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法》“二審”不涉注冊製說明了什麼

ADVERTISEMENT

  根據全國人大會議新聞發言人傅瑩於3月4日介紹,今年4月份《證券法》修訂草案應該能夠再次提請人大常委會進行審議。這意味著倍受資本市場關注的《證券法》“二讀”終於再次提上了日程。

  不過,根據有關媒體的報道稱,雖然此前市場曾經希望在這一輪《證券法》的修訂中為新股發行注冊製掃清法律障礙,但根據證監會最新監管精神,新的修訂草案中沒有相關內容。也就是說,本次《證券法》修改並不涉及注冊製內容。而實際上,注冊製內容是《證券法》一審的最重要內容。而且在2015年底,人大常委會還授權國務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製改革。如今在即將對《證券法》進行“二審”的時候,反倒不提注冊製內容了,這或多或少有些出人意料之外。

  實際上,《證券法》“二審”不涉及注冊製內容,這是符合中國股市發展現狀的,同時也有利於推進《證券法》“二審”工作的順利進行。畢竟在去年2月劉士餘接替肖鋼出任證監會主席之後,管理層乃至高層對待注冊製的態度已經發生了重大改變。最明顯的就是在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里,並沒有提及注冊製內容。而今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再一次沒有提及注冊製內容。因此,與此相對應的是,《證券法》的“二審”也不再提及注冊製內容。

  而在注冊製擱置的背後,首先是管理層乃至政府高層對待股市、對待注冊製的態度發生了改革。因為經過了2015年6月至2016年1月的三波股災之後,從管理層來說,股市穩定才是至關重要的。如果盲目冒進推進注冊製,難免會引發股市的進一步波動,甚至不排除再度引發股災的可能性。而不論是從股市還是從中國經濟的全局來說,防範金融風險的發生是位居首位的事情。而既然注冊製一度讓市場為之談虎色變,那麼暫時將其擱置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之所以將注冊製暫時擱置,實際上是目前A股市場注冊製的條件還並不成熟。注冊製是市場化較為成熟的資本市場的產物。它不僅要求投資者,而且也要求融資者也要成熟,包括監管者也需要成熟。同時注冊製也需要嚴刑峻法作為保障,它要求投資者的利益能夠得到有效的保護。而就此而論,目前A股市場距離推出注冊製的要求還相距甚遠。

  不僅如此,就新股發行而言,是否實行注冊製並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從世界股市來說,既有實行注冊製的股票市場,也有實行核準製的股票市場。兩種形式的IPO方式,談不上誰優誰劣。關鍵還是在於監管要跟上,要保證新股發行的健康運行,保證IPO渠道的暢通。而做到了這一點,是注冊製還是核準製,其實都不重要。

  而從A股市場的實際情況來看,自從去年下半年以來,IPO發行一再提速。尤其是進入2017年,IPO更是高速運行。整個一月份IPO都是保持“一日三新”的發行節奏。這種高速發行大大縮短了企業IPO上市的時間。可以說,當下的核準製已經是變相的注冊製了,或者說是披著核準製外衣的注冊製了。正如劉士餘主席在全國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上所說的那樣,“注冊製是監管的方法論的要求,和行政核準製並不對立。注冊製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也正因如此,《證券法》二審不涉注冊製也就不足為奇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