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貸網:萬億農村金融市場被指死海 巨頭們卻悄悄地在幹什麼?

ADVERTISEMENT

2月28日,喀什銀行釋出公告稱,公司已取得股轉同意掛牌函,成為新三板上第一家農村商業銀行。

從相關資料來看,截至2016年底,喀什銀行的貸款投向中,以農、林、牧、漁行業貸款居多,佔全部貸款的14.95%。此番落地新三板,業內普遍認為給農村金融機構吸引資本,吸納資金開了好頭。

事實上,農村金融不但越來越受到資本認可,而且我國最高層也在規劃加快建設農村金融。

我們看到,2017年新年剛過的2月5日,中央一號檔案釋出,這已經是新世紀以來最高層第14次把“三農”問題作為一號檔案,無怪乎“中央一號檔案”現在成為了中央重視農村問題的專有名詞。

從一號檔案可以看出,中央非常支援農村金融服務的發展狀況,要推動金融資源更多向農村傾斜,加快發展現代農業。

可見,農村金融已經成為建設新農村的重要戰略之一。

隨著檔案的釋出,各地反響強烈,有擔憂,也有叫好。有的人感到恐慌,農村金融沒辦法搞風控,壞賬會拖垮金融機構;還有的人擔心,在城裡野蠻發展的P2P理財將去禍害廣大農民,後果不堪設想。

那麼,農村地區究竟有多大的金融市場?

農村金融發展前景到底如何?

金融機構該如何做好農村金融呢?

一、農村金融是死海還是藍海?

1.誰在開拓農村金融市場?

2016年3月18日,阿裡巴巴旗下螞蟻金服農村金融事業群成立,在佈局農村市場兩年後,將這一業務條劃歸到螞蟻金服的中心區。

2016年3月20日,京東緊隨其後,由京東金融與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涉農貸款產品“京農貸-養殖貸”落地。

據瞭解,“京農貸”是主要針對農村信貸,擁有農資信貸和農產品信貸兩大產品線,圍繞農業細分產業鏈做全產業鏈農村金融。

而另一方面,銀行也不甘示弱。

中國農業銀行推出“金穗快農貸”,由符合一定條件的金穗惠農卡持卡農戶,通過農業銀行物理網點及個人網銀、手機銀行、自助機具等渠道申請貸款,在分析客戶資料和建立信貸模型的基礎上,系統自動審查審批貸款,自動匹配貸款額度、利率、期限,支援自助用信、快速到賬、迴圈使用、隨借隨還。

ADVERTISEMENT

而作為國內網點數量最多的金融機構,郵政儲蓄銀行70%左右的網點分佈在縣域,自然也不會錯失三農戰場,已經開發了家庭農場(專業大戶)貸款、農民專業合作社貸款、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貸款、“公司+農戶”貸款、農業機械購置補貼貸款等多項“三農”貸款創新產品,如“富畜貸”、“財政惠農信貸通”等產品,旨在緩解農村地區金融服務不足的問題。

不難看出,阿裡和京東兩大網際網路巨頭緊鑼密鼓地在農村金融領域拉響卡位戰,更多網際網路企業也有意參戰,加之銀行業金融機構紛紛加大三農方面專項放貸力度,使未來萬億級農村金融市場的憧憬展現在大家眼前,這也被業內視為農村金融服務的視窗期已經開啟。

2.阻礙農村金融發展的絆腳石有哪些?

然而,認為農村金融無法做大做強的也不在少數,金牌顧問進行了總結和歸納,多集中在以下幾點:

第一,對於銀行業金融機構來說,面對城市貸款使用者,以住房、廠房等固定資產作為抵押品非常容易獲得貸款,而在農村缺少這類抵押品,或者價值過低,申貸困難。

第二,不管是種植,還是養殖,都受天氣、禽流感等外部環境影響較大,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或者是一場猝不及防的禽流感,都可能使農戶遭受慘重的損失,所以這類農戶向來屬於風險較高的申貸人。

第三,在農村地區農戶聯保較為常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貸款擔保問題,但是如果出現行業性風險,也將波及農村銀行貸款回籠。

第四,傳統銀行憑藉強大的風控系統,把高風險的涉農貸款拒之門外,那麼,網際網路金融機構又有什麼辦法能做好農村金融呢?因此受到很多人的質疑。

第五,目前看來,從一二線城市到中小城鎮,再到農村,金融機構不論是種類還是數量,都越來越少,就連成立了三農事業部的農業銀行、郵儲銀行,其分支網點基本也隻鋪設到縣城、中心鎮,這就導致還有更多的村落完全找不到任何金融機構的網點。由於農村地區較城市而言,人員太過分散,金融機構設立和維持網點成本高、利潤低,所以金融服務廣度還遠遠不夠。

ADVERTISEMENT

第六,農村金融的難題除了缺乏金融機構,還缺乏適合農業生產、農民生活、農村建設的金融服務能力和金融產品,目前創新程度不理想。

第七,農村勞動力人口持續外流,不少人擔心農村缺少推動自主建設的青年勞動力,他們是農村金融主要的目標人群,如果缺失,將使做強農村金融成為泡影。

第八,受城鄉差距影響,新型金融產品的使用在農村存在滯後的現象,帶來的問題也可能同樣滯後,業內人士紛紛憂慮,前期在城市中頻頻爆出跑路等問題的網際網路理財產品會給農村帶來新的危機。

既然有這麼多的難題,那麼金融機構和網際網路巨頭為何還紛紛瞄準這一領域呢?

