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買房子的人又要笑了!但是,一個跳水信號不可忽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天,買房子的人又要笑了

  今天(3月10日)上午,央行行長周小川率三位副行長易剛、潘功勝、範一飛在北京接受了記者采訪。路透社記者問了一個這樣的問題:去年住房貸款在新增貸款接近40%的比例,今年會不會有所改變?

  周小川的回答是:

  去年,房地產信貸里面增長比較快的主要是個人購房貸款。個人購房貸款的增長,一方面有助於居民買房子,同時,在一些城市特別是三四線城市住房庫存比較多,有助於降庫存。但是反過來說,在一二線城市又容易使住房價格上升。

  總體上來看,個人通過住房貸款購房以後,實際上資金就轉到開發商。房地產開發是一個很長的產業鏈,會帶動一系列產業供給,所以這個貸款不能簡單看作是買房子,實際上會傳遞到相當大的產業鏈上。同時,這個產業鏈還帶動與它相平行的一些產業鏈,比如家用電器等。我就不多說了。總體來說,住房貸款在中國還會以相對比較快的速度發展,但是確實要適當平衡。隨著住房產業的政策調整,估計會適當放慢。

  知名財經評論員劉曉博認為這里面隱含了幾個意思:

  第一,房貸通過房地產產業鏈支持了實體經濟,比如家電;

  第二,從杠杆率(負債率)上看,居民家庭仍然有加杠杆的空間(具體見下面一條),所以周小川說“住房貸款在中國還會以相對比較快的速度發展”;

  第三,長遠看,房貸增速會適度放慢;

  第四,他注意到了房貸增長過快對於房價產生了推動作用,但另一方面,三四線城市需要通過房貸給樓市去庫存。

  劉曉博的點評道,今天央行的新聞發布會釋放一個信號:此次兩會,雖然大家都強調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但無論國土部、住建部、央行、銀監會,都對樓市嗬護有加。銀監會直接表態,希望樓市平穩,這樣有利於金融安全。此次央行再次表態,房貸還會快速增長。人大則表示,今年沒有把房地產稅納入立法規劃。

  今年的經濟形勢非常複雜,美聯儲加息很定會提速,川普新政具有很大不確定性。中國樓市在“擠牙膏式調控”之下,一直遲遲拒絕入冬。或許,各地政府有意在前幾個月多賣點地和房子,拉動經濟、增加今年的抗風險能力。

  冰火兩重天!這個數據讓人震驚

  雖然,中央給樓市打了一劑強心針。但是,昨天剛剛公布的數據讓人震驚。

  3月9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月份的CPI(居民消費價格)和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其中CPI的同比漲幅讓人震驚,竟然只有0.85%!

  受這個消息的影響,投資者信心低迷,股市、債市、期市等都出現了明顯跌幅。

  0.85%是什麼概念,我們可以先看一張圖:

  

  上圖是去年2月以來中國CPI的走勢圖,其中藍線是同比漲幅。可以看出,今年1月出現了跳水走勢。

  對於這種異常走勢,國家統計局的解釋是:第一,食品價格出現了回落;第二,節後出遊人數減少,機票、酒店、門票等價格大幅回落。總之,是在強調今年春節前移到1月的因素。

  但另一方面,PPI卻勢如破竹,同比繼續大幅飆升:

  

ADVERTISEMENT

  PPI同比漲幅達到了7.8%。在工業品出廠價格這樣大幅反彈的情況下,CPI竟然大幅跳水,這不能不讓投資者擔憂一件事:

  前一個階段,幾乎被機構投資者普遍認同的“周期複蘇”很可能只是“南柯一夢”,至少是複蘇的強度遠低於預期!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正常來講,是PPI先熱,然後CPI跟著熱。

  上遊的原材料比如煤炭、鋼鐵、水泥等先漲價。然後這個漲價會傳到工業產品上,然後又傳到市場上表現為各種商品與服務價格漲價(PPI)。

  漲價也意味著相關行業人員的薪水增加,這些薪水增加的人,到了市場上就搖身一變,成了消費者。工資漲了,自然也願意高一點價格,購買產品和服務(CPI)。

  如此一來,經濟就形成了一個正循環,GDP增長,政府高興,大家都開心。

  但是,現在是什麼情況呢?PPI在漲,CPI在跌!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消費者不接受漲價,除了極少數個別的廠家,憑借壟斷優勢敢於提價之外,大部分產品都不敢漲,怕消費者不買。

  消費者為什麼不接受?

  你們不少人已經漲工資了啊,水工、電工、泥瓦匠一個月都能拿到2萬了麼?

