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大限將近,美國拿什麼拯救钜額債務?

ADVERTISEMENT

2016年年底美國聯邦債務總額達19.5萬億美元,與十年前美國債務總額相比翻了一倍有餘。不知不覺美國政府債務這個雪球已經越滾越大。2017年聯邦預算顯示,2017年美國總債務預計將超過20萬億美元。

去年,美國大選時,美國政府債務問題被忽略了,但有專家則稱,目前需要高度關注川普新政府的政策對美國經濟和債務的影響,以防引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然而是什麼原因導致美國債務不斷攀升呢?

赤字上升,美國國債大幅上升

由於一貫的年度預算赤字,美國十年國債已經上升逾100%。赤字通常由包括戰爭,經濟衰退和通貨膨脹,政府支出超過收入等因素導致。而美國國債通常用於資助過去的預算赤字。在2016年,預算赤字上升至5.87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30.0%。此外,2016年赤字佔GDP的比重上升3.2%,而2015年為2.4%。2016年公眾持有的債務佔GDP的77.0%,為1950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政府債務隨著對信貸需求的增加而增加,以便於為越來越多的赤字提供資金。借款成本往往因債務螺旋上升而上升。較高的利率令對裝置,股票及其他資本貨物的投資更昂貴。

當聯邦政府不斷借款來資助其赤字時,赤字對國家債務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估計2017年美國預算赤字為4410億美元。上圖為美國過去12年的預算赤字。可以看出,由於經濟增長的改善,2010年的赤字略有下降。自2012年以來,由於經濟出現一定復甦,赤字持續下降。然而,在2016年赤字增加了5870億美元,預計2017年赤字水平將下降到佔GDP比重3.0%以下。

ADVERTISEMENT

2007年12月開始的抵押貸款危機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和金融挑戰。這導致2008年出現更多赤字。當聯邦政府採取積極措施試圖恢復經濟健康時,2009年赤字繼續上升至1.4萬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距離2017年3月15日——美國債務上限即將到期,還有不到一週的時間。自從2015年10月民主黨和共和黨達成預算協議之後,美國國債上限被暫停。在2016年第四季度末,美國政府的債務已經達到近20萬億美元。

今年3月16日美國國債上限將再次生效,這意味著美國的大限即將來臨。

下圖可看出自1983年以來美國債務上限持續翻倍增長。

智通財經瞭解到,美國債務上限是指美國國會批準的一定時期內美國國債最大發行額。自從1971年以來,國會已經80批準提高債務上限,目前債務上限定在20.1萬億美元,已經是美國GDP的106%。

全球債務與GDP的比率,美國債務與其他國家相比有多大?

ADVERTISEMENT

2016年美國債務上升到19.5萬億美元,比2015年增加1.4萬億美元。包括政府債務在內的總債務從5.1萬億美元增加到5.5萬億美元,公眾持有的債務上升約1.0萬億美元,達到14.2萬億美元。下圖為各國的債務水平佔GDP比重。債務與GDP之比是一國的債務與以國內生產總值衡量的總經濟產出進行比較。

聯邦債務與GDP的比率取決於國家的財政政策和總體經濟狀況。截至2015年,美國的債務與GDP的比率達106.0%。從上圖中可以看出,日本以債務與GDP比率上升的領先地位。根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提供截至2015年的資料,美國排在第七位。

日本總債務估計是家庭和中央銀行持有的GDP的兩倍。如果比較日本的債務與美國債務,日本的債務幾乎由其公民持有,約佔90.0%。然而,美國債務是由外部債權人及其人民的混合持有。

花旗:此次債務上限再次生效,美國要破產?

花旗集團(Citigroup)於3月6日發表報告表示,美國債務上限被突破或將誘發破產。花旗預期,上限今年或將繼續上調,可能會有破產的危險。

花旗強調,美國聯邦債務上限將在今年被上調,相當於1917年的109倍。花旗認為,川普多次承諾將通過1萬億美元的“公共和私人融資”,大幅度提高軍事支出,增加基礎設施投資,這份預算規劃的時間跨度大約為10年。

ADVERTISEMENT

另外,標普主權評級總監克雷默(Moritz Kraemer)1月11日向CNBC表示,自上次標普將美國的經濟評級從AAA下調至AA已過去5年。他認為這種情況在2017年也不會改變,標普將依然維持AA評級。

克雷預設為,新總統川普當選所帶來的政策前景不確定性。同時也令該評級機構不願上修美國主權債務評級。標普認為,作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美國實際上沒有消除這些擔憂。

而川普政府的財政部長努欽於3月9日致函國會表示,該部準備採取措施避免違約,且將採取多種手法繼續維持政府運營,包括繼續支付國債利息。

努欽稱,正如他在聽證會中所說,“保證對我們債務的全部信用是重要承諾”。

努欽敦促國會要儘快提高債務上限,“以便能實施我們的優先項目”。

由此看來,如果今年再次上調上限,似乎意味著美國並沒有一個債務上限。如果未來沒有更廣泛的結構性改革,單純靠提高美國債務上限或者暫時凍結國債上限,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即使提高債務上限,但債務總額除了法律限制外還有更重要的資金流限制。如果美國的聯邦政府稅收不足以支付債務利息的支出,美國的國債規模就會徹底失控,國家信用也將一落千丈。

» 和訊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