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套路”,上市公司財務處理的幾種模式

ADVERTISEMENT

全是“套路”,上市公司財務處理的幾種模式

《紅週刊》作者劉增祿

每年“3·15”,二級市場中的投資者可謂悲喜兩重天,喜在於央視“3·15”暴露了部分公司的造假行為,悲的是,自己手中股票卻因此可能大跌。對此,投資者需要在投資過程注意什麼?那一類公司需要我們時刻警惕?

虛構應收賬款是財務造假中重要一環

二級市場中,部分上市公司在財務處理過程中常常通過虛增應收賬款來虛增營業收入,此前震驚全國的“銀廣夏”、“鄭百文”、“達爾曼”等重大假賬事件中,“虛構應收賬款”就在其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在通常的財務做賬過程中,應收賬款的變化可以直接導致營業收入的變化進而去影響利潤增減。如應收賬款週轉率很低,則表明應收賬款的實際償還率也很低,這種情況下,如果利潤額很高,則企業就有虛構銷售額從而操縱利潤的可能。如前幾年IPO衝關失敗的麥傑科技就是因應收賬款問題而被髮審委否決了。當時,該公司每年有八成以上的銷售收入並未實際到賬,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依賴於應收賬款,使得企業面臨很大的壞賬風險。與此同時,公司的應收賬款週轉率在行業中還處於非常低的水平。不錯的營收、很低的應收賬款週轉率,意味著上市公司極可能通過做假賬虛構應收賬款來虛增收入,從而操縱利潤。

如今回顧2013年至2015年的財報資料,我們也可以發現東方網路新華網達華智慧衛寧健康潤和軟體等多家公司的營業收入增長率和應收賬款金額也均在不斷放大,而同期中應收賬款週轉率卻在不斷下降,如此背離的現象,由前述案例來看,不排除這些公司財務資料有失真的嫌疑。

毛利率異常變動值得警惕

毛利率是企業核心競爭力的財務反映,亦是IPO稽核中重點關注的財務指標,判斷一家公司的財報造沒造假,分析其毛利率的真實性是非常重要的。在正常經營中,一旦企業毛利率出現忽高忽低的企業,特別是那些毛利率如同過山車的企業,就需要懷疑其財務資料是否真實了,如深深寶AST成城等公司的毛利率在近幾年異常異動,就是非常值得推敲的。

同樣是毛利率問題,在通常情況下,存貨週轉率下降,表明公司存貨項目的資金佔用增長過快,超過了其產品銷售增長速度,其毛利率應趨同下降才合理,同時,存貨週轉率下降也說明產品競爭力可能下降,競爭力不強,毛利率也必然下降。然而記者發現,在A股市場中,部分公司的毛利率與存貨週轉率關係是反向執行的。如奧瑞德

ADVERTISEMENT
,該公司2013年至2015年的存貨週轉率分別為2.33%、1.93%、1.08%、0.43%逐級下降,而毛利率卻分別為36.59%、37.9%、42.69%、44.16%逐級上升,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大晟文化也是如此,2013年至2015年存貨週轉率呈現了170.43%、16.68%、0.1%急速向下趨勢,而毛利率卻由3.59%升至12.52%,2015年更是達到76.56%,實現大幅攀升。類似的,南極電商藍英裝備保千裡星輝娛樂等多家公司也都有相似情況發生。對於這些存貨週轉率變動與毛利率變動背道而行的企業,投資者在投資過程中需要警惕其存在財務造假的可能。

非經常性損益調節業績的主要途徑

瞭解一家上市公司的優劣,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去上市公司實地調研考察,而沒有條件外出的,也可通過分析上市公司公佈的公告和財報資料去瞭解其品質高低。然而,在繁多的報表資料背後,卻往往也是“陷阱”叢生,在“雜音”的幹擾下,輕易就能讓很多投資者“大意失荊州”。

