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家平台推搶票軟件 網絡有償搶票等於黃牛?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自稱加價30能八成得手 網絡有償搶票=“黃牛”? 數十家平台推搶票軟件,有律師稱此舉涉違法規)

ADVERTISEMENT

“想買張回家的票怎麼那麼難啊?”最近,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唐先生憂心如焚,其今年計劃去齊齊哈爾市的女朋友家過年,但接連兩個星期都未能在12306官網上買到臥鋪票。無奈之下,唐先生選擇了攜程網推出的VIP專人搶票服務,收費價格為66元/份。在掛單兩天後,唐先生成功地搶到了兩張臥鋪票。

南都記者注意到,今年至少58家平台推出了搶票軟件,這些平台一般宣稱平均收費30元左右就可以提升70%、80%甚至更高的搶票概率,甚至有平台推出了“搶票險”。

對此,有律師表示涉事企業沒有取得代理資格便使用搶票軟件搶購車票加收搶票費,是一種擾亂正常售票秩序、涉嫌倒賣車票的違法犯罪行為,鐵路公安機關可以依法介入調查處理。

加價66元成功購票

去年12月初,發改委、交通部等六部委聯合發布《關於全力做好2017年春運工作的意見》,意見預計2017年春運需求仍將保持小幅增長,全國春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29 .78億人次,比上年增長2.2%。

唐先生決定今年前往女友家見父母,並一起商量婚事。目前北京尚未開通前往齊齊哈爾的高鐵,每天前往齊齊哈爾的列車班次不到10班。從一開始,唐先生就有“搶票難”的心理預期。

去年12月15日,春運火車票正式拉開網絡售票的序幕。與往年不同,今年的車票預售期只有一個月。

“剛開通那天,是12:30開搶,我趕緊下單,但等我點到付款時,臥鋪票已經全部沒有了。”唐先生稱,從去年12月15日開始,他每天都參與搶票,一連搶了兩個星期都沒搶到票。

眼看著時間一天天逝去,唐先生開始著急。這時,一個朋友告訴他,可以通過攜程網搶票軟件買票,其已經通過該軟件成功買票。

下載了相關A P P後,唐先生發現攜程網提供的搶票服務多種多樣,提供的服務包括低速搶票、百度錢包高速搶票、極速搶票和V IP專人搶票,收費分別是0元、20元/份、30元/份和66元/份。

為了確保能搶到票,唐先生選擇了66元/份的V IP專人搶票。一天後,唐先生收到短信,稱其已經成功購票。

ADVERTISEMENT

隨後,唐先生用身份證在北京南站自動售票機進行查詢,發現的確存在相關訂單。

像唐先生一樣,成功利用第三方軟件搶到票的人並不在少數。南都記者身邊,就有近10人通過第三方軟件成功購票。

號稱夜間也能購票

南都記者在攜程網上看到,該網站提供24小時V IP搶票服務,半夜也能搶票。平台宣稱,攜程雲數據顯示,每天夜里都是放票高峰期。

攜程網稱,夜間搶票隻支持線下出票、送票上門,需預收配送費用及鐵路客票代收費。但如果選擇這項服務後,在白天搶到票,將會立刻退回預收的配送費及鐵路客票代收費。

為何攜程網能夠夜間 搶 票 ?南 都 記 者 致 電12306網站官方客服。工作人員稱,12306官網和APP的服務時間為上午6點至晚上11點,其餘時間互聯網例行維護。“至於為什麼攜程網能夠搶到夜間票,我們不大清楚,但如果通過第三方平台購票發生風險,12306官方概不負責,請謹慎考慮。”工作人員表示。

南都記者就此致電攜程網客服,工作人員表示,夜間會發生退票、改簽等事項,因此攜程網才能夠提供相關服務。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業內人士分析,在12306官方網站和A PP夜間停止服務的情況下,攜程網不太可能從網上獲得車票。因此,可能是攜程網組織專人,在線下幫顧客購買車票。

至少58家平台參與

目前,市面上搶票軟件種類豐富。據第三方軟件平台統計,有58家平台發布了搶票軟件,其中包括奇虎360、去哪兒網、途牛等知名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南都記者在某平台上看到了“搶票險”服務。花費15元,即可以在購票失敗後獲得90元補償。記者致電該平台客服,客服人員提醒記者注意理賠條款,根據自己需要購買。

ADVERTISEMENT

南都記者統計發現,這些平台以均有免費服務,但免費服務的搶票成功率很低。南都記者在去哪兒網等數家平台選擇免費服務掛單,數據顯示,各家平台至少進行了數千次搶票服務,但沒有一家成功搶票。

隨後,記者嚐試有償服務,絕大多數平台的收費為30元,宣稱成功率有70%至80%。記者在數家平台掛單後,數小時後在去哪兒網上搶到一張前往徐州的車票。隨後,記者前往車站查詢,的確存在相關訂單。

聲音

律師稱代售客票

服務費不得超5元

“專人搶票收費66元是否合理,和黃牛有啥區別?”雖然成功購票,唐先生仍覺得有些吃虧,認為這些平台的加入擾亂了正常的秩序,對正常排隊買票的人不公平。

多家平台客服人員向南都記者表示,平台收取的是服務費,且是為顧客個人購買車票,不屬於倒票,和黃牛具有本質區別。

“涉事企業或個人如果沒有取得代理資格使用搶票軟件搶購車票加收搶票費,是一種擾亂正常售票秩序,涉嫌倒賣車票的違法乃至犯罪行為,鐵路公安機關可以依法介入調查處理。”北京著名律師張新年向南都記者表示,依據鐵總價〔2015〕365號文規定,即便有關企業取得鐵路客票的代理銷售資格,服務費每張客票最高也不得超過5元。南都記者注意到,絕大多數平台並不是鐵路部門授權的代售點。

張新年還表示,代售點收取“鐵路客票銷售服務費”時,必須向旅客出具經稅務部門批準的發票。鐵路運輸企業收取“鐵路異地售票手續費”時,必須向旅客出具鐵路客運定額收據,所收“鐵路異地售票手續費”按鐵路客運雜費列繳。

“根據刑法270條規定,倒賣車票、船票,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票證價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王學強律師表示,本質上真人黃牛和“機器黃牛”並無區別,軟件平台的操控者也涉嫌倒賣車票船票罪,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對這些大的商業網絡平台進行監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