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幣要消亡了?元芳,你怎麼看?

ADVERTISEMENT
這兩年貌似移動支付發展勢頭有點迅猛啊,刷一次銀行卡,掃一下手機APP,一筆交易就可以瞬間完成。讓人感覺線上線下無所不能,越來越多的人已不必因忘帶錢包而苦惱,也不會因長期不用現金而窘迫。

有人說,紙幣可能會消亡了。

你認為呢?

實際上這不是電子支付第一次衝擊現金支付了,還記得躺在錢包裡的那些卡片嗎?隻不過它們輸入起來實在太麻煩,以至於平時我們不怎麼用罷了(用網銀一遍遍輸入卡號密碼驗證碼很煩有木有?刷POS還得等出單加簽字慢死了有木有?)

可是現在,習慣了一掃即可的移動支付之後,各位想想自己有多久沒有碰錢包了?有多久沒用現金了?

電子支付普及後,不僅人們對於銀行提現的需求下降,手中現鈔的流通速度也在變慢,紙幣的磨損速度也就相應減緩。有研究表明,一張人民幣紙幣的流通壽命平均為三年左右(票面平整度70%為回收標準),在如今電子支付愈加普及的時代,這一數字想必會有所增加。

2013年度國際貨幣事務協會(IACA)大會上也有報告承認,伴隨著電子支付、尤其是移動支付的普及,幾乎所有歐美國家消費者的現金使用偏好都趨於減少。其中少數國家如德國、瑞典、義大利,現金流通總額量還會以年均1%左右的速率下降。

從1968年美國第一次出現“信用卡的大量使用會使現金在20世紀末消亡”的預言開始,唱衰現金的聲音在媒體上一直不絕於耳,然而輿論長期寄以厚望的“智慧卡”卻遲遲沒有讓“無現今社會”夢想成真。如今更高階的網際網路支付正在迅速普及,這一次曾經伴隨人類近千年的紙鈔會真正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消亡嗎?

從刀、鏟、紡輪等工具到金銀銅等貴金屬,再到方便攜帶的紙鈔、銀行券、支票等,再到今日新興的電子符號,貨幣形態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經歷了多次演化。但長期以來,錢幣的價值一直與鑄造它的貴金屬密不可分——人們進行交換時,貨幣之所以具有購買能力,是因為其附著的特定含量貴金屬具有與其交換商品等價。

直到17世紀,世界知名物理學家牛頓創造性地發現錢幣的價值可以與其貴金屬含量脫鉤。在他看來,“可以將先令想象成只是一個詞語,隻不過是為了方便表示一件商品價值多重的銀條,而不需要銀條出現”。這個說法揭示了貨幣的實質意義,即公認的信用符號。教科書上曾經註明貨幣的本質屬性是一般等價物,但它並沒有說清楚的是,這個“一般”意味著公眾普遍且持續地認可,而這個“物”也不一定需要拘泥於某種形式。

ADVERTISEMENT

人類社會也在發展中漸漸證明瞭牛頓的見解。古代中國發行的紙幣,只是因為其作為銅錢、銀兩的兌換券才被認可;金本位下的英鎊、美元,也是因為其作為固定比率的黃金兌換券而在世界範圍通行。可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做交易並不需要交割金屬,隨著時間的推移,存款機構也就漸漸學會發行超出其實際持有硬通貨儲備量的票據。

然而鈔票生產與交換畢竟要比黃金提煉與交割容易太多,以至於作為其初衷的“名義價值”反而因為流通過於普遍,戲劇性地獲得了公認的“實際價值”。自1973年美國正式宣佈停止美元兌換黃金後,經過短暫的金融危機,如今銀行系統的儲備體系中,“紙鈔加貴金屬”模式已經成為世界通行做法。當然,為了避免單個金融機構出於私利擅自增發貨幣造成市場混亂,如今絕大多數央行均壟斷了所在國的貨幣發行權力。

電子支付發明後,曾經紙鈔對貴金屬的那套邏輯又出現在數字元號對現鈔的關係上。如果人們平時不需要去存取現款,那麼支付結算也是可以在通訊網路中完成,有現鈔作為信用背書,虛擬交易自然暢通無阻。

縱觀貨幣愈發輕便化的演變歷史不難看出,從誕生的那一刻起,作為交易中介的使命就已經決定了“方便”是人們對貨幣的頭等要求。一旦安全得到保障,具體形式便不再重要,更加輕便的交易方式自然會快速推廣開來。電子支付需要的僅僅是支付密碼和手機、銀行卡,相比於必須要用幾種固定面額拚湊、找贖,還容易丟失的現鈔,可謂安全與便利兼顧。

然而歷史同時也告訴我們,傳統貨幣的徹底退出也不是那麼容易。翻閱彭信威老師的《中國貨幣史》不難得知,紙幣發明後金銀銅產量一直在不斷增加,人們手中總會囤積金屬幣以備小額花銷和保值增值。

在當下的資訊時代,輿論中關於現金的發展與使用充斥著諸多誤導性的資訊,諸如“現金消亡說”,現金“低技術含量、不衛生”等傳言,真正來自權威部門的統計報告卻少有人關注。然而現實一再說證明,儘管電子支付為許多人提供了現金交易外的新選擇,在可預期的未來內,現鈔仍將在人們心中佔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並繼續扮演支付結算的基礎力量。

