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財經委官員:不會簡單把三會合並進央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在談及金融風險防控時表示,影子銀行的風險要格外重視。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當一些理財產品出現違約,就容易引起很大風險。

談金融風險

理財產品最容易引起風險

新京報:今年監管當局更加注重金融風險的防控,你認為風險在哪裏?

吳曉靈:影子銀行的風險要格外重視。影子銀行的本意就是在銀行信貸之外的非銀行金融活動,有些有執照,有些沒有。我國大量的影子銀行活動是有執照的非銀行金融機構開展的。在這其中,我認為最容易引起風險的是理財產品。首先,它規則不統一,層層嵌套,拉長了債務鏈;第二,投資者適當性原則堅持的不好,因而會有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與投資方向不匹配的風險;第三是數據不清晰、投向不清晰,難以對它的風險進行判斷,一旦出現風險,有感染性,有波及性,有比較嚴重的問題。

近幾年,理財產品發展速度非常快,而且金額非常大,橫跨銀證保信各個領域。如果不能了解投資者是誰、投向是哪裏,準確數據是多少,當一些產品出現違約的時候,容易引起很大的風險。這也是由央行牽頭來製定統一的資產管理產品標準規製的重要原因。

談監管體製改革

ADVERTISEMENT

央行承擔的貨幣政策職能不會變

新京報:為實現風險全覆蓋,監管層正在構建宏觀審慎的監管框架,一行三會改革被熱議,你認為監管體製改革該怎麼做?

吳曉靈:金融機構盡管有很多業務相互滲透,但金融業務的本質不會因相互滲透而改變。過去的監管是機構監管為主,對機構的牌照進行管理,而在金融綜合經營的情況下,監管原則要從單純機構監管走向功能監管與機構監管相結合。不管哪個機構經營了銀、證、保、信,這些業務,都要按照相同的規則進行監管,這也就是功能監管,行為監管。

新京報:是不是意味著一行三會通過某種方式上進行合並?

吳曉靈:綜合經營並不意味著綜合監管。我認為不是簡單地把“三會”合在一起,或者把三會合到央行去。

我們的監管體製不管怎麼改變,央行在金融體系當中承擔的貨幣政策職能和金融穩定職能是不會變的。在複雜金融形勢下,要強化央行承擔金融穩定職能方面的條件,需要央行的貨幣、彙率政策更加有效。

談彙率波動

ADVERTISEMENT

前一陣子人民幣有些升值過度

新京報:去年彙率劇烈波動,我國在跨境資金流動上出台了不少新政策,這些舉措對於彙率穩定是否具有長期效果?何時會退出?

吳曉靈:前一陣子人民幣彙率的波動,最主要原因是過去比較多的跟著美元走,人民幣其實是有些升值過度了。

作為監管部門,加強資金流動的合法合規監測是必要的。在一段時間內,當市場情緒比較穩定、監管措施比較到位後,這個會逐漸緩解。

我想市場越理性,這些監管當局的臨時性措施可能會結束得更早一些。

近幾年,理財產品發展速度非常快,而且金額非常大,橫跨銀政保信各個領域。如果不能了解投資者是誰、投向是哪裏,準確數據是多少,當一些產品出現違約的時候,容易引起很大的風險。——吳曉靈

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