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大廠”沉浮錄:英利太陽能到底做錯了什麼?

ADVERTISEMENT

作者/馬世傑 王康鵬

處於債務漩渦中的英利,依然看不到化解危機的曙光!

3月7日,英利綠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宣佈,王向東因個人原因辭去該公司執行董事職務,公司董事會委任副總裁熊景峰接任該職務。在去年7月份,王向東剛從英利的“靈魂人物”苗連生手中接過集團董事長一職。

一天後的3月8日,英利宣佈為妥善解決公司的債務問題,將由獨立董事組成特別委員會,負責評估公司的運營與財務狀況,並藉此製定更可行的戰略與融資方案,改善公司的債務結構,並增加股東價值。

英利同時表示,新成立的特別委員會需多少時間、處理多少工作,目前無法公佈。公司方面現階段不會公開任何時間表、所要處理之交易形式、或是債務處理方案。董事會與特別委員會也不保證任何戰略選項。英利僅指出,有必需時將會即時披露必要公開之訊息。

身為一線大廠,英利的資產負債比已經在100%上下浮動超過一年。雖然截止目前公司還在穩定運營中,但如泰山壓頂一般的債務問題始終得不到妥善解決,英利危局何解?

從1987年英利集團成立,到1999年承接國家第一個年產3兆瓦多晶矽太陽能電池及應用系統示範項目,再到2007年6月在美國紐交所上市,英利在軍人出身的苗連生領導下,一直在中國光伏產業發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在艱難的拓荒時代,英利一路向前、所向無敵;現如今,光伏裝機爆發性增長、光伏好時候來臨,英利卻踉踉蹌蹌、舉步維艱。英利到底做錯了什麼?處於危機之中的英利,重生與復興之路又在哪裡?

從化妝品到太陽能 英利新能源起家

苗連生出身軍旅,13歲參軍,28歲退伍,兩次赴越南參戰,復員後回鄉創業,做過多種生意,包括化妝品、弱鹼性電解水、環保分類垃圾桶、脫水蔬菜、KTV等。

1993年在做化妝品生意期間,苗連生從對面書店瞭解到了太陽能光伏技術,並漸漸著迷上了這門新的技術。1998年,他成立了保定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開始進軍光伏行業。那時候,光伏教父施正榮那時候還沒回國創業,就連一線城市都沒幾個人知道“光伏”是什麼,一提"太陽能",別人都以為他是賣熱水器的。

ADVERTISEMENT

苗連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開啟了他的光伏事業。當時,國內還沒有商業化生產多晶矽太陽能電池的能力。用太陽發電,對很多人來說,不過是科幻電影裡的一個鏡頭。好在當時的英利在化妝品生意上賺了不少錢,而且規模不算小,年營業額超過2億元,這為新公司前期運轉提供了資金。

在苗連生的堅持下,這個連當時的廠房都是在別人遺留下來的“半拉子工程”上改造出來的小企業,卻堅持緊跟世界科技發展前沿進行引進與自主研發,並率先完整了從鑄錠、矽片、電池、元件到太陽能光伏應用系統的整個產業鏈結構。

1999年,英利新能源承接了國家第一個年產3兆瓦多晶矽太陽能電池及應用系統示範項目,填補了我國不能商業化生產多晶矽太陽能電池的空白。有了這次突破,苗連生就自信了起來,開始想把新能源業務做的更大。

但是,想要做大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太陽能行業是一個極其燒錢的行業,僅靠化妝品生意賺的錢是遠遠不夠的,所以苗連生想到了“傍大款”。2002年就有了英利與天威保變的合作,天威保變向英利新能源注資3650萬元人民幣,獲得了49%的股份。

此時的英利,也剛好迎來了難得的好時候。

2004年8月份,德國政府更新了《可再生能源法》,對光伏發電大力補貼,使其在能源供應中的比重大幅上調並定下了時間表,並進一步擴散到丹麥、義大利、英國、西班牙等國,歐盟對光伏電池產生井噴式需求。

藉著這股東風,英利作為光伏電池及元件供應商順勢崛起,很快躋身國際光伏巨頭行列。

英利艱難上市 為爭控股權兩敗俱傷

這時的英利已經足夠強大,但是苗連生再一次把目光轉向了更大的目標——上市。

但此時的英利,早已不是苗連生說啥是啥的英利。在與天威保變合作時,意在擴張的英利為了拿到天威保變的資金,拿出2%的股權,後者則僅以156萬元的投入實現了對英利新能源的絕對控股(由49%增加到51%),並將英利新能源更名為天威英利。

