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什麼能擁有2萬多家百年企業?】

ADVERTISEMENT

家族企業是指由創始家族擁有所有權與經營權的企業。日本大眾媒體曾經常用“家族經營”“同族企業”等帶有偏見的詞語來概括家族企業,相關報道也大多是關於遺產糾紛、偽造食品、財務造假之類的醜聞。因此,當時日本國內學術界的家族企業研究也是“一邊倒”,隻關注其不好的一面。

但不可否認,日本擁有諸多老字號家族企業,堪稱“家族企業的寶庫”。東京商工調查公司的數據顯示,日本國內有21000家超過100年的企業,這些企業大多數由家族經營。百年老字號企業大約占接受調查企業的1%,換句話說,在日本,100家企業里就有1家百年老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經營學領域中,家族企業作為一種企業形態,曾一度被貼著落後的標簽。

英國工業革命時期,形成了近代企業的原型。20世紀初,美國開始盛行“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財團(big business),隨後成為世界經濟的主流。在大財閥盛行的時代,企業通過產業鏈的垂直整合和產業間的水平整合的方式,形成了巨大的組織形態。

為了高效運營龐大的企業組織,職業經理人經營管理模式開始出現,並日益占據上風。顯然,以家族作坊式生產經營為主的家族企業不再適應經濟發展的主流,逐漸被認為是落後的企業形態。

錢德勒在其著作《看得見的手》中曾明確表示:隨著事業規模擴大化和管理階層複雜化,企業步入職業經理人時代。1850年以前的美國企業大多是家族企業,其規模遠沒有龐大到需要職業經理人來管理的地步,通常被2-3名擁有企業支配權的家族成員所掌控。換句話說,家族企業隻不過是向專業人員經營管理的職業經理人式企業演進過程中的一個步驟、一種形式而已。

ADVERTISEMENT

1970年代,日本經濟高速發展,企業盛行終身雇傭製和安定的勞資關係。然而好景不長,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泡沫經濟破滅,日本開始陷入連續二十年的經濟停滯狀態,史稱“失去的二十年”,即便是在“失去的二十年”里,日本家族企業仍努力維持其穩健型經營,如往昔般再次度過危機。

進入21世紀,世界經濟迎來了全球化時代。日本企業也不甘落後,盡管普遍存在公司間相互持股,還是日益強調承擔“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兩權分離”“提升股東價值”等職責,彰顯國際企業的地位。顯然,日本傳統的家族企業堅持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兩權合一,難免再度被認為是逆時代經濟潮流的企業形態,長期得不到正視和推崇。

劇情反轉出現在2008年。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美國次貸危機迅速演變成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颶風。至此,愈來愈多的學者、經營者開始反思傳統的股東至上主義與擴張性經營模式的弊端和局限性,重新審視和評價幾經困難而不倒、踐行穩健經營模式的家族企業。

時至今日,地方經濟缺乏活力仍然是製約日本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瓶頸。中小城市尤其明顯,死氣沉沉的商店街隨處可見,企業倒閉的消息時有耳聞。另一方面,百年老字號的家族企業普遍分布在東京以外的日本各地,代代相傳,永續經營。

這些百年老字號家族企業紮根地區,對推動和盤活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中小城市的經濟主體一般是農漁業、旅遊業、小商店、傳統產業等,尤以地緣特征明顯、血緣關係濃厚的地方企業居多。而大多數家族企業都經營著極富地區特色的產品,並熱衷於當地的慈善公益事業。因此,振興地方的家族企業,可謂是盤活當地社會發展、推動地區經濟活性化的重要一環。

2.股東至上主義的局限性與社會各界的期待

2006年1月,日本活力門事件(Livedoor shook)在證券金融市場引起軒然大波,隨後活力門公司退市。2001年,美國的安然(Enron)公司申請破產,爆出欺詐醜聞。兩家公司均涉嫌存在財務造假、操縱股市等違法行為。

這一連串事件不僅造成了金融市場的混亂,也昭示著股東至上主義的局限性。尤其是在“職業經理人式企業”里,身為公司一把手的職業經理人首先要考慮股東們的利益,要用季報、年報數據向股東證明自己,所以他們選擇優先追求短期經濟利益和股東財富最大化。但若深究股東至上主義企業的後果,活力門事件和安然事件就是活生生的前車之鑒。

家族企業則不同。

盡管違背了伯利和米恩斯(Berle & Means)提出的“兩權分離”原則,但也正因為家族企業的所有者和經營者是統一的,才有可能徹底摒棄短期利益至上的狹隘經營觀念。有些家族企業經營者甚至提出企業的50年規劃或者100年規劃。大概也只有家族企業的經營者才能做到超越自身生死和代際局限,切實貫徹永續經營與長遠利益至上的經營理念。世界上大約有70%的企業是家族企業(Family Business),日本則高達95%。

金融危機蔓延的當今世界經濟環境下,家族企業反而普遍業績斐然,不僅在ROE(淨資產收益率)、ROA(資產回報率)等經營指標值上優於非家族企業,而且在經濟不景氣時亦積極創造就業機會。在如今日本經濟持續停滯的時代背景下,追求長遠利益的家族企業為我們提供了新的視角和可能性,同時我們也期待有更多的家族企業研究成果問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