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期貨的人大部分虧損,為何還要設立期貨市場?

ADVERTISEMENT

上週,我在知乎上看到一個許多人關注的問題——“期貨投機者大部分虧損,為什麼國家還要設立期貨市場?”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對行業內的人來說是挺基礎的,但行業外的人卻知之甚少。行業外的人似乎有一種老舊的觀念,認為投機就是賭博,跟實體經濟風馬牛不相及。事實上,很多投機市場,都是為了輔助實體而產生的,沒有繁榮的投機,實體可能面臨更大的風險。

期貨市場也是這樣。期貨的產生並不是因為投機需要,而是因為實體商人們有交易和避險需求。期貨的前身是商人之間簽訂的遠期合約。

打個比方,假如我是做豆製品的商人,3個月後需要購買一批大豆,但大豆的價格波動很大。如果價格下跌,我可以大賺一筆,但如果價格猛烈上漲,我可能因為成本過高而大幅虧損,或者因為資金不足無法購買充足的原材料,導致對客戶訂單違約。我權衡了一下,覺得價格波動弊大於利,不願意承擔這個風險。於是,我就去和大豆供應商簽訂一份合同,提前把價格協商好,並約定在3個月之後按照這個價格進行交易。這個合同,就是遠期合約。

ADVERTISEMENT

但是,我這樣做可能會遇上一些麻煩。首先,尋找供應商的時間成本可能很高;其次,供應商可能會嫌棄我的資信不夠,未必願意跟我籤合同;又或許,我覺得供應商有可能違約,不願意跟他籤。市場上碰到這種麻煩的商家是很多的,國家(或者商人自發聯合)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就想出了一個主意——把供應商和購買商叫到一個市場上交易,同時把交易合約做的標準化、設立機製消除違約的可能性,讓大家可以放心且高效的交易。這個市場就是期貨市場,標準化合約就是期貨合約。由於這個市場的設立,我很快就買到了自己需要的合約。

3個月之後,如果大豆價格上漲,我在現貨市場會花更多的錢買大豆,但同時,我持有期貨合約價格也上漲了,我可以在交易所將其賣掉,獲得一筆利潤。這筆利潤與買現貨多花的那筆錢幾乎可以抵消掉。於是,我完美的避開了價格波動的風險,我的豆製品生意也可以在一種相對平穩的預期中進行。

ADVERTISEMENT

那麼,我的風險轉移給了誰呢?有可能是想要鎖定價格的供貨商,也可能是投機者(現在和未來都不持有現貨,隻在期貨市場買賣裸單的投資人)。事實上,想要鎖定價格的購貨商和供貨商的數量不可能完全相等,多出來的商家的風險只能轉移給投機者。投機者通常不會持有合約至交割期,而是根據自己的操作模型、盈利目標、止損計劃進行短時間的交易。在投機者們的不斷交易中,一個長達幾個月的價格波動,就被分散消化了。

幾個月的價格波動,原本可能給一個實體商家造成極其嚴重的損失,如钜額虧損、破產等等,而分散到諸多的投機者身上,卻可能只是每個人的一點小虧損。期貨市場的投機越充分,風險就會被切割的越小份,市場整體的承擔能力就越強,也就越有利於實體商家。這樣的好處,正是很多國家都批準設立期貨市場,並且不限制期貨投機的原因。


» 雪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