為了英利的發展,苗連生剛開始只有忍氣吞聲,但要將企業弄上市,控股權的問題就不得不爭。苗連生咬牙之下,以2500萬元購迴天威保變2%的股份,這是一年多前售出價格的16倍。

ADVERTISEMENT

在搞定這件事後,另外一大難題又從天而降。

在2006年8月8日,國家六部委頒佈了《關於外國投資者併購境內企業的規定》(10號文),按照規定,天威保變作為國有控股的上市公司,針對子公司的分拆上市,必須經過中國證監會、國資委、商務部和外管局等部門的審批,檔案將於9月8日生效。

這意味著英利如果不趕在2006年9月8日之前將公司重組出去,天威保變的海外上市十有八九就要“流產”。漫長的嚴格的審批,會使得新能源企業錯失最好的時機,海外上市將遙遙無期。

關鍵時刻,苗連生與天威集團高層進行了艱難曲折的談判和博弈,具體交易是如何達成的外界不得而知。根據天威保變公告的《境外上市細化方案》,總體思路是苗連生以天威英利51%的股東權益到境外上市,天威保變以天威英利49%的股權換取境外上市公司股權,最終天威英利成為外商獨資企業,而天威保變成為一家紐交所上市公司的股東。

幾經周折,英利終於走出了泥潭。美國東部時間2007年6月8日上午9時30分,苗連生敲響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開市鍾,英利綠色能源成功上市(股票程式碼YGE)。由於苗連生不習慣系領帶,他也無意中成為了紐交所200多年歷史中第一個不繫領帶的敲鐘人。

成功上市後,曾從軍15年並參加過中越邊境自衛還擊作戰的苗連生,並不是一個吃虧的“主”,英利綠色能源持續出擊,對天威英利增資持股至74.01%。

同年,天威集團決定,將其全部股權無償劃撥給央企兵裝集團。“從不受人擺佈”的兵裝集團,對喪失天威英利控股地位耿耿於懷。2008年1月,兵裝集團主導下保變電氣於聯合四川樂山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樂山樂電天威矽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樂電天威),投資約22億元的多晶矽項目,以製衡天威英利。

而苗連生也不甘示弱,在樂電天威成立僅兩月後,英利綠色能源便針鋒相對成立了六九矽業有限公司(六九矽業),投資高達126億元重點殺入多晶矽項目。

不過,酣戰中的英利和天威沒有意料到,在金融危機大衝擊下,產能過剩的多晶矽價格開始出現斷崖式下跌,導致樂電天威破產,六九矽業受重創。

不過,通過一系列努力,也使英利成為全球領先的太陽能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垂直一體化光伏發電產品製造商之一。

激進發展 英利遭雙反困局

2007至2008年間,受益於光伏市場的升溫,上遊原料多晶矽價格呈現出井噴式增長,由每千克22美元一路飆升至每千克300至500美元。這樣的好時光,豈能錯過?一向敢想敢幹的苗連生,帶領著英利走上了激進發展的道路。

2009年3月,英利以每千瓦時0.69元(行業成本價為每千瓦時2元)的“吐血價”,拿下當時國內最大的敦煌1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遭到業界的強烈質疑。對此,光伏大佬施正榮等人也公開質疑苗連生是刻意“攪局”。

2012年,英利再次劍走偏鋒,在寧夏中衛30兆瓦的併網光伏電站元件裝置招標中,以低於當時業內平均價格(每瓦6元)的價格中標(每瓦5.18元),讓外界質疑其是不計成本的搶市場。

另外,英利在營銷和品牌宣傳上,也是一擲千金,連續贊助了南非世界盃和巴西世界盃,砸入近10億元真金白銀,讓業界同行是瞠目結舌:你一個做光伏的去贊助踢足球的做啥?

