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現實吧!為什麼說日元跌不下去?

ADVERTISEMENT

摩根大通近期連續釋出報告稱看跌美日。3月7日的報告中小摩稱,日元進一步下跌的可能性不大,美日跌破110關口的可能性才大。而在上一篇文章中小摩解釋完技術性的“四日元區間交易”之後,又再從基本面進一步表示,儘管美聯儲加息可能推高美元,但考慮到美日之間的貿易摩擦,還是別指望日元會進一步下跌了,瑞信集團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本週美國非農公佈前,由於市場預期非農資料會非常好,所以美日一度突破115關口,但美國公佈較好的就業資料之後,美日出現了下跌,跌回114.80附近。

別對美日匯率問題太樂觀

摩根大通在3月8日的報告中表示,2月10-11日美日峰會確認了雙方依舊是盟友,但是在美國的眼裡,貿易赤字仍然是個問題,儘管美國的主要目標是中國,但是還是不要對美日之間的問題太樂觀:

3月1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佈了2017年貿易政策議程和給國會的貿易協議項目。

報告中強調了國內法律高於WTO規則,商業301法規是個強力的工具可以觸發單邊製裁,比如說可以徵收進口關稅。這個法案在1988年建立,2001年取消,不過經由總統令可以恢復。對抗日本進入美國是市場的產品,就是個強力的武器。

報告中指出現在全球貿易系統幫了中國,暗示中國將是美國的主要目標,然而,投資者不可排除這個衝擊可能會蔓延至日本。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在3月6日表示,通過艱難但聰明的談判,美國最終可以減少貿易赤字,推動經濟增長。而如果現在的貿易趨勢持續,那麼全球最終將從美國經濟增長中擷取大量的受益,日本也有較高的非關稅壁壘。

匯率負面影響:汽車行業重災區

摩根大通表示,中國在美國的貿易赤字中,地位是“壓倒性”的,不過日本在2016年接替德國成為對美國第二大貿易順差國。

而日本和美國之間的關鍵貿易問題就是汽車,日本和美國的順差中,80%來自汽車,日本和美國之間的汽車貿易平衡將是一個關鍵。美國汽車行業普遍認為匯率影響了兩國的汽車貿易:

ADVERTISEMENT

美國汽車產業的主流觀點還是認為,疲軟的日元是導致美日之間汽車貿易不平衡的主要原因。福特CEO Mark Fields在1月24日表示,貨幣操縱是所有貿易壁壘的源頭。

2月9日美國汽車政策委員會就曾呼籲加強規則以便禁止日本政府操縱匯率,標準要相同,以移除技術壁壘。

福特對TPP中不存在匯率操縱感到不滿,估計接下來美日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時,美國會堅持這樣的條件。

前景堪憂:不要以為是同盟美國就會放過日本

在2月的峰會之後,4月美日之間可能還會談判自貿協定,那麼雙方可能重新討論跨太平洋貿易協定(TPP)中的敏感項目,比如汽車和農產品。雙方也可能討論貨幣操縱的問題,而貨幣操縱的問題並不在TPP之內,這對雙方都是個挑戰。

摩根大通表示,美日之間的貿易談判還是有幾個樂觀因素,一方面近些年日本在美投資大增,另一方面,副總統彭斯是個日本問題專家,相對而言或許不會對日本那麼苛刻:

現在的貿易摩擦和上世紀90年代以及80年代的美日貿易摩擦也有所不同,上世紀80年代,日本和美國之間的貿易逆差是最大的,而現在最大的是中國,在1986年的時候日本在美國當地僅能生產30萬輛車,當時日本對美國的汽車出口達到巔峰的334萬單元,而現在日本製造業在美國的產量已經交日本的出口翻倍。

還有比較樂觀的一點是,4月的會議主持是副總統彭斯,前印第安納州的州長,而印第安納州有大量日本製造的工廠,彭斯也被成為日本專家。

但是,要是認為美國會簡單的放過日本恐怕就大錯特錯了,即使美日兩國領導人的關係不錯,也不代表美國不過對日本施加壓力。

但是這並不代表在在美國遭受貿易壓力,會放過日本。美國總統川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雖然在蜜月期,但是川普是奉行“美國優先”的。美國汽車和農業部門現在對美日之間的貿易還是頗為不滿,彭斯雖然是個日本通,但是美日經濟對話中他也必須考慮到美國國內的情況,因此最終主導兩國之間貿易談判的可能是商務部長Wilbur Ross,而Wilbur Ross是立場強硬的一個人。因此有報道稱,日本經濟大臣世耕弘成將於3月16日和Wilbur Ross會面。

ADVERTISEMENT

儘管關係不錯的小布什和小泉純一郎雙雙在位時期,美國和日本並未發生劇烈的貿易摩擦,但是關係同樣不錯的裡根和中曾根康弘時期,美日之間的貿易摩擦出現了非常明顯的惡化,美元兌日元在1985年廣場協定之後跌去了差不多50%。

各路風險事件聚集,日元跌不下去!