如果說傳統銀行是受到涉農貸款增量不低於上年;涉農貸款增速不低於各項貸款增速;涉農貸款佔比不低於上年等要求的限制,被動開展農村金融,那網際網路領頭企業又為何大規模佈局農村呢?

二、如何讓農戶享受農村金融?

的確,面對上述問題,農村在擁抱金融服務的時候,確實會面臨更大風險和難度。

對於理財產品,農民也缺乏辨識能力;對於涉農貸款,農民們更加不知如何增信,如何申請?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金融機構要放棄農村這片沃土,好貸創始人兼總裁李明順認為,應該抱著謹慎的態度,嚴把風控關,量身定做新的金融產品,儘量避免或者少走城市金融所走過的彎路。

1.去血緣化

李明順指出,過去,農村居民往往通過親朋好友這種血緣化的方式去解決金融問題,結果經常由於用款時間長、利息等問題導致反目。從這一點說,農村居民需要建立信用意識,通過金融機構滿足貸款等金融需求。

2.送錢下鄉

如果把當前農村金融看作一片藍海,李明順認為藍海下“暗礁叢生”。要解決農村金融缺口大、信用建設差、風險控製難、居民易上當等問題,就是要社會化,具體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解決金融產品供給社會化

很顯然,眼下各金融機構不論以何種商業模式執行,無非是在做兩件事,做產品和做服務。目的是提供更人性化、複合化、多元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並達到農村深處,讓農村居民意識到他們可以和城市居民一樣享受便捷服務,進而突破原本閉塞的金融供給圈,實現金融供給社會化,使農民能夠主動去獲取服務,選擇服務。

二是淡化農村金融的地域性區別

金融產品的區域性、地域性差異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老大難問題,農村和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更是存在天壤之別。目前優質的金融產品隻停留在一二線城市,即使到達城鎮農村,也只是淺嘗輒止,沒有得到深入的推廣。

中國有4萬個鄉鎮,2000多個縣,而在其中佈局的銀行少之又少,但是這並不代表其他金融機構不適合農村金融發展的生態圈,相反他們和大型銀行具有的差異化產品,在農村的迎合度和包容度更大。不管哪一類金融機構,只有從意識上淡化農村金融和城市金融的差別,才能真正踏實用心地去體會農村居民的需求,並想辦法為之解決。

三是服務扁平化

李明順進一步指出,之所以以前金融服務多是針對北上廣深地區發行金融產品,即使有的金融機構向農村拓展服務的意願非常大,但是受困於缺少零售渠道,或者說是服務渠道把產品下放到更多需要的地方去。這種情況之下,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如何把服務扁平化快速通過網際網路手段實現。

3.農村金融也需迎合消費升級趨勢

當前消費升級已然是大勢所趨,消費升級紅利必將波及廣大農村地區,那麼,如何滿足農村消費升級的金融需求是需要供給側提早佈局的,其中甚至包括農村市場的保險、證券、股票、投資、支付等各個方面。

三、金融機構如何在農村金融服務中攻城拔寨?

可以說,李明順的觀點為農村金融描繪了發展前景,那麼,金融機構究竟該如何在農村金融服務中贏得先機呢?

1.真正去解決農戶的各種金融需求

倡導城鎮化微金融理唸的貸幫網CEO尹飛,憑藉多年從事農村金融的經驗,說出了金融機構加大力度參與農村金融服務的原因和可行性。他認為農村金融是利好農民且可行性高,其原因在於:

其一,做好農村金融可以緩解農民貸款難題。

以前一個農民想申請50萬貸款,銀行隻批了30萬,另外20萬很可能去借高利貸。讓正規金融機構和銀行合作,就可以由其他金融機構為借款農民增加貸款額度,滿足需求。

其二,風控不難做,關鍵是設計適合農村的產品。

金融機構往往擔心壞賬率,認為涉農風控不好做,而尹飛認為那是因為不會做。其他金融機構和銀行聯手,貸款申請經過銀行的審批程式,藉助銀行的風控模型篩選出雖然被銀行拒絕,或額度不夠,但仍然有還款保障的客戶。這樣一來,銀行把握風控,其他金融機構就可以把重點放在不斷圍繞農村經濟去設計產品上。