英利的激進,在市場變壞之後,開始嚐到惡果。

2012年,歐盟啟動對華光伏產品反補貼、反傾銷調查,並最終通過決議對原產中國的光伏產品徵收高額懲罰性關稅,嚴重依賴對歐出口的中國光伏企業遭受致命一擊,英利遭受重創,從2011年起連續四年虧損,虧損額高達15億美元之巨,钜額債務讓英利陷入了破產倒閉的邊緣。

面對危局,苗連生是一刻也沒有閒著。他帶著兩口大鍋,海南、天津、衡水、保定的四處跑,給員工燉魚、燉肉,鼓舞士氣,要把家的味道和溫暖帶給了更多英利人,激發員工的鬥誌和激情,誓言要“越雙反我們越團結,越雙反我們成本越低”

2013年,英利進行“二次創業”,苗連生驅車行程2萬公裡,走遍雲南、廣西、廣東、陝西、山西、河南、湖北、山東8個省去考察,佈局光伏電站建設,以實施其“千億決戰下遊光伏電站”戰略。

苗連生卸任 英利連遭警告退市

雖然,在苗連生的帶領下英利在2014年取得總營收129.274億人民幣,收入居全行業第三,出貨量3361.3兆瓦僅次於天合光能的3660兆瓦,摘得“探花”的好成績。但是,在高收入的情況下並沒有讓英利躋身到盈利行列中,仍然有高達13億的虧損。

英利2006-2016年報及負債合計時間營收(億元)利潤(億元)負債合計(億元)2006年年報6.880.23-2007年年報40.182.9229.172008年年報74.736.5448.962009年年報72.091.9180.712010年年報123.3413.87139.152011年年報144.51-32.09204.32012年年報111.61-30.64229.372013年年報129.19-19.44253.222014年年報121.79-13258.72015年年報99.66-56223.522016年半年報39.671.51214.332016年第三季度12.41-3.35209.93注:資料為美國會計演算法,來源:同花順-財務分析(製表:華夏能源網)

截至2014年12月31日,英利的短債為101.2億元人民幣;中期票據有17.13億元人民幣(不包括已到期或將在2015年到期的23億人民幣),還有28.6億元的長期債務,總負債率達到近150億元。

2015年,英利曾試圖通過各種方式自救。苗連生在員工大會不僅宣佈將拿出個人“全部身家”幫英利渡過難關,更向員工道歉,稱英利高負債的局面“沒有任何人的責任,這是老苗的戰略失誤”。隨後不僅出售閒置土地,更將資產質押換取銀行貸款。

但是這一系列動作並沒有挽救英利,隨後的8月,英利收到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退市警告,原因是英利自7月15日起,收盤價連續40個交易日低於1美元。英利只有在收到通知後6個月內,連續30個交易日收盤價超過1美元,才可以繼續留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為化解退市風險,英利經過出售資產、撤併業務、實行“10並1合股”等一系列的手段救市,但是,遭受多次打擊的英利,已經沒有了當年霸主的威勢。風風火火、寧折不彎的苗連生,在2016年年中,卸任了集團董事長一職。

其實早在幾年前,苗連生就曾經表示,在2015年之後將退居二線,“到那時,養養豬、種種菜、釣釣魚、養養狗將是我的‘工作重心’”。從1987年創辦英利集團開始,將近30年時間,苗連生一直擔任著集團的核心管理者,這是首次轉向幕後,英利的苗連生時代很可能會就此畫上句號。

如今的英利,依然在泥淖中艱難掙扎,退市危機、債務危機,成為了旋繞在頭頂上隨時可能落下來壓垮英利的兩根“稻草”。

2月15日,英利公告稱在2月9日再次收到紐約證券交易所通知,因公司過去連續30個交易日平均市值低於5,000萬美元,同時上一財報期末股東權益低於5,000萬美元,低於紐交所持續上市標準規定的條件。

根據紐交所規定,公司在收到通知後90天內,需要向紐交所提交一份商業計劃書,闡明公司在收到通知後18個月內(計劃期間)使自身重新符合紐交所持續上市標準的計劃。紐交所將評估該商業計劃書,如果不滿足標準公司股票將被紐交所停止交易,並啟動退市程式。如今,退市警告已發出近一個多月,英利的市值也只有4100萬美元左右,現實的殘酷已經把英利逼到了退市邊緣。

未來的英利將何去何從?能否從退市漩渦中成功抽身,這就要看在現任公司管理層領導下的英利還有哪些妙招了。是通過業務發展來自救?還是直接從紐交所退市實施私有化,轉變成為了私有企業?英利可以閃轉騰挪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英利的攤子很大,問題很多,地方政府一直在想辦法救它,英利不能倒!”3月5日,河北省可再生能源產業協會的一位領導在跟華夏能源網(微訊號sinoergy_com)記者談起英利現狀時,幽幽的說道。

“希望英利能撐過去。”他說。這或許代表了很多對英利有感情的人士的心聲。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