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租寶事件折射出了什麼?

ADVERTISEMENT

  一年半內非法吸收資金500多億元,受害投資人高達90餘萬人,遍布全國31個省市區;1月14日,備受關注的“e租寶”平台的21名涉案人員被北京檢察機關批準逮捕。(2月1日《人民日報》)。

  該案應是近兩天輿論媒體漩渦,不管怎麼說,e租寶在短短時間內,撮合交易額超過700億元,實在讓人感到震驚。當然,震驚之餘,給民眾留下的依然是深深的傷痛。因為這與以往全國發生若干起非法集資大案大都局限於區域性相比,其危害性更大、影響更惡劣,讓民眾會產生損失更大。

  e租寶之所以能在短期內坐大,一方面,以高利為誘餌,對其發行的產品給予年化9%—14.6%的高收益率、以及隨存隨取等條件,讓大量民眾被騙。另一方面,該公司通過設立網絡平台及收買相關代銷公司等形式,編造假項目、假三方、假擔保等三步障眼法,將投資人資金通過相關公司轉到自設的“資金池”,然後供公司投資和高管揮霍之用。除此之外,成就e租寶“強大事業”還有兩條重要因素,即相關媒體隻收錢不履行真實性審查責任、為其廣告造勢行為起到了推波助瀾作用;同時還有各級政府監管職能部門沒有認真履行監管職責,做到防患於未然,負有不可推卸之責。

  說到這里,不少民眾心中會暗暗痛罵鈺誠集團狡詐和監管部門失職,但這些無助於防範新的、更大的非法集資大案再發生,而應痛定思痛,集全民之智慧,共同構築防範非法集資堅固陣線,才能有效擋住非法集資“洪水猛獸”再次肆虐。顯然,建立非法集資預警機製已到刻不容緩地步。非法集資之所以難根絕,在於我們走了一條錯誤防範之路,即都等到問題暴發之後,政府監管部門才充當了“馬後炮”和“救火員”角色。

  應該說,中央政府還是相當重視非法集資防範的,從中央到各級地方政府都成立了“打擊非法集資辦公室”,但這其實是一個鬆散型、由政府各部門抽調人員拚湊的臨時機構,到最後都是由各級銀行監管部門在唱“獨角戲”,缺乏部門打擊合力,致使打擊非法集資成了“聾子、瞎子和啞子”,行動嚴重滯後和無法發揮威懾作用。為此,要使防範非法集資始終處於反映靈敏、打擊精準有力狀態,還得把精力用在建立風險預警機製上,實現從事後損失性“收屍式”監管向事前預防性“治病救人”式監管轉變,把一切風險消滅在萌芽狀態,充分掌握非法集資監管主動性和靈活性。具體說:一是政府設立專門非法集資預防查處機構,抽調有經驗的人員組成監管團隊,研究和製訂非法集資苗頭性、傾向性機製,設立若干動態量化反映指標;從各種渠道收集相關動態,掌握和發現非法集資蛛絲馬跡,做好防範預案。並與政府各部門建立交流與協作平台,定期對非法集資新動向、新苗頭進行及時溝通,采取聯合行動,防止出現單打獨鬥局面。二是建立社會立體監管體系,在省市縣各級設立專門監管網絡平台,聘請政府各部門、社會各團隊和民眾組成非法集資監管隊伍,負責明察暗訪,設立舉報電話,隨時掌握轄內非法集資動向和苗頭。三是建立嚴厲的防範非法集資獎懲機製,把防範非法集資納入各級政府考核目標,對轄內沒有發生非法集資案件的政府進行相應獎勵,對發生非法集資造成重大損失或影響的當地政府予以就地降職、撤職等處罰;對為非法集資站台的政府官員追究刑事責任,對輿論媒體重效益輕社會責任為非法集資造勢的行為給予廣告收入的若干倍處罰之外,並對當時人嚴厲追責,增強打擊非法集資約束力,調動地方政府打擊非法集資積極性和主動性。四是加大輿論宣傳力度,將非法集資危險及辨識方法對民眾廣而告之,提高民眾金融風險防範能力,增強對非法集資免疫力,使非法集資失去生存社會土壤。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