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貿易逆差 說明了什麼?

ADVERTISEMENT

  盡管2月出現了3年來的首次貿易逆差,但並非長期趨勢,不意味人民幣會貶值加劇

ADVERTISEMENT

  ■沈建光 張明明

  今年2月份中國貿易數據令人大跌眼鏡。不僅出現自2014年2月以來的三年首次貿易逆差91.5億美元,而且出口與外彙儲備數據與1月份趨勢出現背離,給理解當前外貿形勢與彙率變動增加難度。久違的貿易逆差說明了什麼?出口弱而進口強的背後又有何意義?

  在筆者看來,2月份貿易逆差的出現主要與以下兩方面因素有關:一方面,中國內需的強勁複蘇,尤其是基建投資旺盛,帶動進口需求同比大幅改善。可以看到,以美元計價的2月份中國進口同比增速大增至38.1%,比1月份提升21.4個百分點。

  這與今年以來高頻數據普遍呈現的國內基建投資加速相互驗證。例如,用於機械工程的挖掘機2月份銷量同比增長298%,大幅超出市場預期;1月份重型載貨車銷售增幅達到125.15%,是近6年來新高;1月份全國鐵路完成貨運量同比增速10.4%,比去年底繼續加快;2月份官方與財新製造業PMI同時向上反彈;1月份中長期貸款創近兩年新高,企業貸款需求增加等等。

  同時,進口反彈是量價齊升的表現。例如,2月份煤炭、鐵礦石、原油進口同比分別增加145.1%、107.9%和69.4%。其中,進口價格上漲貢獻較大,煤炭價格2月份同比是去年同期的一倍,鐵礦石價格同比漲幅近80%。相應的,煤炭、鐵礦石進口量分別增加30.6%和13.4%。而進口價格上漲與全球大宗商品價格走高相關,反映了輸入性通脹壓力的增加。

ADVERTISEMENT

  圖表一:2月中國大宗商品進口

  ■

  另一方面,貿易逆差的出現與貿易數據存在季節性扭曲有關。2月份出口並未延續1月份出口強勁反彈的態勢,以美元計價出口轉為同比下跌1.3%。但在筆者看來,外貿月度數據波幅很大,特別是1-2月份,由於外貿數據受春節季節性干擾,往往是全年波幅最大的月份。例如,2011年1月份以美元計價出口同比增價37.64%,2月份出口同比2.35%,二者分別是全年出口增速最大最小極值。2016年1月、2月出口增幅分別下降至-15.2%和-28%,亦是全年最低增幅,且與相近月份貿易情況差別甚遠。

  從這個角度來看,短短一個月,在海外形勢沒有風雲突變的背景下,筆者傾向於將造成2月份出口大幅下降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季節性擾動。一種排除干擾的辦法是參考投資、消費、工業生產等主要經濟數據的處理方式,將1-2月份外貿情況合計考慮,簡單處理後發現,以美元計價,1-2月出口累計同比增長4%,進口累計同比增長26.4%,分別高於去年12月份的-6.2%和3.11%,顯示內外需同時改善的局面。

  當然,雖然總體出口數據有扭曲成分,但出口數據結構上的變化亦不乏亮點。不難發現,2月份高科技產品出口仍然增速較快。即雖然傳統勞動密集性產品如玩具、鞋等出口分別從1月份41.6%、3%大幅下降至2月份的-4.1%和-27.6%,但資本密集性產品出口提升較大,高科技產品出口從1月份2.6%反彈至11.2%。

ADVERTISEMENT

  圖表2:2月份出口出現結構性改善

  ■

  基於此,筆者認為,盡管2月出現了3年來的首次貿易逆差,但並非長期趨勢,不意味人民幣會貶值加劇。在資本項目管製仍然奏效、國內貨幣政策比去年趨緊、國內經濟穩步改善以及美元透支美聯儲加息預期的四大因素支持下,資本外流趨勢得到了緩解,預計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也有望企穩,預計2017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空間很小。

  當然,中美貿易前景是影響今年外貿走勢的不確定因素,但在筆者看來,以下三方面因素有助於降低貿易戰爆發的可能性:一是人民幣彙率的穩定態勢。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到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預計穩定彙率仍然是決策層的重要考慮;二是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減少,2月份對美國順差從1月份的214億美元下降到104億美元,減少了一半;三是美國出口大增,經季調後,1月份美國出口同比增速7.43%,是2012年3月以來的新高。

  (沈建光系瑞穗證券亞洲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明系瑞穗證券宏觀研究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