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心理解析:為什麼股價漲上來你才後悔?

ADVERTISEMENT

股市投資是個很讓人精神折磨的活兒。比如,據本人觀察,很多的投資者常常後悔的事情之一,就是一家公司的股價在底部之時自己左看右看沒有買,結果現在它突然大漲了才頓悟到悔不該!——也經常有朋友或公開或私信於我說,老兄,真後悔當初沒有買,或者買少了!

為什麼什麼股價漲上來我們才會後悔呢?

原因分析:

1、股價在底部之時,總有不好的訊息嚇唬你。

一家企業再優秀,其發展也是曲折波浪性的。一家企業的股價被打壓在相對底部之時,除了股市整體大熊、行情低迷這種大的背景外,也多是發生在增長放緩、下滑,甚至黑天鵝式的利空打擊。股市中的人呢,常常有個毛病,就是一“漲”遮百醜,股價上漲時更容易找出個上漲的理由,而股價下跌時呢,更容易給出個下跌的理由(這實際上是中了市場有效理論的奸計)。這一點,就恰似我們觀看一些“明星臉”,別看她們在臺上(類似於股價大漲)表演之時光彩照人,其實一旦素裝(類似於股價大跌)之後,常常令人失望,產生不過爾爾的失落心理。總之,此時總是不好的訊息佔有主導,佔有上風,一切的一切總是讓你怕怕。

2、面對主流意見,你迷失在大眾之中了。

現在是網際網路時代,是人人自媒體時代,儘管資訊越來越多樣性,但人類喜歡群體生活的本性也決定了面對某些問題時,也會潛在地飄浮著一種所謂的主流意見。

茅臺的股價在底部之時,面對著強力反腐的大背景,同時,也有很多主流意見認為茅臺是就腐敗酒的代名詞;現在的年輕人多不喝白酒了;白酒黃金十年已經結束,雲雲。

格力電器2015年股價差不多腰斬之時,很多的主流意見認為白電企業已經成熟了,確確實實碰到天花板了,甚至對董明珠的能力都產生不少的懷疑。

復星醫藥在2016年之初,在熔斷機製被廢的大背景下也差不多出現斷崖式下跌,加之郭廣昌協查事件的發酵,主流意見也時時飄出一些不好的訊息,包括控股93%的奧鴻藥業的奧德金產品停產事件也不斷被喧染。我至今仍清晰記得曾有媒體如是報道:對於近期“麻煩不斷”的復星系來說,“年關難過”可能是比較貼切的形容詞。——我至今仍然保留著這些媒體報道,並且還時時拿來玩味一番,嗬嗬

人類說穿了其實是有著“懶惰”的天性,據說這與人的進化有關,比如,在人類的早期那些總是違背主流意見而做出獨立判斷的人,或許沒有來得及與眾人一起逃跑,結果被老虎給吃掉了。所以,隨大流,形成旅鼠般的追隨,有時也是出於保持自己的一種本能,這樣做起來讓人更有安全感些。

ADVERTISEMENT

3、身處底部不知覺,隻緣身處底部中。

三國時,諸葛亮被迫無奈上演了一場空城計,司馬懿硬是不敢衝進去活捉諸葛亮,印象中是他的一個兒子想衝進去,還被司馬嗬斥了一頓。今天我們在外面看戲的人是看得明明明白,似乎要比司馬聰明得多,但不信,你自己身處那種情景之中試一試,我敢保證100個人中可能會有99.9的人未必有司馬懿聰明。這就叫,不識廬山真面目,隻緣身在此山中。

許多的人可能會一次一次地立誌說,再等股市大熊之時我要如何如何勇敢;再遇個股黑天鵝事件之時,我一定要不再放過這種絕佳機會,然而,真的到了這種情景下,我估計多數人仍然會扮演葉公好龍的角色。便宜了想再圖便宜,種種貪婪或恐懼的心態,弄不好仍然讓你做不出那種在事後看來聰明的勇敢決定。

今天的人是知道的,三國時的空城計是羅貫中編的,不是真事,是小說家言。但據正史《晉書》記載,司馬懿在與諸葛亮作戰之時,曾評價諸葛亮曰:“亮誌大而不見機,多謀而少決,雖提卒十萬,已墮入我畫中,破之必矣。”雖然這話被人評為狂妄,然而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個評價還有道理的。

引申一下,在做股市投資之時,我們是不是也常常犯下如此錯誤呢?1、誌大而不見機;2、多謀而少決。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事後諸葛,常常弄個悔不該!

今天,在雪球恰好看到一篇有關邱國鷺的思考文章《5178點以來那些漲幅超40%的股票帶來的思考》,其中寫道:

“我們總是在想,從5178點到現在市場下跌了近40%,但是有些股票卻平均漲了40%,比如白酒、家電,港股的汽車等。這批股票的研究難度並不大,商業模式簡單,估值也很便宜,季報年報出來後業績也很清晰。但是,為什麼投資者在5178點的時候不願意買這類股票,而在追逐一些所謂的概念、主題、故事?”