記者發現,“非經常性損益”就是財報中最常見的“雜音”之一,它是企業財報中最容易被隱藏的,也是被投資者最容易忽略的科目(非經常性損益,即指公司日常經營之外的利得或損失),它的存在往往讓投資者對企業優劣判斷產生明顯偏差。以2016年三季報資料為例,2944家A股公司中有1920家歸屬母公司淨利潤同比實現了增長,在剔除非經常性損益因素後,可以發現淨利潤同比實現增長的公司中竟然有183家公司扣後淨利潤同比出現了下滑,也就是說,這183家公司的真實淨利潤表現是被非經常性損益粉飾的。如果投資者恰好投資了這些企業,風險也就不言而喻了。

1,通過股權減持粉飾經營業績

二級市場中,一些業績出現下滑的公司經常會通過減持手中所持的其它公司股權,來獲得投資收益去充實自己下滑的業績。以風華高科為例,公司雖然在三季度實現淨利潤11072.08萬元,同比2015年三季度的4569.2萬元增長了142.32%,但仔細分析其利潤增長原因,可以發現,除了主營產品銷量上升、收購的奈電軟性科技電子(珠海)有限公司合並進入報表因素外,減持手中持有的奧普光電

ADVERTISEMENT
部分股票所帶來的收益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這是當期公司利潤的最主要增長來源。近期,公司又於1月26日提前公佈了2016年度業績預告,從其業績預告內容看,公司2016年預計盈利1.25億~1.55億元,相比2015年預增102.5%~151.1%。就此業績表現來看,可以看到公司減持奧普光電股票產生的1.33億元投資收益在其中是居功至偉的,如果剔除這部分非經常性收益,則公司的利潤最高僅剩下0.22億元,甚至還有可能出現0.08億元虧損。

類似的,分析目前已公佈的2016年業績預告的公司,可以發現深康佳A中國武夷華西股份永太科技等也均有相似之處,業績的向好均為憑藉減持其它公司股權來實現外延式收入增長。

2,關健時刻,政府補助來救命

除了股權減持這種外延式收入增長方式,政府補貼也經常是一些企業的救命“良方”。在目前已披露2016年年報資料的218家公司中,有211家公司年度利潤中存在政府補助現象,少則如臥龍地產5.09萬元,多則如國泰君安獲政府補助高達7.43億元。在已完成2016成年報披露的公司中,亞星化學國風塑業粵傳媒等公司如果沒有政府的補助,其整體利潤將會由盈轉虧。以粵傳媒為例,該公司2016年業績快報內容披露,公司因2016年底收到廣州市給予的財政補貼資金3.5億元,使得自己全年淨利潤成功扭虧,並實現盈利1.89億元,這意味著沒有政府補貼,則公司至少虧損1.61億元。

其實,除了前述公司外,如將統計資料拉長,還可發現在2013年至2015年近3年中,如果沒有政府補助的因素,則中遠海控中國船舶等16家非ST公司將會出現連續3年業績虧損。

併購重組的“雙刃劍”

在上市公司粉飾業績的手法中,最值得濃墨重彩一筆的要算併購重組了。以今年上市公司業績預告公佈的利潤增長幅度看,巨幅飆增公司的原因幾乎全部來自於併購重組。如大晟文化預計扭虧,利潤增長14177.56%~16931.87%,原因為2015年12月完成對深圳淘樂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及無錫中聯傳動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收購;恆信移動預計利潤增長12569.53%,原因為2016年完成重大資產重組全資收購東方夢幻文化產業投資有限公司。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併購重組本身就是把“雙刃劍”,一旦標的資產業績不達標,大筆的商譽減值將會吞噬當期利潤。在中國現有會計準則下,商譽無需攤銷,但商譽每年需進行減值測試,其減值損失一經確認將不得轉回。因此,在A股市場上,經常看到商譽減值問題成為一些公司業績下滑的“黑天鵝”。

從目前上市公司公佈的2016年年度業績預告、業績快報來看,多家公司警示了商譽減值風險。如鴻利智匯在業績快報中表示,2016年全年業績下滑17.93%,原因主要是子公司深圳市斯邁得半導體有限公司2016年度業績承諾未達預期,預計計提商譽減值約9920.68萬元。其實除此之外,在目前已經公佈年度業績的公司中,得潤電子二六三金龍機電中青寶東方電熱吉艾科技等多家公司,也均提示遭遇商譽減值的風險。


» 新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