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造假一週年之後,中國電影市場變好了嗎?沒有!沒錢、買票房、違法違規!

ADVERTISEMENT

2016年的3月,大概是目前難覓行蹤的快鹿集團實控人施建祥最不願想起的一個月份。

在那之前的幾個月,快鹿集團通過旗下公司為《葉問3》開出了10億票房的保底,施建祥則信誓旦旦要將這部電影的票房做到30億:“《葉問3》一旦實現30億票房,快鹿將創造中國110年電影史的奇蹟,讓集團在整個中國電影界建立行業地位。”

《葉問3》上映後,大量而持續的幽靈場等買票房場次鋪天蓋地在全國的影院出現。壹娛觀察主編陳昌業以“皇帝的新衣”質疑快鹿這一繫結著P2P及資本市場的危險做法,引發了媒體的關注,旋即監管部門出手,整治這一亂象。

隨後的故事耳熟能詳——快鹿集團旗下公司與電影相關的眾籌及理財產品出現兌付困難,上市公司則在經歷炒作市值上漲後,股價跳崖式下跌。

很難說快鹿事件是否掀起了什麼風暴,但是它卻恰好處在了一個近兩年中國電影產業發展的轉折點上——在2016年的3月過後,中國的電影票房市場從一場憧憬600億的夢中醒來,隨後同比票房增速一路下滑,直至年底勉強守住2015年的票房線。

《葉問3》票房造假事件過後的一週年,中國的電影市場發生了些什麼改變?

保底與“買”票房更普遍了

從2016年3月的角度來看,《葉問3》10億元的票房保底並不算誇張。在之前的一年,在中國公映的電影中,有8部影片票房超過了10億,甚至包括《煎餅俠》這樣的小成本喜劇電影,而《速度與激情7》、《捉妖記》更是雙雙突破20億。在《葉問3》上映前,保底18億的《美人魚》票房成績彼時已經突破了30億元。

而保底也已經演變成了幾乎所有熱門或者是不那麼熱門的影片發行必備的套路。位於中下遊的中小公司,或者剛進入這個行業的公司,似乎並沒有耐心慢慢發展,大價錢保底影片想要一戰成名,那就不得不賭。

“賭”便意味著可能失敗。《葉問3》最終票房7.7億,為2016年的票房保底失敗開了個頭,但是去年失敗的案例並沒有就此終結。保底3億的《夢想合夥人

ADVERTISEMENT
》,5億的《我不是潘金蓮》,10億的《封神傳奇》、《絕地逃亡》,票房全部沒有達到保底金額,《夢想合夥人》與《封神傳奇》更是慘敗。

《我不是潘金蓮》最終還是倒在了5億保底線前

進入到2017年,電影的票房保底似乎並沒有收斂之勢,反而從中小公司的範圍擴大開來,逐漸成為大小公司全部參與的狂歡,今年春節檔期的多部電影坊間均有傳聞保底,但是全部語焉不詳。“市場上優質的內容太少了,所以保底仍然會持續存在。只要有成功的案例,就還會有資本前赴後繼的進去。隻不過現在都是事後才宣佈,保底成功了就說保了,沒成功就沒人承認。”一位影視公司高層如是告訴壹娛觀察記者。

保底則與買票房相伴相生,為了達到業績,相關公司往往不吝惜花費成千萬甚至更多現金來購買票房,“零點滿場”、“前排票房全售”等怪相層出不窮。與保底越來越多一樣,買票房這一年在中國更是謂愈演愈烈。

買票房首次被媒體大規模報道,是2015年的《捉妖記》。當時離《速7》票房紀錄相差無幾的《捉妖記》出現了大量的“午夜場”、“110%上座率場次”。隨後的兩年裡,片方買票房已經成為了一個普遍到普通的事情,普通到在2016年下半年仍有多起疑似買票房事件,卻已鮮少有媒體願意跟進報道。

《捉妖記》當時大量午夜及早晨高密度的場次安排令外界質疑

“很多人都說買票房是在損害電影行業,但是這樣營銷類型的事情也算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們少花點錢吸引觀眾多賺點票房,也能分著利潤;我們不實際排場,掙滿場的錢;總的票房也能增加,何樂而不為?如果說《葉問3》曝光後改變了什麼,那就是這樣的事情從一個行業公開的祕密變成了一件買票房主角羞於啟齒的一件事情。《葉問3》被人反感是因為當時他們吃相太難看,買的場次很多且持續時間很長;而且更主要的原因是其背後關聯著很多金融理財和股市方面的東西。”一位院線人士如是告訴壹娛觀察記者。

ADVERTISEMENT

消失的電影眾籌

《葉問3》票房造假事件曝光之後,牽扯著百姓神經的眾籌引燃了快鹿集團崩盤的導火索。

2015年眾籌了部分資金的《大聖歸來》以黑馬之姿拿下9.57億票房,參與該影片眾籌的89位投資人共投入780萬元,獲得了超過2000萬元的收益回報(每人超過20萬元),巨大的收益和想象空間使影視眾籌開始被更多的投資者和創業者所關注。

在施建祥的“電影+網際網路+金融”的算盤中,快鹿集團以《葉問3》的票房收益分紅為預期,在快鹿旗下的當天財富、當天金融,以及蘇寧眾籌、京東眾籌等平臺發放金融理財產品,從百姓手中募集了大量資金。

