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房地產業的錢都是銀行借的”?

ADVERTISEMENT

  3月7日上午,房價話題成了經濟界政協委員討論的熱點,當有個別委員談到“學區房每平方米14萬元是超乎想象的”時候,來自銀行業的一位委員則接過話題指出“每平方米14萬元並不算是最高的,北京市金融街的房價已經每平方米20萬元。”當場有學者型委員立刻指出,“房地產業的錢都是你們銀行借出去的!”(3月7日騰訊財經)。

ADVERTISEMENT

  這句話雖為政協委員們的一種調侃,但卻可品味出不乏對銀行信貸工作沒有把好關的埋怨或指責,實際上也等同於一種“現場追責”,有點“火藥味”;畢竟北京這麼高的房價,讓任何人都有點受不了,起碼在情感上是難以接受的。

ADVERTISEMENT

  而且,委員們對銀行的指責不是無端的,而是有事實根據的。中國房地產業發展到目前這種現狀,除了我國的城市化進程加快、基礎設施改善快、房屋建築水平國際化及政府當初的發展指導思想存在一定偏差之外,將房地產業泡沫吹大的直接功臣還是銀行;如果沒有銀行信貸資金的孵化和催生,就不可能產生那麼多“地王”,房地產公司也不會底氣十足地到處圏地、到外大規模興建商品房,也就不可能有截止2016年底全國商品房高達近7億平米的庫存。更為令人震驚的是,如果沒有銀行通過各種明的或暗的渠道大規模向房地產開發商注入資金,也不會有樓市的投資投機炒作活動盛行,更不可能推高一、二線熱點城市的樓市價格泡沫或非理性上漲,不可能有城市房價的幾倍甚至幾十倍的暴漲,更不可能存在北京學區房及區位優勢好的商品房動輒高達每平米14萬元直到每平米20萬元的天價;當然,也就不會把若干城市中低收入階層推向房奴的尷尬窘境。顯然,銀行沒能有效調控好房地產信貸,為房地產業非正常擴張及一、二線熱點城市房價飛漲立下了“汗馬功勞”。

ADVERTISEMENT

  當然,不是中央政府不要求銀行充分發揮好信貸調控房地產作用,也不是銀行監管當局對商業銀行房地產信貸投放行為缺乏監管或監管失控;而事實是,中央政府要求銀行部門配合國家房地產宏觀調控的政策不少,監管當局也下發了許多控製銀行信貸資金過度流向房地產領域的禁令,但就是沒有捆綁住銀行信貸資金流向房地產領域的“手腳”。一個顯而易見的事例,據央行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7月銀行房地產信貸增長幅度占整個銀行信貸增幅的70%以上,至2016年底銀行房地產信貸增長比例雖經銀行部門壓縮有所下降,但仍占當年信貸投放總規模的四成以上。這足以說明,銀行依然將中央政府及監管當局調控房地產信貸增長規模的政策要求當成了“耳邊風”,依然不改對房地產信貸的癡迷狀態,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長此以往,我國房地產業發展將會進入新一輪失控狀態,房價更會暴漲,社會各界、民眾的對銀行責怨聲會再起,對銀行的評價恐會更差。

  因而,作為銀行部門應正確看待政協委員們的“指責”或“埋怨”,認真反思近年房地產信貸上的不當行為,誠肯接受社會各界的批評與監督;更為重要的是“痛改前非”,把“房地產業的錢都是銀行借的”當作調控房地產信貸的一口“警鍾”,不時敲敲,在經營思維中多些大局觀念、多些社會責任意識,少些本位主義,少些唯利是圖行為,時刻與中央政府房地產宏觀調控政策要求、與銀行監管當局監管要求步調一致,主動調控好房地產信貸,既當好房地產業健康有序發展的堅強後盾,又不成為房地產業盲目發展和樓市價格瘋狂上漲的幕後推手,更不當社會各界“千夫所指”,為建立房地產調控長效機製當好“守護神”,充分履行好應有的社會職責,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筆者有理由相信,到明年的兩會,不僅委員們的指責之聲會消弭,且更會贏得廣泛的讚譽之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