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破7”烏龍原來是這樣發生的

ADVERTISEMENT

(原標題:人民幣“破7”烏龍原來是這樣發生的)

眼下,所有人似乎都在坐等——美元/在岸人民幣什麼時候突破7的心理關口。也就在這個極度敏感的時刻,當外彙交易屏跳出一個“7”,極度容易的被認為人民幣已經破7。

這樣的烏龍就在12月28日約23:00發生了。多家媒體援引彭博社數據稱:“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突破7整數位心理關口,最低觸及7.0121元”。

消息出現的瞬間引爆了各大聊天群。然而,奇怪的是,第一財經記者查詢多個交易系統並經多方核實,並未發現美元/在岸人民幣的真實成交價格已經破7。

(Investing.com顯示,美元/人民幣成交價沒有突破7)

(Wind也顯示,美元/人民幣成交價沒有突破7)

有國內券商分析師也第一時間表示,彭博“破7”只是報價,並沒有成交,並非實質意義上的破7,值此敏感點位,各方情緒過於敏感,一般而言的“破”,應該是中國外彙交易中心(CFETS)系統里實質成交的價格。彭博報價抓取源原本就容易出離群點,報價又非成交價,單邊報價或高或低都是常理。

外彙交易中存在買賣價差,也就是買價(Bid)和賣價(Ask)之間的差異,用於衡量市場流動性。在正常情況下,價差越小,流動性越高,但7並非成交價。再如,銀行買入貨幣的價格是Bid價格,而它賣出貨幣的價格是Ask價格,Bid價總會低於Ask價,因為誰都不願意進行虧本交易,誰都希望從交易中賺取利差。

但也正因為“7”這個數字太過“刺眼”,各界似乎都認為“7”真的來了。

隨後不久,中國央行也發布了正式聲明——12月28日23:49,央行微博發布聲明稱,12月28日,境內銀行間外彙市場人民幣兌美元交易彙率在6.9500-6.9666元區間平穩運行。但卻有個別不負責任的媒體報道“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突破7整數位心理關口”,對此行為我們表示譴責,並保留進一步追究責任的權利。

於是,一切都真相大白,眾人的議論和猜疑也瞬間戛然而止。

其實,這種“報價烏龍”並非沒有前車之鑒。就在今年12月5日,Google上人民幣兌美元彙率竟然顯示跌破7.4。同時,外彙網站XE也給出了美元兌人民幣日高7.46094的報價。各界驚呼——美元兌換人民幣的彙率,一夜之間一泄千里,從6.8傾泄到了7.4?

當然因為價格的偏離度太過離奇,當時各界傾向於認為,肯定是報價出了問題。

不過當時大家也發現,除了Google和XE數據,其他各大網站彙率均保持正常,還都維持在6.88左右。彭博社的美元兌人民幣彙率仍然是6.88;中國銀行發布的折算價也只有6.88。Google的彙率使用的是XE的數據,XE作為世界上知名的貨幣和外彙網站,是許多西方財經機構引用的主要來源。所以,XE數據出了個烏龍,“連累”了Google。

而據各外彙交易員的分析,XE網站之所以會出現7.49這樣的數據,是因為在計算過程中ICAP的一個數據出現了錯誤。當時,只有ICAP的數據偏離度極大,但ICAP是更新數據最晚的交易所,滾動收集數據的網站16:00以前應該都是用的ICAP數據,等下一個交易所報價出來數據就會更新回去,所以XE的數據就又恢複正常了。ICAP是Intercapital的縮寫,本體是位於英國倫敦的,提供聲訊和電子服務的交易商間經濟公司,同時也是交易後風險的服務供應商。

話說回來,明年的人民幣彙率究竟怎麼走? 可以確定的是,“7”並非一個底線,也無需死守。“在美聯儲明年加息3次預期的情況下,預計如果美元在現在的水平上再升值10%,人民幣貶值預計在3%~5%。”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人民幣彙率在2017年不會有大的製度變革,仍然將維持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形式。在增強彙率彈性的同時,保持彙率基本穩定。與此不同的是,2016年中央強調的仍是完善彙率形成機製。”他分析稱。

資深人民幣研究專家、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管學院教授潘英麗同日也對記者表示,最近幾日在岸人民幣走勢較為穩定,考慮到2017年1月,五萬美元換彙額度會更新,央行應該仍存在年末彙率維穩的意願,不過2017年人民幣破7只是時間問題。盡管如此,央行仍然可能在2017年保持人民幣基本穩定,且人民幣仍可能會在2018年開始出現轉機。

據彭博彙總的46家機構最新的預測中值顯示,在岸人民幣/美元會在2017年一季度飆至7,2017年末進一步跌至7.12。最悲觀的當屬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到2017年底,兩間投行預計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將貶至7.3。

謝亞軒也表示,人民幣強弱取決於供需層面,主要力量還是機構,分別為償還對外負債和增持對外資產的需求。“償還債務在2014年到今年6月期間一直在進行,主要階段是‘8·11彙改’後到今年6月。如今,外債償還基本告一段落,明年外彙需求壓力可能會減半,估算明年外彙占款減少規模約為今年800億的一半。”

此外,主流觀點也預計,美元並不具備長期走高的基礎。

潘英麗表示,美元指數在2018年前可能在110區間波動,很難突破120。“雖然美元在1985年時較此前的低點暴漲了100%,當時實際利率16%,但現在早已今非昔比,美國GDP增速遠低於當年,且財政赤字率急速攀升,克林頓時期還存在財政盈餘。”

具體而言,“從里根到小布什下台,美國財政赤字突破10萬億美元,奧巴馬兩任後該數字突破了20萬億美元,該數字在川普任下可能到2020年就會突破30萬億美元,每年要付的利息就要接近1萬億。”潘英麗稱。

謝亞軒也提及,美國GDP占全球的22%,遠低於上世紀80~90年代,因此美元指數的高度也要低於前兩輪(160和120)。預計如果美元在現在的水平上再升值10%,人民幣貶值預計在3%~5%。2018年可能是強勢美元的終結,財政赤字的擴大不利於美元走勢,可以說美元成也川普,敗也川普。”

在他看來,美元指數到2018年前將維持在110上下,人民幣處於守勢,但波動將加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