《葉問3》在多個眾籌平臺進行了募資,涉嫌違規超募

《葉問3》被曝涉嫌票房造假後,相關公司陷入兌付危機。2016年4月,法院凍結了快鹿子公司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部分資產,之後蘇寧眾籌又向法院申請凍結了快鹿集團持有的包括價值約1.2億元華瑞銀行股份以及價值1億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導致快鹿集團資產處置陷入停滯。

此前時任快鹿集團董事長的徐琪曾爆出,快鹿方面整體需要兌付款項總計約100億元。這些款項至今未能完成兌付,而不少當初想要博得下一個《大聖歸來》收益的投資人如今連本金都拿不回來。

一家影視金融平臺的內部人士告知壹娛觀察記者,《葉問3》片方在上映前曾經想找其合作,但是在審查一些細節時,發現對方“雷區”太多,因此最終合作沒能成行。《葉問3》票房造假事件後,影視眾籌的風險被充分展露了出來,院線電影的眾籌、理財等產品的身影也逐漸消失。

在京東眾籌、蘇寧眾籌、娛樂寶等綜合性眾籌、泛影視金融平臺上,院線電影、電視劇等影視項目已經難覓蹤影,而很多中小的影視眾籌平臺則乾脆在去年消失了。

“現在眾籌整體的環境都不太好,盈利模糊的影視眾籌就更加難活。不少做網大、微電影的平臺要麼死掉,要麼轉型了。對於院線電影來說,好的電影項目的股權是幾乎不可能拿到的。前段時間有一部賣相不錯的電影,在開拍前股權已經分散出上百份被各路公司和基金爭搶了,怎麼可能會有眾籌平臺和普通投資者的份。”ABD愛夢娛樂創始人雷鳴告訴壹娛觀察記者。

即便是相對來說投資者機會更多的網大眾籌,其前景也仍然堪憂。“我們對2016年200多部眾籌的網大進行抽樣統計,得到的結果是約93%的項目是賠錢的,極少部分會盈利或是打平。院線電影就更別提了,電影本身就是風險很大的產業,電影眾籌目前在營銷中的實際意義也更多一些。《大聖歸來》的盈利前無古人,目前來看也很有可能後無來者了。”雷鳴說道。

資本“退燒”,但仍然浮躁

如果說眾籌的兌付危機引燃了快鹿集團崩盤的導火索,而其關聯的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上的崩盤則讓快鹿集團的損失成百倍的擴大,使得其過去十多年來的成績在一個月內就幾近土崩瓦解。

“快鹿隻做兩張票:股票(資本市場)+電影票(網際網路+電影+金融)。快鹿不進入資本市場沒有未來,快鹿不走‘網際網路+電影+金融’這個模式也不會成功,更不會發展。”這是施建祥在2015年10月在公司開會時的發言,也是施建祥想要通過《葉問3》來打的如意算盤——通過P2P與眾籌將電影的投資風險分散到中小投資者手中,通過票房的“槓桿”來撬動其上市公司在證券市場掘利。

快鹿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於2016年2月23日晚間公告,以1.1億人民幣購買《葉問3》55%的票房收益權;同日其旗下A股上市公司神開股份也釋出公告,稱出資4900萬元認購一支以《葉問3》票房收益為標的的基金。訊息釋出翌日,十方控股股價飆升超過8%,神開股份更是強勢漲停,僅僅一天,這兩家公司的市值加起來就增加了超過十億元,3月4日十方控股更是當天漲幅達到了22%。

可惜好景不長,在被曝出票房造假、兌付困難等一些列問題後,這兩家公司的股價也應聲下跌,尤其十方控股,其股價從2月3.75港元的高點在一個多月的時間下跌至不足1港元,下跌幅度超過75%。整個快鹿集團旗下的四家上市公司也在《葉問3》曝出負面訊息後的一個月內累積蒸發200億市值。

類似於“電影票+股票”的做法並非沒有先例,但是快鹿集團卻因為其一系列涉及違規、違法的操作而受到了懲罰。在那之後,國內對於電影資本市場的監管也趨於嚴格,先後出現了暴風科技擬併購稻草熊影業未獲批準、唐德影視收購範冰冰旗下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被叫停、樂視影業暫緩注入樂視網等事件。而此前在證券市場三年兩度漲幅奪冠的文化傳媒板塊,亦在2016年領跌。

在一位業內資深人士看來,隨著影視上市公司股價的下跌與市盈率逐漸脫離過高水平,行業總體上正在逐漸迴歸理性,但是目前仍然是退“高燒”的過程。此前亦有業內人士向壹娛觀察曝出,今年初不少項目的融資都難於以往,而當前業內的資本更加註重於搶食看上去風險更加小的項目。

上述影視公司高層亦認可當前行業正在“退燒”的現狀:“整體上看,行業內外的資本現在更冷靜、也更看重電影本身的質量了。現在去回看《葉問3》事件,你很難說真正帶給了行業什麼改變,更讓資本冷靜的原因還是去年大盤的下行。但是行業總體還有資本還是很浮躁,仍然在保底、買票房,追求快速的成功。中國的電影市場發展的太快了,這個過程中出現了太多一戰成名的‘冒險家’。只要有成功的案例,這些人就還會去賭。這對於產業來說並不是一個好事情。

但是如果當初《葉問3》沒有被媒體曝光,那麼這可能會給那些投機者帶來一個成功的案例,從而吸引到更多的投機者,那麼未來這樣的事情可能會越來越多,對於中國的電影產業來說,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