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城市財力排行榜:廣州為什麼那麼窮?

ADVERTISEMENT

(原標題:主要城市財力排行榜:廣州為什麼那麼窮?)

ADVERTISEMENT

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一個城市財力的主要組成部分。城市公共預算收入的多寡,決定著這個城市在城市建設、民生支出、契稅優惠等方面的投入,是一個城市競爭力的重要指標。

2016年,主要城市的錢袋子收入如何?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最高的20個城市的統計梳理發現,當年已有14個城市的地方一般預算收入超過了千億大關,其中上海以6406億元高居榜首;在前10名中,最大的變化就是杭州趕超了廣州。經濟總量第3的廣州,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僅位居第8位。

14城過千億

在各大城市中,上海和北京這兩大直轄市的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了5000億大關,在全國各個城市中遙遙領先。

其中,上海以6406.13億元高居榜首。上海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6年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406.13億元,比上年增長16.1%。GDP總量第二的北京以5081.3億元的收入排名第二。

深圳排在第三,與京滬有著較大的差距。不過深圳在2015年超過直轄市天津上升為第三之後,2016年則比天津高出400多億元。

ADVERTISEMENT

這也是深圳地方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首次突破3000億大關。深圳市財政委的數據顯示,深圳收入增速自2014年以來連續三年位居全國前列。其中,第三產業稅收占比突破七成,新興產業稅收快速增長,2016年1~11月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四大未來產業稅收實現1631.4億元,增長21.9%。

深圳之後,是兩大直轄市天津和重慶,這兩個城市都處在2000億的梯隊。從第6名的蘇州開始,到第14名的鄭州,均屬於1000億的梯隊。

這其中,鄭州是最新一個結緣一般預算收入“千億俱樂部”的成員。鄭州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6年鄭州地方財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1011.2億元,比上年增長14.3%。這也是鄭州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首次突破千億大關。

杭州超過廣州

值得一提的是,財政收入原先位居第9的杭州超過了廣州和武漢,上升至第7,而GDP總量第3的廣州在這方面卻僅位居全國第8。

2016年杭州財政總收入、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為2558.41億元、1402.38億元,增長14.0%和13.2%。杭州財稅的高速增長,主要得益於近年來該市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信息經濟的帶動。杭州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其2016年信息經濟實現增加值2688.00億元,增長22.8%,占GDP的24.3%,同比提高1.3個百分點,對GDP增長貢獻率超過50%。

ADVERTISEMENT

反觀廣州,2016年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393.85億元,增長5.2%。其中稅收收入1062.27億元,增長5.5%。增長態勢遠遠不如杭州。

經濟總量“第三城”的廣州為何在財政收入方面如此囊中羞澀?

南方民間智庫副主席、廣東省體改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廣州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如此之少,最大的原因在於,廣東的區域差距太大,粵東西北經濟發展與珠三角存在巨大鴻溝。深圳是計劃單列市,不用上繳所在省財政,要平衡東西北與珠三角的發展、通過大量的省級財政轉移支付來扶持落後地區的發展,廣州作為老大哥自然責無旁貸。

數據顯示,多年來廣州每產生1元財稅收入,大概有0.75元貢獻給中央和省內,自己隻留下0.25元。也就是說,廣州本身產生的財政收入不少,但能用於其自身的民生支出、經濟發展的財政收入太少。

另一方面,廣州的產業結構問題也是一個原因。廣州擁有大量專業批發市場,其發展目前正面臨瓶頸,尤其是電商衝擊,亟待轉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