美日的走勢在過去對兩國之間的利差很敏感,小摩認為,美日近期的走勢和兩國之間利差確實較為接近:

在美日2月10-11日的峰會之後,投資者的政治不確定的擔憂有所降低,2月28日川普的講話也沒什麼異常,同時美聯儲官員們祭出了鷹派的評論,市場對美聯儲加息的預期飆升,我們現在也預期,美聯儲會在3月加息,年內加息規模預計是三次,去年我們的預期是今年加息兩次。考慮到這點,投資者現在關注點都轉向了美國的貨幣政策,而不再是美國的政治風險,因此目前美日之間利差的走勢和美日之間的關聯性加強。

無獨有偶,瑞信3月8日公佈的技術報告也帶有類似的看法,認為最近一段時間美日的走勢和兩國之間的利差較為接近。但是瑞信和小摩兩家都同時指出,從去年11月美國大選之後的整體情況看來,美日的走勢還是更多的受到來自美國方面政治擔憂的影響。而隨著接下來美國債務上限等問題來臨,美日和兩國利差之間聯絡可能再一次變弱。

小摩因此認為,在美國貿易保護政策的背景下,政治風險風險擔憂又可能出現上升,就不能指望日元還能下跌多少了:

在美聯儲3月15日公佈利率決議之前,我們預計美日的走勢主要還是跟隨美日利差的走勢。但考慮到3月15日事件頻繁,除了美聯儲利率決議之外,美國還有債務上限,荷蘭還有大選,投資者的注意力還是會從政策上轉向政治上。

今年1月,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再加上美國方面批評日元走軟,美日在此期間下跌了3.6%,3月中旬預計也是差不多的走勢。一旦政治風險擔憂加強,美日的下行壓力將加強,而美日和債券利差之間的關鍵性會減弱。

瑞信也認為,美國邊境稅若是實現,那麼美元可能還會上漲大約20-25%,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日元未免太穩固了一些:

有趣的日元,通常情況下,美日債券之間的利差如果擴大的話,美日應該要比當前水準低大約1%,但是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日元維持的很好。

日本投資者在乾點啥?拋美債!

野村證券在3月6日的報告中提出,自去年下半年開始,日本投資者瘋狂的買入高收益國家資產,卻大量拋出了沒摘,小摩本週最新的一份資金變動報告同樣顯示出了這一點:

日本投資者淨賣出外國債券達1.3萬億日元,為連續第二週拋出,並且增幅相當巨大,顯示出日本拋出美債加速。

日本投資者拋出的債券很多是美債,拋美債的日本投資者中,主力是日本銀行,為了減少損失:

自去年11月美國大選之後,美國債券利率明顯上漲,惡化了日本這些銀行的投資組合情況,部分銀行不得不賣出國外債券以儘量減少損失。

日本的監管者也加強了對銀行投資債券的監管,即將對日本銀行購買債券的損失情況進行審計,由於美債收益率的飆升,日本地區銀行目前可能的損失或許會達到年度利潤的1.5倍,這就讓銀行可能繼續拋售債券以減少損失。

小摩認為,日本拋美債對匯市的影響不大,但鑑於可能會拉低銀行股,還是會對日元有些微的支撐:

這對外匯市場的影響非常有限,不過鑑於會影響到日本銀行股的股價從而拉低日本股市,可能對日元也會有些微的支撐。

不過之前美銀也曾釋出報告稱,日本投資者拋美債主要是因為季節性的因素,3月底財報季到期,他們需要平衡負債資產表。同時由於貨幣互換基差(XCCY)的存在,日本債券收益率又比較低,日本投資者可以在不影響現匯市場的情況下對高收益國家進行套利,所以即使日本大量拋出美債,日元也不見得會上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