其三,貸款產品能為銀行帶來更多存款。

很簡單,當農戶獲得貸款後,不一定會馬上用掉,通常會先把錢放到存款類金融機構中,日後隨用隨取。

其四,正規金融機構做好網際網路金融,才能使例如P2P理財中非法集資、跑路者無處行騙。

過去幾年,正規金融機構沒有跟上網際網路金融的發展腳步,導致群眾的理財訴求在一次次騙局中損失慘重,尤其一二線城市的教訓深刻。眼下金融機構不能再錯失農村市場,正確引導開展農村網際網路金融。

其五,農村網際網路保險業也存在機會。

銀行的金融業務主要是存貸匯,保險類業務農信社是不做的,監管層也不允許。那麼,農信社完全可以和其他金融機構合作,雖然農村人對保險接受度不高,但絕對不是沒有需求。

其六,新型金融服務機具和綜合金融產品的開發也是農村金融的解決辦法。

例如,在村鎮金融機構的金融服務機具上開發網際網路金融業務。這樣的機具不但能刷卡、取錢、繳費,還能完成一些網際網路金融業務,比如買賣農產品等。

這些創新都需要深入到農村,全面瞭解農村,摸透農民的需求後才能做出來的,既高大上,又接地氣。

2.風控、催收需要大量人力下沉到農村中去

那麼,農村金融重中之重的風控問題還有什麼解決辦法呢?

翼龍貸創始人王思聰給出了他的答案。

起初,王思聰選擇了合作模式。

各地的合作商承擔挖掘資產、風險稽核、違約兜底,合作商稽核材料後提交給總部,由總部對材料進行最終稽核,然後放款。之所以這樣,一方面是為了把風險前置,另一方面由於農村地域遼闊並且分散,如果全部鋪開自營,成本無法負擔,採用合作模式,符閤中國農村的特點,可以降低成本。再者,合作商大多數是當地人,更瞭解農戶的資金需求。

然而王思聰後來發現,合作模式也並非農村金融的萬全之策。

在開展業務初期,因為關係粘性不強,合作商體系管理起來有很多難點,甚至出現合作商騙貸跑路、聯合農戶騙貸的事情。所以,翼龍貸還會採用多種方式控製潛在風險。除了前期稽核,還有貸後管理,主要包括電話和實地回訪申貸農戶、總部直派區域經理駐紮在各地省會城市,加強對合作商的管理等。

他認為,“農村和城市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在農村,決勝未來的關鍵因素依然是人。要做好農村金融,還得靠人海戰術,風控和催收,都需要大量的人力。”

3.抵押難、天災無法控製又有何解?

目前看來,越來越多的參與機構開始有意識地想辦法去解決涉農貸款難問題。而以往的抵押難、外部惡劣天氣等造成的損失,如今也逐漸有了破解之道。

為了應對農戶抵押難,多地不同金融機構開始探索從改善擔保方式入手,有的開始加入政府牽頭的信用認證製度,有的加入多戶互擔責任方式等,為涉農貸款開闢新的路徑。

為了應對金融機構風控難,近期還出現了險資支農貸款方式,形成了“險資直投+信用保證保險/第三方擔保(或政府擔保)+農險保障”的運作模式。其顯著的特點是農戶無需提供抵質押物,但農戶需要先投保農業保險。相當於把貸款風險轉移到投保風險,而投保本身就具有更穩健的風險管理能力。這一方式既提供貸款資金支援,還提供保險風險保障,打破了原來對抵質押物高標準嚴要求的限制。

四、金融供給側行動好時機

同時,金融機構、網際網路公司如果想做大農村金融市場,必須在意識上有所改觀,淡化農村金融和城市金融的區別,即使不能統一進件標準,但也需要加大對涉農金融產品的開發和推廣的力度。

而提到農村缺少年輕的實幹家的說法,那是沒有看到眼下出現的返鄉現象。事實上,不少年輕人早已看到了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給家鄉帶來的紅利,全國各地淘寶電商村相繼出現,遍地開花足以說明。而這些年輕人如今還有了自己的專屬標籤:城歸!

城歸的年輕人放棄了在一二線城市打工的選擇,而回到物產富饒的家鄉,把從前只能奔波到集市上出售的土特產品,如今實現規模化生產,通過網際網路銷往全國,甚至全世界。

小地方實現大產業已經不再是夢想。

現在正是金融供給側行動的大好時機,要用實用的產品和服務去包圍農村,去影響農村,去改變農村,可以預見的是,未來適合農村地區的信貸服務將更加品類齊全。而信貸只是一個切入點,從支付到豐富多彩的金融產品都將逐步向農村滲透,農戶如同城市居民一樣足不出戶使金融需求得到滿足終將實現。

分析師:黃麗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