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仲毅:提高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積極性

ADVERTISEMENT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紫宸 山東省莒縣的塑料產業起於上世紀80年代。如今,這裡是長江以北最大的吹塑基地,全縣分佈著400多家塑料企業,全部為民營,超過8萬人從事著這一行業。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晨曦集團董事長邵仲毅就是其中一員。

1992年,24歲的邵仲毅還是莒縣外貿公司的臨時工。兩年後,自言不甘寂寞的他接手了一家隻有十幾人的鄉鎮小企業,開始創業。

因地處沿海,上世紀90年代的魯東南地區,石油化工下遊產業已蔚然成風。富有商業頭腦的邵仲毅用了六年的時間,把一家作坊式的吹塑,做成了一個大型塑料加企業,並取得了自營進出口權。這是其獲得資本基礎的第一步。

2003年,莒縣國有企業改革,邵仲毅完成創業生涯中的第一次兼併——將即將倒閉的莒縣化肥廠重組。之後陸續兼併5家地方國有企業,並由此組建了山東省晨曦集團有限公司,也開啟了多元化之路。

如今的邵仲毅被稱為“雙油航母”的掌舵者:在石油化工和糧油加工兩大產業,這家民營企業的業務規模均列國內第一陣營——這一切,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2003年,晨曦集團的營收是3億元,十年後達到了762億元。

這得益於國內下遊工業、農業領域需求的不斷增長。邵仲毅介紹,以吹塑產品為例,從上世紀80、90年代主要依靠進口,到如今基本實現國產替代,需求一直在增長。在此過程中,無論是企業、行業本身,還是環境,都在不斷變換。

作為典型的工貿一體化企業,晨曦集團的發展見證著實業企業生長環境的每一點變化。身為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工商聯副主席的邵仲毅,對實體經濟的發展也一直保持觀察。

ADVERTISEMENT

在過去四年,他的數次兩會議案多涉及改善實業企業營商環境。今年,邵仲毅遞交了八項建議,內容涉及減負、融資、供給側改革、市場化改革等方面。其中,加大和改善金融對於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的支援力度和服務水平,更是他多次極力呼籲的事情。

經濟觀察報:山東省是地方煉化企業最為集中的省份。過去,“地煉”這個詞似乎蘊含著一種特別的意味,你個人一直見證著產業的發展,對此有著怎樣的感受?

邵仲毅:晨曦集團屬於地方煉化行業。不過,所謂的“地煉”,曾經是一個專有的歷史名詞。上個世紀90年代末,國家集中清理整頓過一批浪費資源、技術落後、質量低劣、汙染嚴重的“五小”企業,小煉油廠就是其一。當時的地煉產業規模小,產業鏈條也很短,發展十分粗放。以至於今天,很多人聽到石油化工,聽到“地煉”,第一反應就是汙染重。實際上,如今在這一行業,政策對環保技術、裝置的要求已經很高,廢氣、廢水乃至噪音排放,都有較高的標準,能耗方面也有嚴格的評估,一個環節達不到要求,企業都很難生存。企業在環保上的投入甚至比生產裝置本身的投入都要大。可以說,現在的石化企業,不管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和上個世紀比都不可同日而語,整個行業在經歷不斷優勝劣汰的過程。

經濟觀察報:在過去幾年,對於晨曦這樣的大型民營工貿企業來說,最好的機遇期是什麼時候?彼時的營商環境如何?

邵仲毅:2013年到2015年,大宗商品處於週期的底部,國際原油價格同樣處於穀底,隻有現在價格的一半,比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都要低。但是,彼時也恰逢沿海地區銀行信貸收緊,企業苦於沒有資金,無法擴大投資規模,眼睜睜地看著機會錯過。2013年,因為金融領域出現的部分融資騙貸事件,珠三角、長三角以及山東半島的融資環境都出現了異常緊張的局面,山東省的外貿、加工企業都受到了嚴重影響,銀行的信貸收緊了大概三分之一。企業的流動性沒了,經營頓時變得很困難。以晨曦為例,2008年晨曦還隻有一家合作銀行,隨著公司規模的壯大,2014年合作銀行擴大到了50家。儘管如此,我們的資金鍊依然很緊張。所幸,在此過程中,縣級、市級、省級政府都給予了高度關注和大力扶持,這其中就包括協調銀行不再繼續抽貸,企業自身則努力降本增效,那兩年就這樣撐了下來。企業要提高自身的管理能力和抗風險能力。不過,需要強調的是,對於以晨曦集團為代表的民營實業企業,除卻特殊時期之外,融資始終是一個難題,企業家時時覺得錢不夠用,找錢無門是企業家的心頭恨。

經濟觀察報: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液”,你在過去也一直呼籲加大金融對於實體經濟的支援力度,您認為,目前支援實體經濟的金融血液流動不暢的原因何在?

ADVERTISEMENT

邵仲毅:實體經濟長期以來因資金緊張而備受困擾,這與我國金融服務支援實體經濟發展的方式密切相關。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偏低,市場資金流向實體部門的動力不足。另外,資本市場體系尚不完善,金融產品創新發展緩慢,服務中小微企業的金融機構動力不足,企業融資渠道少而窄,金融體系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相對有限。加之目前監管辦法製約了基層銀行的積極性。所以,我認為這需要政府綜合考慮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聯動有效性,統籌貨幣信貸、部門利潤和融資結構等多重關係,加快體製機製的改革和創新,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金融服務水平,增強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能動性和主動性。

經濟觀察報:具體而言,你認為金融應該如何提升支援實體經濟的有效性?

邵仲毅:建議進一步積極打造源頭活水,增加市場流動性供給和優化銀行信貸配置結構並重,提高商業銀行對企業不良貸款的容忍度和放貸積極性,提高金融機構向實體經濟的放貸能力,嚴密監測資金流向,促進社會資金加速成為實體經濟的產業資本,推動資金更多更好地支援實體經濟。同時,加快建立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的利益聯動機製,平衡金融部門與實體企業的利潤關係,發展各種自擔風險的區域性小型金融機構、社群金融服務組織、村鎮銀行等合規合法的金融主體,以此服務更多的中小企業、創新型企業。再者,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需要早日形成。直接融資服務的平臺和通道需要加快建立,積極發展企業債券(公司債),推進股票註冊製改革和市場擴容,加快基於股票、權證匯率等金融衍生工具的創新,設計適應特定實體企業融資需求特點的金融服務新產品。總之,拓展實體企業融資空間,提高融資便利性,才能化解實體經濟被銀行資金邊緣化的困局。

經濟觀察報:良好的生產經營環境是實體企業賴以生存的土壤,這其中尤其需要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這方面,你認為還存在哪些不足?

邵仲毅:釐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需要繼續深化行政體製改革,健全完善市場體製機製,切實做到使市場在資源要素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目前,審批事項中涉及部門前置、中介前置的還有很多,企業項目投資和併購仍受阻於審批規定、流程製約、外匯管製等因素影響。

» 經濟觀察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