“今天回頭看,這些炒概念、炒主題、講故事的股票下跌了70%。所以我覺得投資還是得迴歸公司的本質。”

“投資的本質:希望1塊錢的東西5毛錢買。”

這個問題確實問得好。但關鍵是當一塊錢的東西真的在賣5毛錢之時,大多數人可能仍然是:金子就確確實實地在那放著,可那分明不是金子!

ADVERTISEMENT

這一人類現象著實值得研究!

記得魯迅先生在寫文章之時,常常說在解剖別人的同時,也是在時時無情地解剖自己。確實是這樣。本人在做這篇小文之時,其實也是時時在解剖自己,因為,在自己的投資歷程之中,特別是在早期,這種“事後後悔”的錯誤其實也時常犯。

那麼,如何療救呢?

根據我個人的的經驗,開出藥方如下:

1、多看幾眼被市場冷落的企業。

我經常說,投資如做人,與其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生活中我們都喜歡做這種好人,那麼在投資中,我們也要嘗試著做這種好人,嘗試著自己多做一些“英雄救美”的事情。這種被冷落的企業研究多了,頭腦中可能就會多一些這樣的模型,於是產生投資於它們的衝動。

2、嘗試著與所謂的主流意見做對。

多數人在股市中常常是錯誤的。如果自己總是與多數人一樣,那麼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泯然於眾人矣。當然,也不是凡是主流的意見就是錯誤的,但是當多數人都往西邊跑去了,一定要告訴自己往東邊看看。

比如,當你投資東阿阿膠等中醫藥股之時,時常見有一種評論曰:這是收人類智商稅。於是你就反著問一下:究竟是評論者被收智商稅了呢,還是我自己被收了呢?這樣一思維,有時可能就覺得還是自己聰明點(中醫藥走出了一批長牛股,我們投資者在它們身上賺了很多錢,還不是遠比這些人聰明嗎)。

這就叫逆向思維。

ADVERTISEMENT

我個人的經驗,這樣的經典戰役不要多,你隻要嘗試搞對幾次,嚐到些甜頭,可能就會產生“錨定心理”(看來錨定心理也未必全是壞),進而固化成自己的經驗與識見,於是就喜歡做這種“英雄救美”的好人了。

3、多分析企業模型、大牛股模型。

在我們的一生之中,可能隻要搞對少數優秀而低估的企業就差不多能夠改變自己的財富命運。但是這種少數的成功投資,實則是建立在廣泛的研究基礎之上的。道理太淺顯,我們不可能隻研究五家企業,就隻投資五家企業。貌似我們隻投資了五家企業,可能我們的功課是建立在研究50家、500家企業基礎之上的。

我們在投資中之所以常犯事後悔的錯誤,歸根到底其實還是對一家企業研究不深不透,對其價值的評估更是心裡沒譜兒。怎麼辦?天下沒有直達財富自由的直通車,我們常人唯有依靠笨辦法。比如,加大對入各種企業的分析研究。如我本人平時就有一大愛好,收集公司研究的資料卡片,力求自己建立一個“中國好公司”資料庫,如此天長日久,或許就對一家子企業為什麼優秀,以及它們是不是被市場冷落、低估就有些感覺,於是再投起資來便覺得有些底氣。

4、力求建立多學科模型。

價值投資確實是知易行難,理念上的東西幾句話,一頓飯的工夫就可以解釋得清清楚楚了,然而真正運用起來,卻常常是南轅北轍。我想,原因就在於價值投資看似門檻很低,人人可以談上幾句,但是恰恰中了中國的一句古話:看似容易卻奇崛。因為,真正支撐價值投資者們的,實際上是必須具備一套較為完善的知識框架體系,或者還需要人的某些性格特質,或者一些豐富的人生閱歷。用芒格的說,是要建立多學科思維模型,擁有格柵思維,進而探求到那種“普世智慧”。

我們確實也看到,有些投資人缺少這種格柵思維。比如投資茅臺,他非要數清楚茅臺的微生物有多少種,甚至一定要數清楚它們有多少個。投資格力,他非要弄明白格力的機器人哪一個零件比國外的落後,甚至動不動則責罵董明珠幾句。明明東阿阿膠的驢皮呈上漲之趨勢,於是公司多囤一些驢皮原料反而更有利於將來多賺錢(同仁堂也常常喜歡這麼囤積細料的),但是他非要用“存貨週轉率”這一指標去僵化地評估。這種“錘子思維”確實是不容易搞好投資的。

投資之路漫漫,唯有上下而求索。——當然,如果長時間地,如十年八年的仍然“求索”不出,其實最好的辦法是退出這個遊戲。

按:碼字不易,轉載、複製請註明出處與作者。@今日話題

最後送你點小福利啊,與雪球有約:雪球萬2.5傭金投A股,通過我開戶可薅50元交易券,開戶請點選

» 雪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