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好聲音】董明珠:“網紅”不重要,產品不好你什麼也不是

ADVERTISEMENT

  “兩會”期間,董明珠接受采訪時建議“有錢人就該多繳稅”,她的言論立即引發媒體、網民熱烈討論,被諸多媒體稱為“企業家網紅”。董明珠自己怎麼看“企業家網紅”這個稱呼?對於稅費她還有什麼建議?2017年格力智能製造又有什麼新動向?

  本期【“兩會”好聲音】繼續為大家帶來董明珠接受媒體采訪的部分摘錄——

  關於“中國智造”

  Q

  格力在“中國智造”將有怎樣的擔當?

  

ADVERTISEMENT

  有的領導講到,我們國家還不能完全掌握減速器、驅動器等技術。我們製造業企業家,就應該有這樣的勇氣去擔當,去做出屬於自己的核心部件,所以,格力這幾年一直在堅守著。我們亮相機器人,看的不是機器人,而是看背後支撐它的核心部件,是格力自主研發的。

  Q

  對格力手機有什麼期待?

  

  我覺得手機可以變成一個終端連接,不僅是一個通訊工具,還可以通過它辦公,控製家里(智能產品)。未來,智能家居將會成為系統工程,包括儲能技術,所以我們的手機選用的材料都是世界最頂級的,可以讓消費者很舒心,讓用手機成為一種享受。目前我們還在一步一步升級,但最起碼年輕人說用了感覺特好,跑分快。

  Q

  格力手機會像格力空調那樣成功嗎?

  

  我覺得手機(成功與否)最終還是要通過體驗,消費者是最好的口碑。大家現在都知道格力手機,但實際上我們還沒有大量地在市場上銷售。我相信只要我鋪向市場,消費者一定會支持我的。

  Q

  格力手機能超越主流品牌手機嗎?

  

  我覺得不能說超過誰,但我一定用一流的技術和品質來服務我的消費者。

  關於“稅”和“費”

  Q

  目前個人所得稅方案有哪些不適應國情的地方?

  

  多年來,我國工薪階層的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是3500元,但是,現在的消費水平跟過去完全不一樣,只有大眾消費才有內需。因此,我希望國家再做一次調研,應該提高工薪階層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我建議個人年收入5萬元以下不繳稅但是,從我內心來講,年收入10萬元以下者都不應繳稅。

  Q

  為什麼這樣建議?

  

ADVERTISEMENT

  工薪階層少繳點稅才有消費的欲望和動力。同時,從工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消費上來了,也有利於推動工業創新。另外,我希望富人多交稅,我認為用稅收調節來縮小貧富差距是非常有意義的。

  Q

  您認為富人該怎麼交稅?

  

  如果每個富人都自覺繳稅當然好了,但是還是必須靠製度,製度主要是約束不自覺的人,僅僅靠自覺是不行的。比如,我們國家每一次出台補貼政策,就會出現騙補貼等現象。因此,稅負製度建設一定要透明化,掛在牆上,進一步完善。還有人怕稅高了,富人就跑了。其實,外國的個人所得稅也比較高。據我所知,仍有不少富人想回國。

  Q

  你是否讚同有委員建議的富人應該按照所有收入來繳稅?

  

  事實上,一個企業還需要技術研發,仍有其他需求,不能說民營企業賺了1億元都是富人企業家的個人收入,照此征稅也不合理。所以,我認為必須建立《企業法》,無論民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統一執行。在這一條件下,企業根據銷售收入、合理利潤、個人所得等多重因素來繳稅,這一部分的稅源占比是很大的。

  Q

  此前有一個統計數據顯示,在3500元起征點之上,交個稅的人不足3000萬人,占整個人口總數的不到2%。如果提高到年薪10萬元以上才繳稅,可能繳稅的工薪階層更少了。您怎麼看這個數據?

  

  這個數據我不敢相信。這個數據意味著絕大多數人拿著每月不到3500元。這些拿著兩三千工資的人怎麼生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國家更要保障工薪階層,更要調整目前的個人所得稅方案。

  Q

  去年底“別讓曹德旺跑了”曾引發中國企業稅負重的討論,尤其是製造業。您如何評價當前的稅負?

  

  我覺得他真正想表達的是中國的費高而不是稅高。當稅和費攪在一起的時候,引起了誤解。比如,他說在美國的生產成本比國內低,水電費、汽油費等比國內便宜。我們經常講,稅高了不合理。其實,我們通過數據分析以後發現,稅並沒有什麼不合理,而是費比較多。

  Q

  您不認同中國稅負高的言論?

  

ADVERTISEMENT

  對於說我國稅收高的觀點我不讚同。但是,我建議對於各類不合理的費用應該給予取消。很多費是不公平的,有時候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我聽很多財務人員抱怨,費用太多了,太複雜了,各種不同的費,是不合理的。

  Q

  對於減稅、減費你有何建議?

  

  應該去做調研,讓其更加合理化,這需要深入研究。另外,我們能否把費用取消,全部用稅來調節?這樣更好,看得明白,簡單化。我們的財務人員都說不清到底要繳納多少費,反正來一個通知就是費,公司就得繳費,甚至稅務局的工作人員不一定搞得清楚。

  關於“個人價值”

  Q

  怎麼看“一姐”、“網紅”這些網絡稱呼?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否讓企業的產品在市場當中最受歡迎,這個才是別人對“網紅”、“一姐”做出評價的基礎,產品不好你什麼也不是。

  Q

  除了帶領格力走向世界,您認為自己最大的時代價值是什麼?

  

  我們要有大愛,而不是小愛。大部分人都是這麼做的,但是,必須有一部分人做出犧牲。之前我有很多興趣愛好,後來都不能做了。

  Q

  為了格力犧牲了個人愛好,您孤獨嗎?

  

  當然是孤獨的。走上領導崗位後,很多人願意跟你做交易,無論是不自覺或自覺的。比如,員工來你家,拎了一籃子水果,要不要都不合適,就怕他有不正當的需求。這往往逼著你做更深層次的思考,最後只有放棄。我做業務員的時候,我和我們經營部的同事在一起很開心,後來隨著職務的上升,就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Q

  目前格力品牌與您個人高度關聯,將來如果不再擔任董事長,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如果你的產品不斷創新,就不存在最後這個問題。比如,大家提起海爾,就會想到張瑞敏,這是正常的現象。也有一些企業談到老總但別人不知道(他是誰),這不是人的問題,而是產品問題。

  Q

  2018年格力電器將換屆選舉,對繼任董事長有把握嗎?

  

  我認為這是沒有必要去考慮的,是多餘的思考。

  文字整理自

  【新京報采訪報道

  時代周報采訪視頻

  - E N D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