ADVERTISEMENT

查閱有關現金發行和使用的全球統計資料便可發現,近年來在世界範圍內,現金總量每年還保持著較快速度的增長態勢。

來自國內外的資料告訴我們,流通紙幣的數量從來沒有停止增加過…

比如美元(下圖為1994至2014每年每種面額美元現鈔流通數量與總和單位:十億美元)據美聯儲資料顯示,美元市場流通總量從2004年的24.2億增加至36.4億,其中大額100面額的紙幣更是膨脹了接近一倍。

比如歐元(下圖為2010至2015每年每種面額歐元現鈔流通數量與總和單位:百萬歐元)按照歐洲央行資料顯示,2010年至2015年11月,歐元區流通中紙幣數量從141.71億張擴張至181.88億張,其中50歐元面額紙幣與100歐元面額紙幣投放最快,分別從15.51億、55.5億增長到21.14億和81.33億。

再比如中國(下圖為2010至2015每年市場流通人民幣現金面額(MO)總和單位:億人民幣)

截至2010年底

44628.17

截至2011年底

50748.46

截至2012年底

54659.77

截至2013年底

58574.44

截至2014年底

60259.53

截至2015年底

63216.58

雖然統計口徑與上述兩大國際貨幣不同,但是總量上的增長趨勢依然一目瞭然。

2013年,芝加哥大學發表名為《現金支付:一項對消費者還用現金支付的過去和未來的跨國分析》的報告。作者DavidS.Evans和KarenWebster最後得出結論,“現鈔並沒有消亡,直到2022年,現鈔開支都會維持繼續增長的狀態。即便其他支付方式成為第一選擇,現金也隻會是第二選擇。”

根據以往貨幣發行經驗來看,目前鈔票的流通量持續增加主要受益於五大因素。

1,人口增長:世界不停增長的人口一直是現鈔需求的源動力,特別是目前人口佔比不斷增加、經濟增長較快且網路科技不甚發達的亞非拉國家,每年現金需求量增長一直高於全球平均水平。

2,經濟增長和衰退:經濟增長,財富創造增加,貨幣需求自然增長;然而也有實證調查證明,經濟下行階段消費者更偏向提取並貯存現金,以控製個人花銷。

3,國家貨幣供應政策:貨幣政策的選擇,如升降利率、增減存款準備金等都會對貨幣供應帶來影響,近年來世界各國競相量化寬鬆,則貨幣產量自然不斷加大。

4,鈔票種類、整潔度、版式、面值等技術因素的變更:經過長期流通的破損紙幣一般由銀行體系進入中央銀行廢票處理中心集中處理,目前提高舊鈔回收評判標準、宣佈發行新式鈔票等有助於減少市面現鈔流通,變相維持著鈔票的社會需求。

5,偽造者水平的提高:鈔票偽造工藝的提高可以推動鈔票設計的不斷革新,也在實際意義上減少單一世代現鈔的流通時間,加快新舊迭代速度,同第四種因素一樣維持著社會對於新鈔的需求。

也許你會說,電子支付相比現金支付額度優惠、安全便利太多,就這麼消失不是挺好嗎?

去年某寶因為光纖被挖斷出現大規模網路故障,大量的使用者無法登陸和支付,有網友調侃說“總感覺要幹掉一家網際網路巨頭就是哢嚓一剪子的事兒,再牛的網際網路公司也頂不住網線斷。”

再想想我國那麼多生活在非一線城市的人們,移動支付還沒有普及到他們那裡吧?中國有那麼多中老年人群,他們現在相信這個東西嗎?

再想想自己,是不是總有一些時候、一些地方,是咱用現金更方便?!

是不是用現金意義更大?

其實從使用範圍看,現鈔相比電子支付能夠更加普及開來。電子支付要求有發達的互聯通訊網路作為支撐,而世界上除了少數基礎設施齊全的發達國家外並不具有這般物質條件,對於絕大多數人口尚分散在農村的發展中國家而言,鋪設通訊網路、普及移動終端還需要較長的時間。在廣大欠發達地區,便利的現鈔依然是人們最好的選擇。

而且不光是咱老百姓離不開紙幣現金,世界各地的政府也都離不開。

發鈔權是國家主權的重要體現。本國貨幣是國家主權的重要基礎。印製、銷燬現鈔,是從根源上調節社會流動性的辦法,並且目前還無可替代。而電子支付始終以人民幣計價,也就是說以紙鈔為代表的人民幣才是它的信用背書。國家需要紙鈔、電子支付也需要,所以紙鈔不可能消失,懂了吧?(不要和我提歐洲無現金小國,人家早沒有本國貨幣了好不?)

網際網路行業的飛速發展勢不可擋,在很多經濟發達、基礎設施完備的地區,電子支付常態化也已是大勢所趨。但儘管現金媒介支付在整體交易總量上佔比會不斷下滑,考慮到“交易總量”本身即不斷增長的龐大基數,現鈔絕對數量依舊十分可觀,尤其是在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

最後小編想說,紙幣也好、電子支付也好,各有各的優缺點,你想用哪個用哪個不就好了?這樣的話,紙幣怎麼會消亡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