,企業就會回來,真是昏了頭。中國融入全球產業鏈,只有靠改革開放,靠市場價值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