  那就只有外一種可能。

  有一種東西,漲的比工資更快,並且讓人們背上了過重的債務負擔。

  那就只能是房子了。

  

  這兩年一二線房價暴漲,大家都已經享受到了。 很多人一年所漲的那點工資,還不夠房價一個月的漲幅。

  當然,一部分幸運兒,提前買了多套房子,即使這樣,不少也是杠杆負債買的,也有債務負擔。還沒買的,自然得努力攢錢。

  雖然高層一再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但目前,仍有某些一二線房價在炒作。

  所以,在前一陣房價要跌的時候,有的地方還明里暗里來托市。最狠的一招,就是限制供應土地。

  恐慌之下,一二線房價似乎還要漲。所以,眼下某些一線城市的房價快漲之聲又起。

  不過,今天CPI的斷頭跳水,則顯示,這樣的上漲,是極其危險的。

  親曆房價故事:若大多數年輕人想都不敢想,社會定要反思

  作者:王國華

  

ADVERTISEMENT

  1997年大學畢業,我在長春工作。一室一廳的房子大多租金五六百,單間三四百。我的工資六七百,在同學中算是高的。亦即,一半工資拿出來租個單間很正常。有個同學工資才三百多塊,理論上講租房都不夠。

  這樣晃蕩了兩年,女友(現在的妻子)畢業,考慮換房子了。我為省錢,帶女友去看了某大學家屬樓里的一個單間,廁所和廚房都是跟別人共用的,月租一百七。我覺得還可以接受,女友沒說什麼。第二天一早,她哭著來找我,說不想住這樣的房子,父母來了連個打地鋪的地方都沒有,太寒酸了。

  我聽了很慚愧。人家願意跟我過日子,起碼要給她一個過得去的生活。我在繁華的桂林路找了個一室一廳的房子。月租六百,可以半年一交,僅需3300元,折合每月五百五。當時我剛跳槽到一家報社,月薪五百九十元。

  或問,一個月還剩下四十塊錢怎麼生活?這恰是我要講的:如果你不想過太委屈的日子,那就先滿足自己,然後想辦法。我也是這樣,先住上五百五的房子,再想五百九怎麼生活。人的求生本能總會幫著你解決掉這些問題。我記得那一年給《深圳青年》雜誌寫稿,一篇稿子就是一千七百塊錢,夠我三個月房租了。

  搬家那天,我和女友很滿足。一個文友帶著新婚妻子來看我,我說,房子小了點,嗬嗬。其實我是希望他安慰我說:“這就挺不錯了”,豈料人家兩口子異口同聲地說,“嗯,確實憋屈,湊合住吧。”原來,文友入贅到高官家中,高官住的是四室的大house,家里還有警衛員呢。但不久他們就離異了,原因不清楚。但一個北方男人,自己不掏錢買房,寄居在丈人家里,總覺不太心安理得。

  

  閑著沒事的時候,也以租客的名義在附近看過其他一些房,有個老太太,以380元價格把一個單間租給一個女大學生,她自己則在過道里搭了一張床,感覺兩個人都挺能將就。不要說那時房租高是因為商品房少,住房緊張。房東出租首先要考慮自己的成本。他的心理預期如果是兩千塊,即使降到一千不虧本,他也不租給你,寧可空著。反正目前中國的房產幾乎沒有持有成本,他們干嘛要救濟你。

  我自己買房是在2000年。那時商品房剛剛興起,而我所在的東北地區經濟正在蓬勃發展。房價兩千多一點(市郊一千多),比石家莊、濟南之類的二線城市似乎還高。偶爾在圖書館翻閱《深圳特區報》、《深圳晚報》之類,發現深圳房價三四千元一平米,實在太貴,感覺不在同一個世界里。當時省城的平均工資已經一千多,而全國通行的理論是,一個月工資可以買一平米房子才是正常房價。但這種理論大概持續了三四年便煙消雲散。

  我花二十多萬買了第一套房,首付三成,其餘按揭。當時稿費好掙,我一年時間就把貸款還完了。2007年孩子上學,需要獨立單間,我又借錢買了第二套房。後來在文壇小圈子里流傳我用稿費買兩套房子的故事,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我的經曆不足為訓,不過當時房子確實好買一些,我身邊有不少工作三五年就能買房子的人,在北京、深圳和天津的朋友、同學大體如是。購買方式跟今天差不多,就是自己湊一點,父母湊一點,親戚借一點,然後用工資還按揭。總體上看,無論房價高低,購房者都是跌跌撞撞,跟頭把式,沒有一個從從容容的。

  所以今天房價不代表什麼,重要的是買房時的狀態。如果絕大多數年輕人連想都不敢想,整個社會肯定要反思;如果不少人還敢比劃比劃,那就證明房價還不算誇張。

  21財聞彙綜合自:天天說錢 (ID:liuxb0929,作者:劉曉博 )、政經縱橫談(ID:dazhengjing,作者:雷思海)、新浪財經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文中投資建議僅供參考。

  我們其它小夥伴

  ID:News-21

  長按並識別關注

  ID:jrquan21

  長按並識別關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