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人民幣彙率改革意味著什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重啟彙改不意味著人民幣將大幅升值

在央行宣布重啟彙改後股市的第一個交易日,滬深股市雙雙出現大幅上揚,上證指數大漲2.9%,深證成指大漲3.44%。但應該說這只是市場的一種短期誤讀而已。

此次央行進一步推進彙率形成機製改革,雖然短期內存在一定的人民幣升值壓力,但不意味著人民幣將再次出現如2005~2008年那樣較大幅度的升值,人民幣彙率也不會進行一次性重估,而是會漸進式調整。當前人民幣彙率與均衡水平相比並無太大偏差,不存在大幅波動和變化的基礎。2009年我國出口順差比上年減少1020.7億美元,同比下降34.2%。今年以來出口順差繼續收窄,一季度我國外貿順差為144.9億美元,同比減少近八成,3月份當月貿易逆差72.4億美元,我國的國際收支向均衡狀態進一步趨近。

人民幣彙率大幅升值,對我國經濟金融穩定將會造成較大的衝擊,不符合我國的根本利益,也不利於世界經濟的穩定增長。此次人民幣彙率形成機製改革將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增大外彙市場彙率雙方浮動的區間,對人民幣彙率浮動進行動態管理和調節,保持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中國人民銀行宣布重啟彙改已滿一個月,按照官方公布的數據,重啟彙改前的6月18日美元對人民幣彙率中間價為6.8275,到7月16日為6.7718,一個月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升值幅度約為0.8%,但其間人民幣彙率有升有降,雙向浮動的特點十分明顯。隨著人民幣彙率向市場化改革方向的縱深發展,人民幣彙率將逐漸呈現雙向變動、波動範圍不斷增大的特點。

重啟彙改並非由於外部壓力

ADVERTISEMENT

央行宣布重啟彙改以來,有部分國內外機構認為此次重啟彙率形成機製改革主要是受以美國為首的外部環境壓力的影響。眾所周知,近年來美國對華貨物貿易存在較大數額的逆差,在美國國會中欲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的言論不絕於耳,指責人民幣彙率是造成中美貿易失衡的主因。但應該看到,中美兩國經濟的互補性和國際分工是雙方貨物貿易失衡的基礎性原因,國際直接投資(FDI)和國際產業轉移是造成中美貿易逆差的直接原因,此外還包括美國對華出口管製、雙方的貿易統計差異等原因。另一方面,還應看到在服務貿易領域,美國對中國的順差。總之,彙率不是中美貿易失衡的決定性因素。

從客觀角度講,央行此次重啟彙改,絕不是迫於外部壓力,不是針對與特定國家的雙邊貿易失衡問題。而是在堅持以我為主的前提下,基於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和我國國際收支狀況、根據我國國情和發展戰略所作出的選擇,符合我國經濟基本面和宏觀調控的需要。是我國深度融入全球化條件下國家利益的需要,有助於我國的國際收支平衡,維護宏觀經濟和金融市場的穩定,有利於促進我國經濟長遠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回升向好的基礎進一步鞏固,經濟運行趨於平穩,這為央行重啟彙改提供了有利時機。重啟彙改,有利於抑製通貨膨脹和資產泡沫,增強政府對經濟進行宏觀調控的能力,實現彙率雙向浮動,可以增強我國經濟應對各種外部衝擊的能力;有利於加快我國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增強人民幣彙率彈性,有助於引導資源向知識、技術密集型的高附加值行業集中和配置,推動產業升級,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有利於實現我國在對外經貿領域與其他國家的互利共贏、共同發展和長期合作,為我國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的國際經貿環境。

重啟彙改意味著應參考一籃子貨幣

在當前我國貿易和資本往來多元化的格局下,對國內企業和廣大居民來說,不宜單純依據美元來衡量人民幣彙率,而應從雙邊彙率轉向多邊彙率,更多關注一籃子貨幣彙率的變化,以人民幣相對一籃子貨幣的變化來看待人民幣彙率水平。

隨著我國對外經貿領域市場多元化戰略的深入實施,我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和資本往來國已呈現明顯的多元化態勢。今年1~5月中國的前五位貿易夥伴,包括歐盟、美國、東盟、日本和我國香港地區,進出口已分別占同期我國進出口總值的16.3%、12.9%、10.1%、9.4%和7.5%。同時,資本往來也呈現多樣化和多區域特征。今年1~5月我國實際利用外商直接投資的國別及地區來源結構為:香港占60.3%,台灣地區占6.9%,歐盟占6.9%,新加坡占5.8%,日本占4.6%,美國占4.3%,韓國占2.7%,區域多元化特征明顯,美國和以美元結算的份額並不特別突出。

在此背景下,人民幣彙率如果單一盯住美元的變動,不能適應貿易投資貨幣多元化的需要,也不能反映彙率的實際水平。多種貨幣組成的貨幣籃子及其變化更能準確反映真實的彙率水平。

ADVERTISEMENT

重啟彙改對企業的長遠發展利大於弊

此次央行重啟彙改,增強人民幣彙率彈性,雖然短期內會給我國外貿企業進出口合同的履行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但從中長期和整體範圍看,利大於弊。

首先,人民幣彙率的漸進升值浮動為推動產業升級和提高對外開放水平提供了動力和壓力,有利於促使企業加快結構調整。彙率彈性的增強對資本、技術密集型的高附加值產品出口影響較小,而對勞動密集型的低附加值產品出口影響較大,這將促使出口企業從簡單加工轉向深加工和精加工,延伸產業鏈條,細化分工,增加部分就業崗位,還有助於就業向服務業的轉移,增強服務業的競爭力。整體看,可以促進我國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推進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其次,彙率的小幅漸進升值,有利於擴大對國外先進技術和設備、裝備的進口。

第三,彙率的小幅漸進升值浮動有利於我國對外投資的發展。當前和今後十幾年內,對外投資將是我國對外經貿領域的發展重點。2.4萬億美元的巨額外彙儲備為我國對外投資提供了充足保障。重啟彙改有利於相對降低國內企業海外投資的成本,推動我國對外投資的發展。

在當今的國際貨幣體系下,各主要貨幣基本均已實行浮動彙率製,我國出口企業應主動適應和面對本幣與其他各種貨幣之間彙率的變動。隨著我國經濟的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目前國內很多企業已初步具備積極調整和應對市場變化的靈活性和能力。面對新一輪的彙率形成機製改革,我國企業要積極調整生產與經營策略,主動適應彙率波動。對待彙率的波動,應將其作為一種常態,平靜處之。 (中國社科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 張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